跳至正文

活在婴儿阶段 听不得残酷真相?这篇文字太写实遭404

正能量爆棚的社会,岁月真的静好吗?对北京清华大学法律学系教授劳东燕来说,显然不是。不过,她在微信公众号发出新春回顾与展望的省思文章《直面真实的世界》(点击链接阅读)已遭删除。这位新生代的中国刑法学者曾为同事许章润发声,并警示滥用人脸识别科技的隐忧,但这次究竟说了什么而遭到网管“404”?中国只允许一种声音的存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在一个到处充斥正能量话语的社会,不安感却像潮水一样,迅速地在全社会蔓延。”劳东燕在《直面真实的世界》(点击链接阅读)文章中的第一段写道。

“在荒谬中生活、在迷茫中忙碌、在适应中反省”,劳东燕对这一年来中国社会上光怪陆离的现象有感而发,从防疫一刀切、恶意返乡,到官员动辄以刑法手段对付威胁上访民众,最后砥砺自己仍要继续说话,为没有发言权的人发声,做骄傲的自己,不要故作谦卑与讨喜的样子。

劳东燕回顾今年、展望来年的文章长约6000多字,1月29在微信公众号“劳燕东飞”仅存活了不到2个小时,她的发言权就被剥夺了。微信给出的理由毫无新意: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截至发稿,本台无法联系上劳东燕本人。

这位曾在2016年荣获中国人文社科最具影响力青年学者、第二届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的中国刑法学学者,对中国的法治建设一直努力说真话。

“我个人立场认为,‘寻衅滋事罪’本身它是有一定合理空间的,它是填补处罚漏洞的功能,但必须是有边界的,而不是所有涉及到治安与混乱现象的,都可以用‘寻衅滋事’罪名来打击……。这些外在因素影响‘寻衅滋事罪’的适用,也就是哪些适用是合理的?哪些适用可能是‘过度受政治因素’、尤其是临时的政治因素影响,可能存在不合理的问题……。”

在国内的视频网站B站上,劳东燕曾在腾讯课堂讲述“寻衅滋事罪”实务适用的合理限定,这个长影片还可以看得到。

身为法律学者,她就法论法疾呼寻衅滋事罪要慎用,避免让刑法成为政治化与工具化的刀把子。她也曾撰文批评中国对人脸识别科技的滥用,但迎接虎年、《直面真实的世界》(点击链接阅读)的文字太写实,不知道让谁无法直视了,文章必须“社会性死亡”。

容忍与自由 习不如江、胡 加速开倒车

清华学者劳东燕。(Public Domain)

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表示,江泽民与胡锦涛主政的年代,他也曾在中国的大学院校任教,讲述天安门事件与人权问题,导致他遭遇停课或被开除的打压。而现在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但从上任之初就传出“七不讲”,现在还要求加强学习习近平思想,对学术与言论自由的打压则是成倍数增长。

“现在哪怕是学术性的讨论也会出问题,对言论的管控是明显比以前更严了,在江、胡时代的那种空间已经完全没有了。”滕彪告诉记者。

在劳东燕的文章中,通篇没有点名提到任何一位中国现任领导人。她反省自己指出,“眼见着依法治国日益地变成以刑治国,法家主义的法制卷土重来”,正是因为过去包括她在内的很多人选择忍让退却,才让恶人继续做恶,“在某种意义上,对于周遭环境的日渐恶化,选择忍让退却的我们,其实都负有消极不作为的责任。”

但最该负责的是谁?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不改有话直说的个人特色,炮打一个人。

“在四人帮倒台以后,中国的言论自由大幅度的上升,但现在全倒退回去了,他习近平现在是全面专政,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的,而且他现在定于一尊,现在也不是党中央了,党中央还有七个常委呢!现在就是定于他一人。”周孝正告诉记者。

从“七不讲”到唱响正能量

2013年,刚掌权的习近平传出对校园颁布了“七不讲”的指示: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与司法独立不要讲。

同样也是2013年,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在山东考察时要求各级党委一定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决策部署上来,汇聚起全面推进改革开放的强大“正能量”。

劳东燕:听不得残酷真相 犹如处在婴儿阶段

清华教授许章润,清华学者劳东燕曾为同事许章润发声。(推特图片)

“弘扬主旋律”唱到现在,只有为党歌颂者的声音才发得出来。在劳东燕的笔下,她从小我的观点出发,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活在虚幻中。

“对女儿的教育上,我选择让她看到世界的真实面目,不会刻意掩饰其中的丑陋与残酷,给她一个修饰过后的美丽新世界。”劳东燕认为,“直面现实,接受世界残酷的一面,是走向成熟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凡是听不得残酷真相的人,一般都活在‘婴儿阶段’。人的成熟,一半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一半是对残酷真相的接纳。”

她还说,“如果连直面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正能量,未免透着一股掩耳盗铃式的虚弱。”而这样的虚弱,放到大我的国家与社会来看,一个只有正能量一种声音的社会,不可能是健康的。

滕彪就此指出,“在中国官方的话语体系下,正能量就会变成是粉饰太平,造假。中国就是一个压制真相的社会,问题掩盖下去没有机会讨论改善,这样的社会一定是越走越坏的。”

从前清华大法学教授许章润遭校方打压,包括郭于华、劳东燕,仍坚持着为不公义发声。国学大师陈寅恪当年留给清华大学“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校训,虽然在中共建政后遭删除,但有些清大人并没有忘记,他们仍为传播真正的正能量努力着。

“如果你选择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影响力,去为那些没有发言权的人发声;如果你选择不仅与强者为伍,还会同情帮扶弱者;如果你时刻设身处地为那些没有像你这般地位的人着想,那么你的存在,将不仅是你家人的骄傲,更是无数因为你的帮助而改变命运的成千上万人的骄傲。”
劳东燕的文末引用英国小说家J.K.罗琳的话说。在她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导 编辑:何平 网编:郭度

即时新闻 | 今日时事:活在婴儿阶段 听不得残酷真相?这篇文字太写实遭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