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民意大反转,“身份政治”这张牌不好打了

  “身份政治”这张牌不再那么好用了

  几天前,盖洛普的民调数据显示,在党派认同感上,共和党罕见地超过了民主党。

  本次调查临近美国中期选举,47%的美国人现在更认同共和党,42%的人更认同民主党。无论是对选举进程,还是双方在众议院的力量对比,可能预示着一场政治地震。

  更左翼的民主党,较共和党有天然的道德优势,也更受大公司、高校和媒体界的青睐。所以在历年的民调中,党派认同感普遍领先。但共和党支持者的投票率更高,因此冲抵了这种优势。

  1

  上一次共和党在民调上领先5%,还是在1991年。当时苏联解体+海湾战争,共和党的声望如日中天。可今天民主党的颓势,并不是共和党做出了多少成就,而是自己作死的结果。

  调查显示,多数人对民主党不满的原因主要来自两点:1.通胀问题。2.削减警察局经费导致凶杀率暴增。3.强化身份政治,使中产家庭担心子女走向极端。4.以种族议题为由,要求选民在投票时不提供照片进行信息核实。

  通胀问题民主党不能完全背锅,因为川普在任期尾声的两万亿美元才是开端。可即便经历了去年的“占领白宫”事件,民主党也在短短一年内迅速失去民心,可见“身份政治”这张牌已不再好打。

  在选民成分中,黑人族裔一边倒支持民主党。而在“投票不核实照片”的政议下,遭到83%的拉丁裔反对,这使大量白人和拉丁裔转投共和党。美国两党选民在族裔上的泾渭分明,堪比南北战争时期,说明民主党的“身份政治”没有带来族裔间的和谐,反而更撕裂了社会。

  2020年5月弗洛伊德事件中,美国各州示威者将矛头对准警局,要求削减警察经费。当时临近大选,民主党将此事上升至种族议题,获得大量支持。随后,民主党优势的各城市议会纷纷表决通过削减警察预算。纽约打算从56亿美元的预算中削减10亿;洛杉矶从18.6亿预算中削减1.5亿;首都华盛顿削减1500万。

  旧金山,奥斯汀,奥克兰,西雅图,巴尔的摩,费城……众多知名城市争先恐后加入进来。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地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甚至通过议案,决定彻底取消警察局。

  这样做的后果并不是更少的歧视与暴力,相反,2020年美国凶杀案的发生率同比激增了30%,出现“历史性的增长”,而2021年也并无好转,甚至更糟。而凶杀案的增加主要集中在这些削减经费的大城市…….

  2

  说到这里,请大家思考两个问题:1.身份政治是缓和了种族矛盾,还是加剧了种族歧视?2.身份政治下,黑人是否真的受益?

  如果你在美国做手术,你会发现这行几乎没有黑人。为什么?因为平权法案之下,黑人拿到学位的门槛,要比其他族裔低得多。平时白左可以靠放放嘴炮支持一下黑人,但一到要给自己开刀,身体立刻诚实。

  这种现象几乎出现在美国各行各业,凡是黑人比例低的行业,左翼总是要振臂一呼,要求平权。可是决定雇佣关系的是市场,强行平权的结果大家嘴上不说,而心里有杆秤。

  (靠炒作种族议题上位的新《星战》3部曲芬恩演员称:自己戏份与白人演员相差太多,迪士尼存在种族歧视)

  这让真正努力的黑人,变成了全社会心照不宣的“作弊者”,反而受到了更深层的歧视。歧视,美国最反感种族议题的,是黑人里面的精英,因为这些法律、医生、金融从业者更难得到劳动市场的认可。

  说句常识:改善一个族裔的生活状况,不是靠发福利来完成的,关键的是就业率。我认识的华人老板都不雇佣黑人,不是因为歧视,而是黑人磨洋工的概率远比其他族裔高,但凡老板反应激烈一点,很容易被冠以“歧视”的骂名,在社区社死。

  当一个人靠吵闹和道德绑架,就能获得比辛勤劳动更多的好处时,傻子才会敬业。这就是为什么到今天黑人还是给人留下懒散的刻板影响,身份政治没有减少歧视,而是加剧了歧视。

  非常讽刺的事实是,当弗洛伊德事件被上升到种族问题上,不断放大。最终受害的居然是黑人!想想看,当警察系统瘫痪,凶杀率激增时,谁最容易受到伤害?

  数据显示,在2020年被害人中,至少有9913名黑人,这高于其他族裔总和(美国黑人人口占比仅13%)。白人、亚裔的社区治安水平要比黑人社区好得多,黑人成为了削减警察经费的主要受害者!

  有些人过嘴炮的瘾,是用别人的生命来支付的。每次遇到搞不清事实,动辄拿“美国黑人黑警察强杀率远高于白人”说事,希望打压治安系统的左翼,我都会建议他去黑人社区实地调研一下。

  黑人社区最显著的现象,就是极度的经济凋敝,没有人敢在这里开店。我问过一个纽约的警察,他说自己巡逻能不路过黑人社区,就尽量远离。美国黑人更容易被搜身和枪击是事实,但根本的原因不是肤色,而是背后的犯罪率和吸毒率。13%的黑人,贡献了美国一半以上的犯罪。

  如果我是遵纪守法的黑人,我一定希望美国警察越多越好。黑人的犯罪率一旦大幅下降,黑人绝对是真正的受益者,当人不再为性命担忧的时候,他才有动机考虑前程!

  我很同意秦晖老师的观点:阶级问题是最小的问题。穷人和富人没有绝对的身份界限,可以通过工作和财富分配来转换。可种族问题就不一样了,种族这个东西没法靠转换来实现和解。

  所以,要让种族间实现和解。最好的解法是关注“穷人”和“富人”的问题,而不是把什么事都要上升到难以调节的“种族议题”上。黑富人的社会地位要比穷白人高得多,阶级的跃迁才是消除歧视的正道。

  而身份政治,正在破坏社会的公平,让阶级跃迁变得愈发困难。

即时新闻 | 今日时事:美国民意大反转,“身份政治”这张牌不好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