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指控五名中国政府代理人案:没想到他们有两条线

美国司法部3月16日宣布,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对五名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并且服务于中方秘密警察的人士予以起诉。在指控中,有多名被告人曾“策划毁坏一个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批评中国政府的艺术作品”。据悉,这一“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是指南加州自由雕塑公园的负责人陈维明。

根据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文件,五名被告人为中国秘密警察“跟踪、骚扰、搜集美国居民情报”,“参与跨国镇压阴谋,迫使居住在美国和国外的批评中国政府人士保持缄默”。他们的活动,包括“试图干扰一名批评中国的美国退伍军人和美国国会参选人在布鲁克林的竞选活动和策划毁坏一个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批评中国政府的艺术作品”。

自由雕塑公园义工乔纳斯·袁(Jonas
Yuan)在3月16日晚上告诉记者,公园的工作人员在知道这一消息后感到高兴,并进行了庆祝:“做了一餐好吃的一起吃了一下,一起喝了点小酒。”

五名受到指控的人,包括于3月15日在纽约东区被捕的刘藩和马修·兹布里斯(Matthew
Ziburis),以及16日在纽约东区被捕的王书君,但另两位被告孙强和林启明目前在逃。

其中,刘藩、马修·兹布里斯和孙强三人被指控对居住在纽约州、加州、印第安纳州的多名来自中国的异议人士“进行抹黑、搜集他们的信息,并散布和他们有关的负面消息”。其中,“刘是纽约市一个所谓的媒体公司的总裁。而住在长岛牡蛎湾的兹布里斯是一个前佛罗里达州狱警和保镖。孙是一个国际技术公司在中国的雇员。”

陈维明表示,在去年,马修·兹布里斯曾经以艺术经纪人的身份为伪装,与自由雕塑公园进行联系:“马修当时就是作为艺术经纪人,代表了对我非常欣赏的犹太商会的一个领袖,说希望我的作品能在纽约进行展出。他跟我的艺术经纪人进行联络,然后找到我,还付了定金,要在纽约最重要的艺术馆进行展出。”

根据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指控材料,在2021年3月2日,刘藩帮马修·兹布里斯“设计了一张虚构的名片,显示兹布里斯是一名艺术经纪人”,用于出示给陈维明看。陈维明告诉记者,马修·兹布里斯在与他洽谈时,曾要求在自由雕塑公园的工作室内安装两个摄像头,得到了陈维明同意:“他当然说得很好听,说他的大老板对雕塑艺术非常有兴趣,希望看到我们工作的情况。这很能理解,因为一般人对画画是知道怎么做出来的,对雕塑怎么做出来的,是不知道的。”

美国司法部的材料显示,刘藩和兹布里斯在这些活动中,受到孙强的操纵和指使。除了在自由雕塑公园的工作室内安装了摄像头外,他们也在陈维明的车上安装了定位装置。陈维明表示:“他们完全是对我们现场工作的员工,我的义工、我的助手、对我本人的一个监控。”

去年7月23日,自由雕塑公园内由半个习近平头像和半个骷髅头形象组合而成的“中共病毒”雕塑曾遭人纵火焚毁。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材料,显示了孙强、刘藩对于毁坏这一雕塑作品方式的讨论情形。被披露的孙强和刘藩之间的交流显示,刘最初表示反对摧毁“中共病毒”雕塑,因为自由雕塑公园可能“会报警处理,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并重建雕塑、卖出更好的价钱。不过,后来刘藩转而对摧毁雕塑表示支持,建议买下自由雕塑公园的作品并加以摧毁。此外,孙强则曾鼓励刘藩让兹布里斯摧毁雕塑,并表示要“摧毁所有对我们的领导人不利的雕塑和东西。”

陈维明告诉记者,目前披露的案情令他感到意外的地方在于:“这次我没想到,他们有两条战线,一条是实际操作实际纵火,一条是邀请我到纽约最重要的艺术博物馆展出,跟我签订合约,说有一个大老板对我的艺术非常欣赏。”

指控材料还显示,当“中共病毒”雕塑被焚毁时,刘藩和马修·兹布里斯正身处纽约。这意味着,当时直接进行纵火者另有其人。刘藩等人也曾尝试获取陈维明的个人信息以及税务资料。刘藩曾做过一个预算清单,表示由兹布里斯获取陈维明的各种信息需要花费二十万美元。此外,指控材料显示:“兹布里斯的收入似乎超过十万美元,而与刘和刘的配偶相关的账户已收到来自某些香港账户等超过三百万美元的电汇。”刘藩也曾向人表示,兹布里斯是受他雇用的。

乔纳斯·袁透露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兹布里斯在去年与他接触时,曾出现过一脸无奈的表情:“幸或不幸,我和这个人打过交道。这个人对于他上司的不满,可以看得出来是真实的。”

由于在“中共病毒”雕塑被焚毁后,兹布里斯不再提起在纽约进行展览一事,自由雕塑公园此前已委托了八九社运领袖出身的纽约律师李进进向他提起民事诉讼。陈维明透露,尽管李进进在3月14日遇刺身亡,但他们仍会将这起民事诉讼官司打下去。

记者也已向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发出了询问相关详情的电子邮件,但目前尚未得到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则在3月17日表示,他不知道五名中国间谍被指控一事的具体情况,并表示美方所说的“跨国镇压”没有依据,认为美方应当摒弃“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停止用无端指责抹黑中国,做一些促进中美关系的事”。

即时新闻:美指控五名中国政府代理人案:没想到他们有两条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