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因为快两年没回台湾,又因为健保快过期了,终于从三月 7 号起,台湾隔离时间缩短为十天,赶着时机回到久违的台北。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你们知道疫情这两年,浦东机场每天出入境航班最多的地方是哪吗?是台北,每天都还有三四班,两岸间几大航空对飞。这次搭乘长荣航空,大飞机,看来挺多人都是撑着等三月七号,搭乘的还不少。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松山机场很小,以前我从下机到走出机场只需用 10
分钟,没想到这次花了快一小时。从检查申报单,到核酸检测,领取快筛盒,一站一站有人用嗲嗲的台湾腔招呼,啊!我好久没听到这种嗲嗲又客套的官腔了。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快筛盒是隔离期间在指定日期自己捅鼻孔,另外台湾对入境者核酸检测的方式是发个小罐子,然后一人进到一个小房间,自己想办法吐口水还给他们。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虽然台湾的公务员很擅长亲切而客套的话术,但有时候听了还真的挺令人感动,大概是这波回台的大多是很久没回来的人,入境查验还回本本时,对我说了句
” 欢迎回家 “;出关行李过检时,安检员也亲切地说了句 ” 欢迎回家 “。

从下机到出机场,搭上防疫出租车,也是一路闭环,上了出租车我才第一次看到松山机场的现貌,出租车司机也跟我说了句 ” 欢迎回来
“,哇!这该死的客套话,整个人都破防了。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台湾隔离酒店可以自选,这次住在 S 酒店,也就是汪小菲在台北开的那间酒店。从松山机场正前方,延着敦化北路到 S 酒店,大概也不到
10 分钟车程,却是久违的台北街头,想着接下来要被关十天,摇下车窗贪婪地一次看得够。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S 酒店房间纯白打底,充满设计感,有 32 平米,足够让我天天在里面做运动,当然啦,如果再加个 2000 元 ( 台币 )
,他们可以帮你把健身器材搬进房间里。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初始配备:30 瓶水及凤梨酥、牛轧糖若干、饮料若干,零食若干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桌上摆着各种注意事项,每日菜单等,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来自老板前妻亲切的问候,原来大 S 的英文名字叫 Barbie!原来 S
旅馆的 S 是这个意思啊!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但没想到第二天 ( 8 号 ) 早上一醒来,打开电视,就看到大 S
再婚的新闻,隔天具老师就飞来台湾隔离了。台湾真是个随时随地都能亲临八卦现场的地方,哭惹,有回到台湾的感觉了。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唉,我想汪小菲是爱她的,否则不会在异乡投资一间酒店,以夫人的名字命名。这几天八卦的台媒又开始炒 S 酒店要不要改名,据说改名 ”
菲行商旅 “,感觉格调一下就 low 了,好像变成快捷酒店的样子,不过 W HOTEL 名字已经被人占去了,要不改F
HOTEL
……” 好像也怪怪的 ……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要不具老板接盘,就不用改名了

每日菜单你们看一看,每天有 A 中餐 B 西餐
两种选择,除了普通菜单还有素食菜单,你也可以额外点些客房服务菜单。吃的还不错,毕竟酒店餐厅也算台北知名网红餐厅了。除了酒店自己的餐外,有时候还会有外面知名餐饮盒饭的选择。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当然也有调酒水单了,唉,早知道在机场买免税酒带进来自己调了,每天给它喝个醉生梦死的,一闭眼,一睁眼,七天就过了。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然后第二天隔离酒店所在的里 ( 街道 ) 会再送一包补给包慰问你,里面有各种零食及方便面。以及台北的硬通货:垃圾袋。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如果你房间零食吃完喝完了,可以让他们给你补,因为凤梨酥牛轧糖好吃,三天两头就让他们补。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隔离期间,成功地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工作效率出奇高。我第一晚打开计算机连上网,下意识第一件事是连上
VPN,后来忽然想到,对喔!今天开始不需要了,于是我喜滋滋地连上 t66y。我写了好几篇稿,又看完五本书,看了好几部片,房间附有
B&O 蓝牙音箱,感人。难得有这种不被干扰的清静日子。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房间里的卫生间四面也全都是镜子,相当特别的设计。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隔离那么多天,百无赖聊,这些镜子终究被我玩出了花。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那么,左边也顺便来一下好了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每当我坐在马桶上,望着镜中无限的自己,竟然是我在隔离期间见到最多人的时候,彷彿其中有一个我会突然伸出只手把我拉进深深的回忆漩涡当中。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我一边享受免治马桶温水的冲激,如同陷入一股堕落的快感当中,那无限延伸的空间,让我反省反省反省,然而那后脑杓稀疏发量,在镜中造成万花桶般无限的反光,彷彿不断提醒自己年纪已经不小

敦化北路,台北高房价地段之一,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在这个地段住上那么多天。让我想到有位长辈,90
年代年轻时到上海,看到上海宾馆,想着 ” 哇!好高级,我什么时候能住在这种地方
“,后来他在上海生活二十几年也没理由住酒店了,没想到前年他回上海,终于住了一次上海宾馆,隔离。

窗外公交站乘客上上下下,车体上的候选人广告,才想到今年又要大选了。疫情开始之初在大选,回台湾又要选举了。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青春有几年,疫情占三年。有小朋友一出生就以为全人类都戴着口罩,有人花了几千万买学区房上了三年网课,高中三年也有两年半戴着口罩,本来嫌麻烦的外出做核酸,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 要不是疫情,大 S 跟汪小菲应该也不会那么快离婚吧!说到底,到底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你和我。

在这纯白的空间中,我每天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着下面车来车往,看着对面办公楼里的上班人员,就好像在水族馆里,从另一个维度观察着这个名为台北的世界,隔离中的人是世界的一部分,又好像是游离在这现实世界之外。然而过几天我才知道,这窗户从外头看得见里面的,那我天天穿着内裤乱跑,是不是也成了对面办公楼里无聊生活每天八卦的话题,对面隔离酒店里又住了什么奇怪的人。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我很好奇隔壁住的是谁,每天都在做些什么事,是不是隔着一堵墙与我面对面办公相望?但我对他的认识终究只有听到每天三次的开关门声。随着被关在房里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想认识他的渴望越来越强烈,甚至想要设计一套密码敲敲墙试图跟他连络。直到有一天我隐隐约约听到一阵操着浓烈的台湾腔男人在讲电话,闷闷的听不清楚讲些啥,忽然间对隔壁是谁的兴趣全失。直到
18 号零点,又听见隔壁开门,拉着行李箱走人的声响。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到了自行快筛的时候,拿了五盒,实现捅鼻子自由。在第 3,、5、7 天里干事会打电话过来提醒您记得自己做快筛。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我心情是相当激动的,但又有些迷茫,带了些感慨,这两年被人捅了无数次,终于有自己捅自己的机会了,那就像逃脱了道德的枷锁,由他律转变到自律的过程。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十天没刮胡子没梳头发

将棉签插入鼻孔那一刻,绝对不是被别人硬插的那种疼痛,自己试着插入,越探越深、缓缓转动、温柔地拔出,是一种终于掌握自己身体的酸爽,如神圣的仪式感般忍不住又多转了几圈换了几个角度继续捅。呵!所谓自攻自受大抵就是如此吧!

每天最期待的时候就是到点送餐到外面敲敲门顺带按一次门铃;头两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还以为是住酒店那些问有没有衣服要洗的阿姨,还自动喊了一句
” 没有!” 喊了两天才习惯是送餐员

3 月 8 号

早餐:燻鸡软法 午餐:台南米糕、香肠、排骨汤 晚餐:匈牙利炖牛肉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9 号

早餐:香鸡堡 午餐:烤腿排健康餐盒 晚餐:鼎泰丰经典餐盒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0 号

早餐:起司鸡肉卷饼 午餐:烟燻三文鱼意大利面 晚餐:海南香葱鸡贩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1 号

早餐:港式小点 午餐:香煎章鱼野菇色拉 晚餐:寿喜牛肉贩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2 号

早餐:经典大早餐 午餐:烟花女意大利面 晚餐:糖醋排骨便当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3 号

早餐:鲔鱼可颂 午餐:烤三文鱼盒饭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今天晚上晚餐太令人感动了,大概是周日加菜,是蒜蒸龙虾,谢谢汪老板 ( 虽然是自己出钱 ) ,早知道就住横跨两个周日了。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4 号

早餐:培根三明治 午餐:红烧牛肉面 晚餐:油封鸭腿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5 号

早餐:小笼汤包 午餐:高丽菜水饺 晚餐:叉烧虾仁炒饭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6 号

早餐:馒头肉排蛋 午餐:卤肉饭与卤味拼盘 晚餐:还是鼎泰丰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3 月 17 号

早餐:饱鱼粥 午餐:芦笋虾仁 晚餐:奶油酱汁鲜鱼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习惯了被关起来的焦虑后,大概第五天左右,竟然觉得隔离生活还不错,简直要爱上 S
酒店了,心疼我们菲宝,那么远跑来投资台湾开酒店。难道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吗?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结果隔离到第八天,见到楼下马路上有个机车擦撞事故,又开始焦虑了,外面的环境太险恶了,要是出去了好像很可怕,我又两年没回台北了台北变成什么样都不知道,我现在有点能体会海上钢琴师里
1900 的心情了。他是海上钢琴师,那请叫我隔离键盘侠,都不敢面对真实社会

隔离第十天,卫生局会安排人到酒店做核酸,时间一到通知你下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酒店的大堂。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公交车改装的核酸检测车停在酒店侧门,验明身份后上车,是采鼻咽拭子的方式。

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

采集人员是为温柔的男士:” 廖先森,请将头往后仰点喔 “,我心里冷笑 ” 呵呵,我可是做了无数次核酸千鎚百炼的大师了,还需要你说
“,我用一种极其标准的角度自豪地凑了过去,哇!他捅起来好温柔!从鼻腔到脑门都伴随着一股台湾特有的温良恭俭让。拔出来后,他补上一句 ”
廖先森做得不错喔!GOOD” 我 ” 呵呵 “。

一般来说,隔离的第十天 24:00 就能走人,还真的挺多人 24
点一到就迫不急待走人,比如比我慢一天来的具老师,不过也沒人在等我,我为了贪第二天早餐,索性待到中午才走。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 ….. 就祝汪总大 S 分手还是朋友吧!

即时新闻:我在汪小菲开的酒店隔离,收到了大S的欢迎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