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不想收拾战争烂摊子 俄央行行长试图辞职被普京拒绝

彭博社3月23日引述四位消息知情人士的话报导,在普京下令全面入侵乌克兰后,俄罗斯中央银行行长纳比乌琳娜(Elvira
Nabiullina)曾试图辞职,但却被俄总统普京告知要留下来续职。

上周刚被提名俄央行行长新的五年任期,纳比乌琳娜目前就其本人去留问题的意见不可能被外界获知。报导指,她被留下来管理对乌战争和国际制裁的后果,这场战争很快就使她在上任九年来所取得的大部分成就付诸东流。这些知情人士说,现在离开将被视为对普京的背叛,而她与前者已经密切合作了近20年。

现年58岁的纳比乌琳娜没有公开评论她的重新任命,也没有回应记者的质询。俄罗斯中央银行和克里姆林宫的发言人没有回复评论请求。据熟悉情况的人说,只有一名高级官员因战争而辞职:自苏联解体后,在上世纪90年代长期从事俄罗斯经济改革的阿纳托利·丘拜斯(Anatoly
Chubais)本周辞去了普京总统气候特使的职务,并离开了该国。

在开战前,纳比乌琳娜受到投资者的青睐,被《欧洲货币》和《银行家》等出版物誉为世界上最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之一,现在她面对的是一个被国际制裁孤立的战时经济,以及随着外国公司的离开而对投资的饥渴。2月24日入侵事件发生后,美国及其盟国对卢布实施了全面打击,包括对俄央行海外外汇储备的冻结,致使卢布暴跌。纳比乌琳娜被迫将基准利率从9.5%提高至20%,并实施了资本管制以阻止现金外流。

俄央行表示,在国际制裁限制冻结其6430亿美元储备中的一半以上后,它放弃了保护卢布的干预措施。“只要有升级,央行就只能适应冲击,”认识纳比乌琳娜20多年的俄罗斯银行前高级官员维尤金(Oleg
Vyugin)说。报导指,一些俄央行官员描述了入侵后几周内的无望状态,他们感到被困在一个机构中,他们担心随着俄罗斯与世界的隔绝,他们面向市场的技能和经验将没有什么用处。有一次,离职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IT部门缺少人手来终止账户。箭头贴在通道上,引导员工在离开时通过最后的官僚机构。

报导称,俄央行的其他部门蜷缩在比平时更重的工作负荷下,甚至看到一连串的简历从被制裁的银行送来。据熟悉情况的人士说,一些俄央行官员描述了在入侵前几周的无望状态,官员们模拟的情景包括俄罗斯的银行可能被切断SWIFT国际结算系统,但认为对央行储备进行制裁的可能性过于极端,只是假设。普京本月早些时候说,他相信俄罗斯将克服目前的经济困难,并更加独立。他将目前的限制浪潮与冷战期间对美国施加的限制相比较,并称“苏联在制裁下生活,发展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上周五决定将基准利率维持在20%的二十年高位附近后的简短声明中,纳比乌琳娜将实现4%的通胀目标推迟到2024年,并警告说俄罗斯的经济正走向收缩和动荡,没有明确的终点。与最近的传统不同,她在利率会议后没有接受媒体提问。据经济学家们预测,俄罗斯今年的GDP将出现两位数的下降,而卢布的崩溃和商品的短缺可能会引发高达25%的通货膨胀,这是俄罗斯自1998年政府债务违约以来从未见过的水平。

在她的领导下,俄央行在战前积累了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和黄金储备之一,打击了被认为管理不善或资本不足的贷款人,并使通货膨胀率达到了俄罗斯后苏联历史上的最低水平。阿尔法银行的经济学家奥尔洛娃(Natalia
Orlova)回忆说:“纳比乌琳娜上任时,没有人认为她能够稳定通货膨胀。她使中央银行达到了绝对的国际标准。”

报导指,与过去的危机相比,俄罗斯经济未来的道路并不明显。紧急加息和对外汇交易的限制目前已将银行业的问题封存起来,俄罗斯市场只能看到零星的重新开放。违约的威胁正困扰着政府和公司。巴黎政治大学经济学教授古里耶夫(Sergei
Guriev)说:“中央银行没有希望恢复其旧政策”。古里耶夫于2013年逃到巴黎,曾担任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他认识纳比乌琳娜大约15年了。古里耶夫评价后者说:“她没有报名参加战时工作,她不是那种能够在金融市场关闭和灾难性制裁下工作的人。”

此前,据塔斯社3月9日报导,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回答提问时表示,克里姆林宫不知道有关纳比乌琳娜据称辞职的传闻。

即时新闻:不想收拾战争烂摊子 俄央行行长试图辞职被普京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