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玉石商人:若瑞丽没有疫情 东航失事客机上人或更多

3月24日,佛山平洲玉器街,门店玻璃柜中射灯聚焦晶莹的翡翠挂坠,说起失事航班MU5735上的同行,来自云南的老板娘抹起了泪,门外阴雨,她说是老天也在哭,“一百多个家庭,这几个晚上怎么过。”“不相识,但知道奔波的辛苦。”

公开报道显示,失事MU5735航班的旅客中,有在云南、广东等地工作的玉石主播和商人。这并非太过巧合,在佛山平洲,多名从业人员都对南都记者、N视频记者表示,MU5735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航班,以前从瑞丽芒市直达广州,疫情以来,中缅边境城市人员流动近乎停滞,航班改为从保山经停昆明,再飞广州。也就是3月21日未竟的路线。

玉出云南

玉石的进口与加工地相隔千余公里。

长期以来,国际市场上有稳定供应、品质最好的玉石来自缅北密支那地区,这一地区现在缅甸境内,明清时期曾是永昌府的一部分。玉石通过边贸,经云南瑞丽、腾冲、盈江等地,从资源国流入毗邻的消费大国。

玉石商人:若瑞丽没有疫情 东航失事客机上人或更多

玉石的进口与加工地相隔千余公里

从业十余年的温萍(化名)向南都记者介绍,“瑞丽能够第一时间承接到玉石,本身也有着‘东方珠宝城’的美名,但自身加工条件不成气候,所以原料会被运到广东揭阳、佛山平洲或肇庆四会等地。”

官方统计,广东几个集散地的从业人员加起来超过20万人,不乏云南、福建、河南、湖南和四川人。温萍向南都记者介绍,俗话说“玉出云南”,其实人们买到的从云南发货的玉器,基本是从广东加工后回流。近两年,受疫情直接影响,更有大批瑞丽的从业人员离开云南。他们有的来到平洲后,或购买成品,或选购原料就地加工后出售,或参与更上游的赌石,“有一句话叫‘出处不如聚处’。”

聚处便是广东。

河南南阳的工匠将独山玉工艺带到四会,广州华林寺的玉器加工传入平洲,揭阳作为侨乡则承接了不少玉器翻新的委托,各自逐渐发展成为今日的集散地。四会擅长摆件,如摆在玄关的对象、孔雀、凤凰;揭阳擅长调水调色,将小件在方寸之间打磨翻新、重新设计镶嵌;而平洲擅长光身件,如手镯、蛋面、平安扣。

追溯起来,后者于平洲玉器行业还有着特殊的意义。1972年11月,平东墩头玉器厂开办的第一笔订单,就是打磨翻新25个翡翠玉耳扣(平安扣)。

MU5735空难发生后,搜救人员在现场找到一张残留字迹的纸片:“平安扣整体圆滑顺畅,寓意事事圆满,事业一帆风顺,家庭圆满幸福……”从业者马上识别出这是玉石直播中常见的话术,为此心惊。

玉石商人:若瑞丽没有疫情 东航失事客机上人或更多

搜救人员在现场找到一张残留字迹的纸片

温萍介绍,平安扣是玉器成品中常年热销的器型之一,材质有可能是翡翠、白玉,青玉等。

走进平洲的毛料市场,摊位上满眼翠绿。店主往石料喷洒水雾,模拟玉器抛光后的玻璃质感,一些片板上并排画着圆环——一片合格的料子会首先考虑制作成手镯,圆环能告诉买家从中可吸出多少镯胚。而制作手镯剩下的镯芯,往往就是平安扣的原料。

玉石商人:若瑞丽没有疫情 东航失事客机上人或更多

下方两排为平安扣

平洲的玉石毛料交易市场不是普通消费者的去处,穿行其间的都是行家,人手一束电筒光,穿透水汪汪的玉石。

“瑞丽的直播间是B2C,属于最终端。平洲属于B2B专业市场,零售不到5%,与云南互为上下游的交叉关系。”温萍说。这种紧密关联解释了MU5735旅客集中出现玉石从业者的原因。

毛料市场的不远处,就是细分专业的加工作坊与工厂,“有时候,云南来的商人看中一些,买走委托给附近的作坊,作坊有的负责开片,有的负责吸手镯粗胚,有的负责打磨,有的专门抛光。”最终,成品可能出现在某个直播间。

“珠宝专线”

执飞人们口中“珠宝专线”MU5735航班的,是一架波音737-800NG,册号为B-1791。

2015年6月25日,这只崭新的“金孔雀”跨越重洋飞抵昆明长水机场,正式加盟东航云南公司,根据行业媒体当时的报道,新飞机在旺季中引进,标志着该公司机队规模跃升至70架。航旅纵横显示,它的起飞地曾包括位于云南德宏芒市机场、云南丽江三义机场,连接着旅客吞吐量全国第一的广州白云机场和云南的热门旅游地,它反复出现在许多旅行社的行程表中,不少到云南旅游的广州旅客,都曾无意中乘坐过。

近年来,MU5735较为稳定的日常飞行航线,是每天早晨8时20分至8时40分从云南保山云瑞机场起飞,途经昆明长水机场,最终在下午2时30分至3时30分左右到达广州白云机场。

同样在佛山平洲玉器街工作的何涛(化名)对南都记者表示,MU5735从来都是他从云南返程的首选,下午出白云机场后,无论是打的回平洲,还是去揭阳、四会,都能从容地吃上晚饭。3月21日晚事发后,他马上认出了航班号。

其实,腾冲当地还有个驼峰机场,建在山上,那里海拔高、气候潮湿,常因能见度问题影响起降,所以熟悉情况的人们不愿意去,往往会到保山或昆明出发。

“MU5735根本上是一条通勤线、商务线,只不过通勤时间不是以天来为计算。”温萍说。她记得多年前乘坐MU5735时,一眼就能通过所穿戴玉器的品质精准识别出同行。

“大家可能在广东这边待一个星期,在云南待一个星期,石头来来去去,哪边有好价钱就到哪边出售。这两年没办法在瑞丽搞直播了,很多人就来广东做生意,但孩子还在云南读书,房产也在那边,家里人就两地走动。”“如果瑞丽不是近期又有疫情的话,可能机上的人还会更多。”午餐时间,聚在一起谈论的人们感叹。

久违的“公盘”

算下来,今年3月21日前后,于玉器从业者而言是个有些特殊的时间点。

无论是在广州、揭阳、肇庆四会还是佛山平洲,玉石原料批量流通的标场沉寂已久。近年来,疫情和雨季交替冲击缅甸的翡翠经济,矿场和玉市关停,收窄中国国内市场原料供应。国内原石公盘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优质板材比成品还贵”。

玉石商人:若瑞丽没有疫情 东航失事客机上人或更多

半原石、片料

何涛是MU5735航班2月28日的乘客,他原本要赴德宏盈江的一场“公盘”。“公盘”是一种独特拍卖方式,卖家公示毛料,业内人士评议出最低交易价格,买家在此基础上竞买。

温萍向南都记者介绍,业内将缅甸官方举行的公盘称为“一次公盘”,原料抵达云南德宏后,可能会在盈江、腾冲等地举行标会,也就是“二次公盘”,随后切割开片加工。如今原料稀缺的行情下,每个能够举办的公盘,对从业者的吸引力不言而喻。

2月底何涛到后,盈江的公盘因疫情临时取消。“我们就回来了,其他人有的就跑到腾冲去了。”他说,有些人想着去提货,有些人想去看料,他们都会聚集到一个地方:3月3日,保山腾冲翡翠博物馆旁的毛料交易公盘开幕。

“3月9号公盘结束。”何涛说,“提标、联系物流、研究料,差不多都要7天。而且不只是公盘上有料,很可能就会在腾冲多看看,选择20号、21号的航班回来。”

各种各样的因素促成132人在3月21日迈进MU5735的舱门,其中还有迫不及待见未婚夫而改签的女孩、几年没见孩子的母亲,也有年仅30岁的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安全飞行了十年的空乘。飞机原本计划于15时05分抵达广州白云机场。14时23分,飞机雷达信号消失,随后传来坠毁的消息。

3月25日,“3·21”东航MU5735航空器飞行事故国家应急处置指挥部第五场新闻发布会上,东航集团宣传部部长刘晓东表示,航班失联前,通讯一直是正常的。也就是说,机组没有挂出任何紧急代码。

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朱涛表示,根据初步勘探结果,应急处置指挥部组织有关各方表示,本着尊重生命、尊重家属诉求的原则,截至25日10时,应急处置指挥部已有序组织安排375名失联旅客家属到事故现场吊唁,并妥善做好遗体遗骸遗物的接收、转运、存放与保管等工作。

另据新华社消息,截至25日18时30分,武警官兵搜索面积5.8万平方米,搜集飞机残骸碎片1800余块。搜救行动仍在继续。

即时新闻:玉石商人:若瑞丽没有疫情 东航失事客机上人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