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东航坠毁客机乘客未婚夫:我们在一起5年

在广州白云机场等待的两个多小时里,黄宁(化名)给未婚妻蔺河如(化名)打了十几个电话,均无人接听,他一度认为飞机延误了,直到得知飞机失事的消息。

36岁的黄宁是广西南宁人,在广州打拼。3月21日,蔺河如乘坐东航MU5735航班,准备到广州与他相见。他们同岁,在一起已有五年,双方父母已见过面,本打算过完本命年就领证。

出事当晚,黄宁一夜没睡,和朋友聊天,大家忍不住痛哭。“在一起的5年,每一天都很甜蜜。”黄宁说。

次日,黄宁便来到了广西梧州,24日,他同其他乘客家属前往坠机现场。现场的气氛有些压抑,许多乘客家属哭了。连日来,黄宁已经哭了很多次,他的心情还是很难过。他说,“抱着希望来的。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找到她。”

目前,蔺河如的家人都在云南德宏州,尚未来广西梧州。由于调查仍需时间,3月26日,黄宁先返回了广州,计划先与蔺河如的家人汇合,再一起来梧州。

未抵达的航班

3月16日凌晨,蔺河如在微信上给黄宁发去购买机票的截图,她将于3月21日上午从云南芒市乘飞机到昆明,再从昆明转机至广州。

东航坠毁客机乘客未婚夫:我们在一起5年3月16日凌晨,蔺河如(化名)向男友黄宁(化名)发来购买机票的截图

今年春节回家后,蔺河如就没离开老家,她和黄宁已经一个多月没见了。两人都期待着相见的日子。

3月21日,黄宁刚好休息。当天12时许,蔺河如给黄宁打了一个电话,说上飞机了,黄宁跟她说会去机场接她。吃过午饭后,黄宁从住处前往广州白云机场。飞机预计抵达机场的时间是下午三时许,两点半左右,黄宁就到了机场。

等了许久,人还是没出来,黄宁心想,会不会是自己守的出口错了呢。15时40分,他带着疑惑给蔺河如发微信,“你为什么不发那(哪)个出口?是哪个出口给我呀?”没有回复,他接着问:“不是3点就到吗?现在都快4点了。”依旧没有回复。

16时29分,黄宁再次给蔺河如发微信,“我担心了。过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有回复,黄宁依旧在煎熬中等待。

东航坠毁客机乘客未婚夫:我们在一起5年3月21日下午,黄宁在广州白云机场的出口迟迟未等到蔺河如,他给蔺河如发了多条微信,打了多个电话

在这段近两个小时的等待中,黄宁给蔺河如打了十几个电话,均无人接听。他猜想,也可能是天气原因,延误了。

到了17时许,蔺河如的一位女性朋友在微信跟黄宁说,有一架从昆明飞广州的飞机出事了,让他赶紧对航班号。黄宁一对航班号,发现蔺河如乘坐的航班正是失事的东航MU5735。他懵了,直接瘫坐在地上,“从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黄宁平时没有看新闻的习惯,他得知消息时,MU5735坠毁的消息早已在网上传开。

原计划过完本命年就领证

今年36岁黄宁是广西南宁人。2017年,黄宁和同岁的蔺河如在广东汕尾的一家饭店相识。当时,黄宁是饭店的厨师,蔺河如是服务员。

“追了一年,就在一起了。”在黄宁眼里,蔺河如豪爽,讲情义,对朋友、家人都非常热情、照顾,而且不嫌弃他的条件不好。黄宁觉得,蔺河如就是那个对的人。

蔺河如是云南德宏州梁河县人。确立关系后,两人一起回了梁河县,开了一家川湘口味的饭店。黄宁当厨师,蔺河如身兼多职,是服务员,也是老板娘,忙前忙后。

然而,饭店刚开不到一年,新冠疫情来袭。“这对饭店的生意是沉重打击。”黄宁说,想着疫情会结束,在蔺河如家人的支持下,他们又坚持开了一年。

然而,疫情反复,坚持了两年,饭店最终还是关门了。2021年,黄宁来到广州,在朋友开的饭店当厨师,蔺河如也跟着来了。他们租住在广州大石,一起继续奋斗。

2022年春节,蔺河如先跟黄宁回南宁,在男方家过年。正月初五,黄宁、蔺河如以及黄宁的父亲、弟弟、舅舅等5人一起乘飞机去蔺河如的老家。黄宁说,此前由于有疫情,不方便走动,两家人的相见迟迟未实现,这导致他们的婚事一拖再拖。此次他和数位至亲一同前往蔺河如的老家,是两家人的第一次见面,有着特定的含义,就是把两人的婚事办下来。

黄宁说,这次5人乘机,他们有种不好预感,想着要是飞机出事了,“一家人都没了,只剩下妈妈”。越想越害怕,2月9日返程时,黄宁和父亲等4人放弃坐飞机,而是选择先坐车到昆明,再坐高铁回南宁。

黄宁说,两家人的这次相见,非常愉快,他还跟蔺河如的家人承诺,会好好照顾蔺河如。而且,他和蔺河如都商量好了,等两人都过完36岁的本命年,就都把证领了,还打算要个孩子。

在黄宁的心中,已经在一起5年的蔺河如早已是他的妻子,“她的家人都对我很好,我喊她父母“爸爸、妈妈”,她的父母喊我‘女婿’,弟弟、弟媳喊我‘姐夫’”。

东航坠毁客机乘客未婚夫:我们在一起5年黄宁说,他和蔺河如在一起5年,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甜蜜。

“每一天都很甜蜜”

黄宁说,他有过多次乘坐飞机的经历,飞机上的颠簸让他有点怕,他曾建议蔺河如坐车、高铁来广州。

蔺河如所在的德宏州,其首府芒市没有通高铁。如果选择坐高铁来广州,她先得坐车到昆明,早上9点从梁河上车,下午5点到达昆明,而从昆明至广州的高铁还需要8个多小时,整个路途需要2天。如果乘坐飞机,一天就可到达广州,蔺河如更倾向于坐飞机。

得知飞机出事后,黄宁不敢告诉蔺河如的家人,他只跟蔺河如的弟弟说了。黄宁说,蔺河如的弟弟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家人,他们正在等政府的统一安排,准备来梧州;政府也安排了人,去蔺河如的老家采集其家人的DNA。

出事的第一晚,黄宁一夜没睡。半夜,他和蔺河如的朋友聊天,大家都一起哭得稀里哗啦。22日,在政府的统一安排下,黄宁到了梧州。黄宁也明白,飞机失事,乘客生还的概率很小,但他还是期待奇迹,“我是抱着希望来的。这次来,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她。”

在记忆里,黄宁想到的都是蔺河如的好,“我们几乎不吵架,一吵几句的话我就抱着她,然后跟她说我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每次她都会很开心地接受。”
黄宁说,他们在一起5年了,“每一天都很甜蜜”,他们早已是一家人了。

即时新闻:东航坠毁客机乘客未婚夫:我们在一起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