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富商好友 已在英国形成一个畸形的共生系统…

普京富商好友 已在英国形成一个畸形的共生系统…

英国制裁对象从与普京关係亲密的俄罗斯富豪开始,包括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闆Roman Abramovich。(美联社)

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底对乌克兰发动军事入侵,屠杀无辜百姓,欧美国家合力协助乌克兰对抗,不仅提供必要军援,更史无前例联合祭出大规模制裁,长期在伦敦洗钱,与普京关係匪浅的俄罗斯富豪及其党羽,才终于因为国际压力,踢到铁板。

1990年代苏联解体后,俄国富商积极寻找可以投资钜额财富的安全地点,英国政情稳定,世界金融中心的伦敦治安良好,有多家高级百货公司例如哈洛德(Harrods)可购买精品,市中心哈利街(Harley
Street)有许多收费高昂的私人诊所,房地产容易炒作,私立学校教育品质高,同时司法体制稳固,成为首选,富豪们纷纷将钱汇到伦敦,开始疯狂在这裡洗钱。

其中许多超级富豪与普京关係密切,他们的财富大多是在俄罗斯政府庇护下的贪污所得。威廉王子的母校伊顿公学(Eton
College)每年学费将近5万英镑(约台币187万),一般英国家庭负担不起,对这些俄罗斯富豪则是九牛一毛。

因为从俄罗斯进来的钱淹脚目,伦敦金融城多年来有个绰号Londongrad,

为何取名Londongrad?因为不少俄罗斯的城市名字末尾是grad,例如Leningrad,Grad这个古字代表城镇或城市的意思,在London后面加上grad,目的在让它听起来更像俄罗斯名字。

甚至有人称伦敦金融城是俄罗斯的洗衣店laundromat,大家都知道,从俄罗斯进来的髒钱,可以在这裡漂白,让这些富豪高枕无忧,爽过一掷千金的帝王般生活。

2008年英国政府推出用钱就可以买到的永久居留签证,又称为「黄金签证」,投资金额从200万英镑(约7500万台币)起跳,5年就可以拿到永居,如果投资1000万英镑,2年就可以拿到永居。实施以来,内政部已核发2500多张投资签证给俄罗斯富豪及其家属。

因为俄罗斯攻打乌克兰,英国在国际压力下,2月17日内政部才宣布取消黄金签证,但是为时已晚,有实力到英国洗钱,与俄罗斯政府关係良好的富豪早已进入英国,影响力更已深入英国社会。

俄罗斯富豪喜欢「钱进英国」的另一个原因是,将公司在伦敦证交所上市牟利,以总部设在莫斯科的En+
Group能源与金属公司为例,2017年在伦敦上市发行时,公司的持有人是与普京私交甚笃的亿万富翁Oleg Deripaska。

2018年下议院公布的报告就呼吁政府,应禁止让En+
Group这样的公司在伦敦证交所上市,但英国政府从未採取行动。3月10日外交部才终于将Oleg
Deripaska列入制裁名单。

Oleg
Deripaska和保守党的关係匪浅,是保守党的重要金主,他创办的俄罗斯大型铝业公司Rusal在伦敦上市,Rusal的母公司EN+
Group的董事长是前英国能源部官员Greg
Barker,他在2019及2020年的收入分别是780万美元及400万美元,因为俄罗斯攻打乌克兰,他才被迫辞职。

英国政府对俄罗斯富豪在国内的势力及渗透视而不见,对俄罗斯带来的安全威胁也置若罔闻,英国境内更有一群人「为虎作伥」,从律师、会计师、房地产业者、公关公司主管等,部份国会上议院议员甚至在与俄罗斯有关连的企业任职,他们有如寄生虫,从中获益,形成一个畸形的生态系统。

这些与普京交好的俄罗斯富豪仗恃惊人的财富,成功打入英国的企业及社交圈,那些自命不凡的上流社会,同样见钱眼开,向这些窃取俄罗斯人民钱财的贪污富豪靠拢,长期为了金钱利益道德沦丧,英国的权贵和俄罗斯一样可鄙。

国会在2018年公布的「莫斯科黄金」报告中,已警告政府俄罗斯的势力已渗透到英国,必须即刻整顿,但政府不为所动。由于法院于法没有充份的权力,针对「不明来源财富」进行调查审理,过去4年只经手处理了4件,其中没有任何被告是俄罗斯富豪。

执法单位的资源比不过俄罗斯富豪大排场的律师阵营,明知这些贪污来的髒钱有问题,但执法单位却束手无策,相当讽刺。

2020年7月下议院情报与安全委员会公布的「俄罗斯报告」曾郑重警告,俄罗斯对英国的安全带来多种威胁,从窃取情报,操纵选举(包括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2016年的脱欧公投),到重大犯罪(2018年在Salisbury企图毒杀俄罗斯前情报人员Sergei
Skripal与他的女儿)。

普京的恶势力已侵门踏户为非作歹,英国政府却一直抗拒整顿,其中的关键就是钱。政府不问这些富豪大笔财富的来源,在英国只要有钱,什麽都买的到,可以顺利进入社会的核心,买到影响力。

根据监察贪污腐败的国际非政府组织「英国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UK」自2016年开始调查英国的房地产,最新报告指出在英国有150个物件,价值共约15亿英镑,持有者都是普京的好友,或是有金融犯罪的俄罗斯人。另外还有至少9万笔在英国的房地产,是透过空壳公司匿名买进,公司就设在英国维京群岛。

外交部自3月10日起陆续公布制裁名单,制裁对象从与普京关係亲密的俄罗斯富豪开始,再扩散到金融单位,甚至他们的亲属,其中以第一波的七大寇最受瞩目,包括前英国知名切尔西(Chelsea)足球俱乐部老闆Roman
Abramovich,他们合计起来的资产高达150亿英镑,资产被冻结后不得在英国进行任何交易,旅行也受限。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些富豪早就听到风声,该挪移的财产已经转手,他们的豪华私人游艇甚至转到土耳其等不参与制裁的国家,制裁是否能发挥到惩罚普京的效果,仍待观察。

至于延宕多时的「经济犯罪法案」终于在3月15日通过,将可以强迫那些以海外空壳公司在英国置产者的身份曝光,但执法仍需要一些时间,完备的相关法律还需要有更多的配套法案,可能得等到夏天,缓不济急,恐怕很难达到首相强生(Boris
Johnson)宣称要让藏钱在英国的俄罗斯富豪全部曝光。

只採取这些亡羊补牢的措施,根本无法清除已在英国生根的俄罗斯毒瘤,政府如果没有彻底的觉醒,全面从制度面改革,只是为了躲过国际与舆论的压力虚应了事,普京的魅影,将会继续在这个岛屿上飘荡。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现居英国

即时新闻:普京富商好友 已在英国形成一个畸形的共生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