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八十岁的拜登,要彻底搞废七十岁的普京

八十岁的拜登,要彻底搞废七十岁的普京

墙内自媒体花间阅阅文章:俄乌战争已经打过了一个月,俄罗斯第三位中将离去,连铁汁俄趸都蒙圈了,多亏有专家出来解释说,“少将不算高级将领”,多少挽回一些“颜面”。好吧,少将不算高级将领,再过些日子,中将应该也不算了,这都仨了。

过去一直听说,拜登跟普京不对付,拜登还在奥黑手下的时候,就对普京一百二十个不待见。甚至在大选的时候,还拿川普跟普京的眉来眼去说事儿,可见拜登是真跟普京犯冲,广东的酱油山西的醋——装不到一个壶里。

老花我过去一直不大稀罕拜登,而且觉得美帝真是没人了,选来选去,选出个八十岁的老头子,你美帝果然是没有历史文化的蛮夷番邦,一看就没读过《礼记》这种圣贤书。

《礼记·曲礼上》说: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壮,有室;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传;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

八十岁的老汉,犯罪都不能判刑了,你们美国人弄出来当总统,绸布店的伙计出货——纯扯嘛。不过现在看,老花我格局小了,忘了一样儿,同仁堂的大夫——越老越值钱,而且来说,姜子牙八十平天下,就因为老奸巨猾。

所以七十岁的普京就着了道儿了,按说七十岁也不小了,可是拜登毕竟多吃了十年的咸盐粒子,能多腌多少坑老坛酸菜呐,臭脚丫子踩的那种。所以拜登暗地里肯定冲着普京冷笑:我吃的咸盐比你吃的酸菜都多。

我靠,不能说了,要吐。

还是说战争。最开始,老花我肉眼凡胎,也是看不上拜登,觉得这老匹夫胆小气虚、肠燥便结,不是痛快拉屎的人物,一个屁恐怕都得酝酿三天。而且脑袋瓜子不好使,居然那么早就先承诺美帝不会出兵,这你如何劝架阻战。

可是看到现在,我似乎把拜登看明白了,这老叟,他压根儿就没打算阻战,而且他是想通过这一战,把普京彻底坑死,拔疖子,必须让你出头儿,先养后剜,这样才能从根儿上解决,妥妥的老中医手法。

顺着这个思路,就能理解过去,也能预见未来了,且听老花我嘚啵嘚啵。

多少年来,在咱一般人的印象里,俄罗斯都是世界第二强军,总觉得他再穷,那股子蛮力应该还在,所以说世界一点儿不忌惮他,那肯定是瞎说。

但是拜登不然,他有情报来源,他掌握了最真实的俄罗斯战力,所以他才老早就说美帝不会参战,那不是示弱,而是引诱,打消俄罗斯出兵的顾虑,好让你陷入乌克兰的沼泽之地。

因为情报精准,所以老拜登给乌克兰的武器,就是那两种小导弹,因为他知道,你的战法就是以坦克突进配合直升飞机,这两种小导弹就是对付你这些玩意儿的,你要是能像海湾战争似的,高空制导轰炸,那这两种小导弹肯定没用。可见老拜登的情报之周详。

等俄军打进来,其实第二天就力有不逮了,可是北约还是只给吃喝加小导弹,管够,就是消耗你俄罗斯的有生力量,从坦克、直升机、到后勤物资、还有将校官兵,帮你去库存。

因为乌克兰不具备进攻性武器,所以总让你俄罗斯觉得,这仗胜利在望,不打下来可惜,于是损了东西补东西、损了人员补人员,然后就随了北约和老拜登温水煮蛤蟆的节奏。不知不觉间,你的损失越来越大。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正好教育、改变欧洲的白左,以及耽于安乐的西欧各国。过去川普为了逼大伙儿加军费,混得驴头狗脸的,可拜登这么打着瞌睡,北约和欧盟国家已纷纷踊跃把军费都提到各家GDP的2%。要是老早就阻止了俄罗斯,一定没这效果。拜登这老头子,假痴不癫吧。

战场上,俄罗斯不光武器被压制了一代,人也不是个儿。因为国穷,所以养不起那么些兵,据说满打满算,俄罗斯陆军不到40万,而且他的这个兵员结构有问题,相当一部分是1年制的义务兵,为了规避法律,这次把乌泱泱的义务兵临时签成合同兵,才能派出国境作战。可是,一年制的兵能干嘛?我们过去拿驾照,一年之内还得算实习期呢,都不能上高速。俄国这倒好,直接开坦克就上战场了。

所以在乌克兰,俄罗斯兵员也损失惨重,1年的新兵蛋子,怎么跟乌克兰老兵PK?还有那小两万的国际军团,都是各国的兵贼,你这不擎等着被煮呢吗。

因此,这一个月来,俄罗斯不断从各地抽出兵力去填漩,据说,只有驻南奥塞梯和远东北方四岛的部队没被抽调,连驻在纳卡地区的“维和”小分队都被调走好些,乃至于阿塞拜疆立马就给了亚美尼亚一杵子。

阿塞拜疆这动作,肯定是得了土耳其的首肯,未见得没有拜登的默许,他就是要这个效果,让你俄罗斯顾头顾不了腚,你越麻爪儿越好。

所以现在这个局面,攻守之势实际上已经改变,只要乌克兰得到进攻性武器,分分钟就能把俄军打得屁滚尿流。但是,北约峰会上,答应给乌克兰的武器里,只有无人机勉强能算进攻性的东西,这说明什么?说明拜登觉得还没熬够火候。

北约正在研究给乌克兰提供陆基反舰导弹,这就是看陆军耗的差不多了,开始消耗你的海军,围点打援,围陆军的点、打海军的援,所以老拜登舍不得这时候就让乌克兰把俄军轰出国门,必须用陆军吊着海军继续消耗。不有那么个谜语吗,铁锅—–打一地名,谜底是:乌克兰。

所以俄罗斯现在知道难受了,谈判条件一降再降,但问题是,你舍得克里米亚吗?

克里米亚就是个命门,对双方都是。乌克兰说把停战的条件交给人民公投,如果乌克兰人民说,我们不要克里米亚了,赶紧停战,那老拜登的阴谋也就没有底座儿了。反之,克里米亚就是俄罗斯的死结。

俄罗斯现在就算想撤,也拔不出腿来,乌克兰肯定是“敌退我进”。克里米亚你退不退吧,不退还要继续打,因为在联合国那儿,也说克里米亚是乌克兰领土,人家乌克兰占理。

俄罗斯怎么办?退出克里米亚,就等于彻底认怂,国内大约就没法儿交代了。死这么些人、经济受这么大制裁,最后还丢了克里米亚,那不比老沙皇的克里米亚战争还惨?你普帝如何还好意思继续使那个大长桌子?

不撤,继续打消耗战,那正中拜登下怀,耗残了你的海军,就该耗你的空军了,那批改装的米格29还藏着使命呢。(《那批米格29,可能蕴藏着更大的阴谋》可直接点击阅读)

而且来说,陆军兵员跟不上战损,最后还得动用南奥塞梯或者北方四岛的驻军,日本不好说,南奥塞梯那边,一旦驻军被调往乌克兰,很大概率,格鲁吉亚就会“收复失地”,你俄罗斯又添一个刀口,还可能发炎。那老拜登更乐了。

赶到你耗到灯枯油尽、四肢抽搐,那普帝自然坐不稳那个大长桌子了,拜登的目的也能够达到了。

八十岁的拜登,要彻底搞废七十岁的普京

说拜登怎么总跟那大长桌子过不去呢?估计是嫉妒呗,拜登的办公室里,搁不下那么气派的桌子,主要他也买不起。

更主要的,他可能是吸取了伊拉克的教训,海湾战争打得太痛快,虽然快速恢复了科威特,但伊拉克的武功底子还在,所以好几年后还得费劲巴拉的再打一回。一轱节儿大肠两回做,费火费油,所以不如一次炖到透,听说西餐有一道名菜,炖吊子。

由此,你看老拜登瞌睡流星的,却是个狠人,奸诈狡猾、阴险毒辣。

所以,普帝现在就麻烦了,七十岁的老同志,临了,被八十岁的老干部算计了。姜,还是老的辣啊。

有人说了,咳,大不了就撤兵呗,克里米亚也不要了,又能咋地。

不然,没那么简单。俄罗斯这族,战斗不战斗的另说,他这族输不起是真的,败仗之君,待不住。你比如,克里米亚战争,惨败,眼看着无力回天了,一辈子文韬武略的沙皇尼古拉一世服毒自尽,因为他知道,战败后俄人不会念他过往的辉煌;再比如,日俄战争战败后,立马导致了“1905”暴动。

这些个历史,普帝知道,老拜登大概也知道,所以普帝没法撤,老拜登正好往死里挤兑普帝。要不说老拜登是白毛儿坏呢。

还有,咱一直说俄罗斯杜马里有人使坏(《普京这二十年》可直接点击阅读),这不,战争打成这样了,还有成心拉仇恨的呢:杜马议员萨沃斯佳诺夫提出对波罗的海三国、摩尔多瓦、波兰和哈萨克斯坦进行去纳粹化;还有杜马议员马特维切夫,要求美国归还阿拉斯加;更有日里诺夫斯基,给波兰写信,建议俄罗斯、波兰、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一起瓜分乌克兰。

这特么都是火灾现场放爆竹——还嫌不乱,看着是为俄罗斯的“利益”着想,实际上是给普帝垫砖头,心里不定怎么想呢。

外有强敌、内有阴贼,这才真要考验普帝了。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现在,不但有沧海横流,还有暗流涌动。

屠洪刚唱道: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这歌名儿叫什么来着?(作者:花间阅)

即时新闻:八十岁的拜登,要彻底搞废七十岁的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