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这两支Q1跌最惨的美股 投资人仍在大举买进

对Netflix和脸书母公司Meta
Platforms而言,第1季可谓不堪回首,因为这两支科技大咖股过去三个月跌幅都超过30%。不过,还是有死忠投资人继续加码买进,而且理由充足。

财经网站MarketWatch报导,Meta股价第1季崩跌34%,改写该公司史上单季跌幅最大纪录,比2012年第3季跌掉的30%还要凄惨。Netflix上季跌幅更深,达到38%,是2011年第4季以来最差表现。

对照下,其他所谓“尖牙股”(FAANG)成员,Google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Amazon.com)和苹果(Apple),1月初至3月底的股价跌幅都只有个位数,软件巨人微软公司也一样。

不过,Polen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人Dan
Davidowitz向投资人作简报时表示,第1季众人纷纷抛售这两档科技股,他却趁机逢低承接。根据FactSet的资料,截至1月底,Meta在Polen成长基金投资组合所占的比重达5%,Netflix则占2%。

这位基金经理人认为,Netflix仍是首屈一指的串流服务,迪士尼、亚马逊和苹果的竞争不足为虑。问题出在Netflix在疫情严峻期间订户暴增,使现在用户成长数字相形见绌。但他仍看好Netflix在美国的订价能力、在美国境外开发新用户的潜力,以及支出减缓提升利润和现金流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Davidowitz指出,Meta旗下的脸书、Instagram和WhatsApp都是有活力的成长型事业,TikTok难以竞争。他说:“即使所有影音平台和社群媒体的用户逗留时间都稍微流失,流向TikTok,我们认为这对广告支出的影响不是那么大。”他指出,广告主之所以在脸书和Instagram上登广告,是因为投放广告的目标精确,别的社群媒体平台比不上。”

至于苹果变更隐私权政策,可能让Meta不再能使用某些过去可用的资料,他认为这问题“可以解决”,只不过今年内还解决不了。他也驳斥所谓年轻人不再用脸书的说法。他说:“事实上,检视脸书和Instagram上年轻人占用户的百分比,几乎一模一样。我们不觉得讶异,因为Instagram有20亿个用户,脸书用户有30亿个。他们代表分布相当广的世界网络人口。”

此外,Instagram成长速度比规模五倍大的对手Snap快,即使估值打个折扣
,也至少值4,000亿美元,加上Meta资产负债表上有500亿美元现金,WhatsApp和Oculus再随便给个估值,脸书核心资产的价值就大概上千亿美元了,据他估计大约是盈余的四倍。他说:“这家公司事业不是江河日下,而是蒸蒸日上,我们认为(股价最近惨跌)十分荒谬。”

即时新闻:这两支Q1跌最惨的美股 投资人仍在大举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