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金正淑的服饰费用被掀上舆论风口,

接下来一段时间,

她和丈夫文在寅或许还有得头疼。

距离文在寅卸任不到 40 天,他的妻子、韩国第一夫人金正淑成了 ” 靶子 “。

有韩国网民梳理称,金正淑在公开场合穿过的服装至少 178 件,戴过的珠宝首饰 207 个,预估花费数亿韩元。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韩国网友整理的金正淑公开活动服装。

由此,金正淑被质疑 ” 使用青瓦台特殊活动费购买服装 “,有公款私用嫌疑。

韩国舆论持续发酵。

青瓦台坐不住了,3 月 29 日回应称,金正淑出席公务活动时的经费不包含服装购买费用,其置装费由本人承担。

然而,青瓦台的回应似乎并不能让所有韩国人都买账。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服装费用引发质疑

有观点指出,青瓦台出面发声,可能是考虑到相关争议可能给文在寅任期末施政带来打击。

青瓦台副发言人申惠贤则表示,出于国防外交、国家安全等考量,特别活动经费使用明细无法公布,有人借此肆意炒作,令人遗憾。

对此,在野阵营自然不满意。

反对党议员丁庆姬指责青瓦台是在 ” 自说自话 “,” 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主张的资料 “。

而据人事革新处透露,文在寅总统今年的年薪为 2.4 亿韩元(约合 125
万元人民币)。反对党认为,单凭总统的工资或金正淑的个人财产,根本买不起如此昂贵的衣服和饰品。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金正淑(右)和文在寅。

战火烧到了文在寅身上,反对党开始指责他 ” 双标 “。

2012 年韩国总统选举,文在寅对阵朴槿惠。当时,文在寅方面的发言人就曾炮轰朴槿惠,称她 3 年间共穿了 133
套女式正装,服装费用至少达到 1.99 亿韩元(约合 104 万元人民币),如果换成高级设计师定制,这个数字还要翻上一倍。

” 亲信干政门 ”
发生后,时任总统朴槿惠被质疑挪用公款,检方要求公开相关明细。后来,朴槿惠首席秘书金在原被判刑五年。金在原如今表示,”
既然已有这样的先例,那文在寅政府的青瓦台特殊活动费必须公开 “。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朴槿惠(资料图)。

那么,金正淑到底有没有花公款买衣服?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随着韩国网民继续深扒,有人发现金正淑的很多大牌穿搭都是高仿品。

比如 2017 年,金正淑在出访印度时曾佩戴一款猫形胸针,形似奢侈品牌卡地亚旗下一款价值 2 亿韩元(约合人民币 104.4
万元)的珠宝。

因类似款式曾被爱德华八世的妻子戴过,网友们愤怒地称金正淑一家是 ” 韩国王室 “。

卡地亚品牌紧急撇清关系。随后,有网友曝出,金正淑佩戴的猫形胸针其实出自英国一个平民小众品牌,价格约合 41 元人民币。

此外,和拜登夫人见面时,金正淑背的是大概 3000 元的 ” 高仿爱马仕 “;各国元首夫人聚会,她拿的手提包也不超过 2000
元 ……

但与此同时,金正淑也确实有很多衣服来自非常规品牌,很难查到具体价格。换言之,那些服饰不无高价的可能。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早已埋下伏笔

文在寅上任后,金正淑不止一次因服装费引发关注。

2017 年,文在寅走马上任不到四个月,韩国 KBS 电视台前播音员郑美鸿公开称,金正淑在买衣服上花了数亿韩元,是 ”
类似于暴发户的行为 “,并喊话金正淑 ” 快去学学英语,运动减肥 “。

很快,青瓦台就做出了反击,公开数条图片新闻,表示金正淑的多套正装都是旧装,或是因重新修补,” 看上去像新买的一样 “。

比如金正淑出访海外时穿的传统韩服,就是把旧衣服重新染色而得,是为了 ” 向海外弘扬韩国传统美 “。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金正淑在缝补衣服。

青瓦台还表示,金正淑购买服装的途径,主要有电视购物和定做,价格在普通人可接受的范围内。

至于金正淑的发型和化妆问题,” 平时都是(她)亲自打理,出访海外时也和当地的侨民美容师见面 “,是为了 ”
直接了解侨民的生活情况和困难 “。

尽管如此,有关第一夫人 ” 服饰奢侈 ” 的说法还是不胫而走。

2018 年,金正淑跟随文在寅出访法国。见法国第一夫人时,她穿了一件香奈儿的外套。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金正淑(右)穿着香奈儿外套,和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会面。

这件外套基于传统韩服设计,衣服上有独具韩式风情的韩文 ” 韩国 “” 首尔 ” 等字样,属于韩国限定款,价格不菲。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香奈儿外套上有很多韩文。

这一次,青瓦台有了先见之明,一开始就声明:金正淑为了此次出访,特意向香奈儿品牌方借来这件外套,一是对法国给予的国宾招待表示感谢,二是象征了韩国与法国的友谊。

但有人还是不满。自由韩国党前最高委员柳汝谐质问金正淑,” 我们也去香奈儿借衣服试试看!会不会借我们?””
这不是特权是什么?”

同年,韩国市民团体 ” 韩国纳税者联盟 ”
两次要求青瓦台公开特殊活动经费支出明细,以及包括金正淑的服装、首饰在内的礼宾费用明细。但青瓦台拒绝了,称 ”
相关信息包含国家安全等敏感内容,公开的话可能损害重大国家利益 “。

此事看似不了了之,但也埋下伏笔。

今年 2 月 10 日,首尔行政法院行政勒令青瓦台秘书室取消 2018 年 7
月作出的不公开信息决定,要求青瓦台向纳税者联盟公开部分信息。虽然法院的判决只认定原告 ” 部分胜诉
“,但实际上法院要求青瓦台公开除了个人信息以外的全部相关信息。

3 月 2 日,青瓦台表示对法院要求公开相关信息的判决不服,再次提起上诉。文在寅的任期将在 5 月 9
日结束,之后相关资料一旦被指定为总统保密记录资料,将很难公开。总统指定记录的保密期间最长为 15 年,隐私有关记录则最长为 30
年。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真正靶子是文在寅?

金正淑曾一度被誉为韩国 ” 最接地气的总统夫人 “。

她出生于韩国首尔钟路区,父母在首尔东大门做小本生意,后因父亲身体不好,全家搬到空气不错的仁川江华岛,在当地开了一家牧场。再后来,金正淑考上韩国庆熙大学,遇到文在寅,婚后专心在家相夫教子。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金正淑(左)和文在寅年轻时期。

但金正淑说,自己不想成为只是手持鲜花,站在丈夫身后默默支持的贤内助,而是想成为做力所能及的事来帮助丈夫的妻子。

韩国《朝鲜日报》称,文在寅当选前,金正淑每周都会去湖南地区(全罗南、北道总称)为文在寅拉票,她因此获得了 ” 文在寅湖南特别助理
” 的称号。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2017 年,金正淑(左)为老人们表演节目,为文在寅竞选造势。

文在寅当选后,镜头中的金正淑也常表现自己 ” 亲民 ”
的一面:与家附近居民打成一片,请大家吃面;穿着朴素,亲身参与灾后重建志愿服务工作。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金正淑(红圈内)参与灾后重建工作。

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有一些细节:文在寅不许她炒房,不许她去高档商场,对这些要求,金正淑从无怨言,一一照做。

这些曾为文在寅在韩国民众的心目中加了不少分。

作为韩国第一夫人,金正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外界解读出政治意味,其在公开场合的穿搭也不例外。

2017 年,金正淑陪同文在寅来中国访问时,穿了一件印有牡丹花图案的红色大衣。她开玩笑说:”
特地穿红色衣服来,会得到很多福气。”

2019 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韩国,金正淑穿了一条黄色花纹的连衣裙,并佩戴了一枚看起来是蓝色的蝴蝶胸针。

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

·文在寅夫妇在青瓦台迎接特朗普,金正淑戴蝴蝶胸针。

此举被认为是在特朗普面前表达反对 ” 萨德 ” 的立场,因为蓝色蝴蝶是星州(” 萨德 ” 部署地)反 ” 萨德 ”
抗议活动的标志。

舆论发酵后,青瓦台回应称,金正淑并无此意,其胸针是青绿色的。况且,金正淑参加 G20 大阪峰会时就戴过这枚胸针。

如今,金正淑的服饰费用又被掀上舆论风口,有评论认为,枪口看似朝向金正淑,其实真正的靶子是文在寅——反对党需要从金正淑身上挖开一个口子。这也是韩国政坛
” 下台即清算 ” 的政治传统。

3 月 25 日,韩国名为 ” 平民民生对策委员会 ”
的市民团体向首尔警察厅提交检举信,指控金正淑迫使他人在工作上贪污,犯了强迫罪以及违反《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 ( 致国库损失等 )
的教唆罪。

接下来一段时间,文在寅夫妇或许还有得头疼。

即时新闻:第一夫人的衣柜被盯上了,剑指文在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