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东航事故调查已有初步进展 专家说还是有困难

3 月 31
日,民航局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朱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通过近十天的努力,调查工作已经取得初步进展。除寻获两部黑匣子之外,还发现了发动机、水平安定面、右侧大翼翼尖残骸等重要部件,已经搜集到的
4 万多件残骸正在逐一进行消杀、清洗、辨认、分类和编号。

《航空知识》主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专家王亚男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找到黑匣子后还要进行数据提取和残骸复原等工作,坠毁客机残骸深入主要撞击点附近地下 20
米,残骸破损十分严重,为复原工作带来巨大困难。”

东航事故调查已有初步进展 专家说还是有困难

在广西梧州藤县东航 MU5735 航班坠机事故现场核心区,民航专家现场检测确认黑匣子。新华社郑炳镇摄

飞行数据记录器或对事故调查更为关键

” 两部黑匣子对于事故调查都十分重要,设置两个记录仪,目的就是能提供更丰富多元的信息 , 并建立互相印证,互为支撑的数据。”
王亚男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民航局事故调查中心主任毛延峰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语音记录器记录的是驾驶舱的各种声音,飞行数据记录器记录的是飞机在飞行过程中的高度、速度、俯仰角、滚转角、航向、垂直速度等状态参数,驾驶员操纵飞机的驾驶杆、驾驶盘、脚蹬位置和通话按钮等参数,以及自动驾驶仪、自动油门等机载系统状态参数。能够为事故原因分析提供真实、客观的证据。

王亚男向记者介绍,驾驶舱语音记录器相当于声音信号的采集器,驾驶舱内的所有声音都会被记录,如飞行员对飞机技术状态的讨论,飞行员操纵意图的表达,仪器仪表发出的警告声音,还有飞行员和塔台的联络通话、驾驶舱内其他的背景音等,是分析事故原因的重要证据。

” 飞行数据记录器可能对于事故调查更为关键。”
王亚男表示,飞行数据记录器是根据时间变化实时记录飞机的运行状态,包括飞行高度、航向、飞行姿态变化、油门位置等等,采集的数据十分丰富,对于调查来说更为直观,可以由此判断飞机的健康状态是否正常。

数据提取和残骸复原或成下一步调查难点

王亚男告诉记者,黑匣子往往是航空安全事故调查最核心的证据,在存储单元完整的情况下,数据很快就能被提取出来,在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就能有一个初步结论。但是目前两个黑匣子均有损坏,可能为技术修复带来较大困难,能不能实现百分之百的还原,目前还不好说。

东航事故调查已有初步进展 专家说还是有困难

3 月 27 日,被发现的第二部黑匣子 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根据 “3 · 21” 东航 MU5735 航空器飞行事故国家应急处置指挥部消息,3 月 23
日找到的第一部黑匣子驾驶舱语音记录器外观破损严重,不能排除存储单元损坏的可能性,目前民航局的专业实验室一直在做数据修复和下载工作。中国民用航空局航空安全办公室副主任李勇也介绍,目前两部黑匣子都破损比较严重。

” 第二个困难是现场残骸的收集与分析。需要将飞机损坏的零部件重新对应到飞机原来的位置上 , 并对残骸的破坏痕迹进行 ,
以确定究竟是撞击导致损坏还是此前的故障导致损坏。本次坠毁客机残骸破损十分严重,几万块残骸碎片的还原极大地增加了残骸分析难度。这相当于完成同一个拼图图案,使用
1 万块超小拼图和使用 100 块拼图花费的时间精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亚男说。

初步估计残骸碎片的还原至少在两周以上

王亚男告诉记者,” 残骸调查是一个艰苦的工作,但是十分必要,根据目前情况来看,残骸的还原至少在两周以上。”

东航事故调查已有初步进展 专家说还是有困难

搜救人员全力搜寻。图片来源于新华社

王亚男指出,残骸调查可能不能直接呈现事故原因,但是可以排除事故调查方向。譬如,此前现场调查中就没有发现人工爆炸物留存的痕迹,就排除了一个调查方向,这是残骸调查的重要意义。


后续的调查重点还是聚焦在黑匣子数据和现场调查,包括残骸搜集复原等,目前来看撞击后都是尺寸极小的碎片,能保留的原始信息可能就比较少了。”
王亚男说。

王亚男指出,残骸调查可能不能直接呈现事故原因,但是可以排除事故调查方向。譬如,此前现场调查中就没有发现人工爆炸物留存的痕迹,就排除了一个调查方向,这是残骸调查的重要意义。


后续的调查重点还是聚焦在黑匣子数据和现场调查,包括残骸搜集复原等,目前来看撞击后都是尺寸极小的碎片,能保留的原始信息可能就比较少了。”
王亚男说。

即时新闻:东航事故调查已有初步进展 专家说还是有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