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就算上海这次成功清零,那以后呢?

就算上海这次成功清零,那以后呢?

随着病毒传播速度越来越快,从一个感染者传染 2.5 个人到 8 个甚至 9
个人,极限值可能是永远处于动态清零状态。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 任大刚

4 月 1 日凌晨,浦西如期封闭了。今天(4 月 2 日)早晨 8 点,” 浦东发布 ” 宣布全区为封控区或管控区。

除了小孩子还在按时上网课做作业,一切事情都停下来了。回答问候的外地朋友,我只能说,吃吃饭、睡睡觉、看看书、追追剧。

这种日子,使我想起小时候乡下农闲时候——无所事事的等待。只不过,那时候等的是秋收;现在等的是解封那一刻,生活重回原来的样子,该上班的上班,该开会就开会,该上学去上学,大家各忙各的。

等待的心情是忐忑的。未来充满不确定,风调雨顺还是干旱少雨?一路绿码到底,还是有一天忽然 ” 阳 ”
了被关起来?你左右不了,这都是一种煎熬。

这种煎熬,已经足足熬了两年多。

01

严格的管控,使身处其中的很多中国人,比世界上一些大面积感染的国家的国民多一份安全感;身处上海,精准防控的措施,使作为其市民的一份子,有更多一份生活于其中的舒适感。

从 2020 年初到现在,新冠病毒已经变异了 5 次,除了 2020 年初的武汉,中国完美躲过了前 4
次:Alpha、Beta、Gamma、 Delta,应该说是此次这场世纪大瘟疫的最大赢家。

整个 2021
年,中国大陆虽然多个城市暴发新冠病毒流行,但因新冠病毒死亡的,据说只有两个人。不仅如此,由于全世界深陷瘟疫流行,生产停滞,而中国大陆很多地方生产生活尚算正常,能够开足马力生产,导致中国出口激增,很多工厂加班加点,港口灯火通明。这为完成
2021 年的经济和财税指标立下汗马功劳。

中国和中国上海为什么能够在前四次病毒变异中防疫成功?我想是坚持了科学的动态清零宗旨,政府机构上下不懈努力,以及全体国民的高度配合。

就算上海这次成功清零,那以后呢?

▲ 2022 年 4 月 1 日,上海南京路步行街几乎空无一人(摄 / 澎湃新闻李佳蔚)

其实还是一点容易被忘记,前四次的病毒也很 ” 配合 ”
动态清零。
那四种变异毒株,只要感染了人类,基本上都会有症状显现——要么体温不正常,要么咳嗽不断,其他还有一系列症状。总之,只要感染,就能被防控体系迅速
” 擒获 “。

坚持动态清零、精准防控,前四次变异毒株就不能 ” 胡作非为 “。

02

但我不知道病毒是否真的有智能,等到第五次变异的时候,病毒似乎变狡猾了,似乎专门针对动态清零的
Omicron(奥密克戎)出现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

其一,至少在上海,目前的数据看,在所有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员中,有症状的患者占比仍然不到
10%
(还不知道以后占比会不会提升)。如果其他大量的无症状患者有意无意逃脱体温检测等常规防控手段,又没有到过疫区经历,这个码那个码都是绿色的又不带星,又没有去做核酸检测,那么动态清零、精准防控的手段是无法及时
” 捕捉 ” 到病毒携带者的。

也就是说,如果不进行定向的病毒检测,只是测体温是不是异常,听咳不咳嗽,看打不打喷嚏,你无法断定一个人是否感染了奥密克戎,有没有奥密克戎在流行,以及有多少人感染了奥密克戎。

这种 ” 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 的流行方式,似乎专门针对动态清零、精准防控,誓把这种防控方式打成 ” 筛子 “。

其二,有专家介绍称,原始的新冠病毒毒株的传染指数 R0 值约为 2.5 左右,即每个新冠患者平均会感染 2.5
人,而第四次变异的 Delta(德尔塔)毒株 R0 值在 5 到 6 之间,而奥密克戎的 R0 值约为 8。

奥密克戎毒株 BA.1 的传播速度比德尔塔毒株增加约 70%,而 BA.2 变异毒株又比 BA.1 传播速度高出
60%。

新冠病毒似乎太喜欢人类了。它以加快传播速度的方式,让更多儿孙尽快入住人体。这也与动态清零形成正面对抗——看谁 ” 动 ”
得快。

其三,目前奥密克戎的变异并未停止,已经出现三种亚型,分别是 BA.1、BA.2、BA.3。它
” 出生 ” 时,不太适合人体生存环境,容易把人搞死,好,那就变异,不再把人立刻搞死,以便适应人体环境,在人体中生存下去。

两年多来,人体没什么变异和变化。但新冠病毒传播得更快,变异得没有止境没完没了,已经从威风凛凛但儿孙有限的山大王,变异为繁殖力超强的野猪野兔。

有专家说,奥密克戎 BA.3 与新冠病毒,可能已经是两种不同的病毒,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老虎已经被快速繁殖的野猪野兔挤走,动态清零、精准防控的任务,已经从打老虎,相应变为打野猪野兔。

就算上海这次成功清零,那以后呢?

▲ 2022 年 4 月 1 日,上海市民排队进行核酸检测(图 / 网络)

当然,科学的东西用比喻的方式说理,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漏洞。比如你一定要抬杠说老虎是濒危物种、野猪是二级保护动物,它们需要被严加保护,伤其性命必须判刑或枪毙野猪需要指标之类,我也没有办法。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中外数据都强有力地证明,经过五次变异,新冠病毒导致的重症率和死亡率,已经大幅下降,而大比例无症状感染者的出现,说明新冠病毒已经举着白旗,跪地请降,以求和谐共处。

03

然而,”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只要新冠病毒还能伤人,动态清零就要被执行。

经过上百座城市的实践,没有人可以怀疑,使用动态清零办法,在一个地区一段时间内封控起来,就可以彻底禁绝新冠病毒的传播。

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中国还做不到完全不与境外国外来往,只要境外的人和货物还得进来,新冠病毒就必然要被带进来。

而如果境内的人和货物还在流通,新冠病毒就可能借助无症状感染的路径,在境内大肆传播,等到发现病例,可能已经无法溯源,该隔离谁已经弄不清了。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那么只有再搞一次动态清零,重新封控。而随着病毒传播速度越来越快,从一个感染者传染 2.5 个人到 8 个甚至
9 个人,两次动态清零的时间间隔将会大大缩短,只要境外国外人货还在源源不断进来,极限值可能是永远处于动态清零状态。

就算上海这次成功清零,那以后呢?

▲ 2022 年 3 月 31 日晚,即将进入封控阶段的上海浦西区域(图 / 网络)

这样会出现三种情况:

其一,清零成为日常生活的头等大事,非正常状态常态化,就像现在一样,生活完全围绕清零展开,进一步,清零必须年年搞,季季搞,月月搞。

其二,由于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过高,每一次检测出来的病毒携带者数量惊人,当建方舱医院和组建新的后勤保障已经难以应付,甚至防控体系被击穿,这时候就不得不让病毒感染者居家隔离,同时利用社区力量组建相应的后勤保障系统予以支持。

其三,让新冠病毒在境外国外缠斗,不断变异,终于变异为连流感病毒都远远不如的一种普通病毒,彻底投降,最终和解,不了了之,然后再内外大门打开,过上正常生活。

这三种情况在未来都是可能的。如果是第一种和第三种情况,意味着一次清零不是结束,彻底放开也不是结束,它会进入下一次循环,解封之日,就是等待下次清零之时。

现在看来,第二种情况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

从目前上海的新增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数量来看,防控体系承受的压力巨大,随时可能进入被击穿的临界点。而且,由于缺乏相应人力物力和精细化统筹,坚持
” 社会面清零 ” 的话,维持被隔离人员的隔离条件、医疗和生活保障,也会越来越困难。

或许,是时候赋予 ” 动态清零 ”
新的内涵了。
动态清零,动态是指灵活应对的手段,清零则是原则和目标。至于手段,或许不必拘泥与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

就在 4 月 1
日,上海集中隔离点医疗救治组组长、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透露,不排除未来针对无症状感染者实施居家隔离的可能性。

就算上海这次成功清零,那以后呢?

图 / 网络

这意味着,相比于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第一种做法,与 ” 御敌于国门之外 ” 的第三种做法,第二种做法也更具有可操作性。

当然,这么做的背后,需要从诊疗指引、后勤保障、社区防控等方面进行流程重建,也会涉及大量具体而复杂的问题。而如果上海能够在坚持
” 动态清零 ” 前提下,探索出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更精准、更符合疾控规律的防控措施,相信也能给国内其他地方提供重要经验借鉴。

在一轮又一轮疫情中,可以看到,许多地方的社区居民开始从松散状态中自发组织起来,包括团购物品、配合核酸检测、维护社区正常秩序,都发挥出团结和合作的精神,也产生不少有新意的防控做法。这样的社区力量、民间智慧,值得信赖和依靠。

说到底,抗疫是为民众,抗疫也要依靠民众。

即时新闻:就算上海这次成功清零,那以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