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互联网大厂裁员潮 中国经济痛苦指数恐攀升?

中国互联网大厂自2月以来纷纷传出“史上最猛”的裁员潮。除了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电商龙头京东集团据报载也完成最新一波的裁员,市场估计至少有400名员工于周五(4月1日)正式离职。虽然各公司对裁员的比例都缄默不回应,但市场观察人士说,此波裁员潮所反映出的是互联网行业对未来预期的销售、利润率和市占率走缓的共识。随着中国今年经济所面临的三重压力发酵,部分经济学家说,中国的失业和通膨率恐双双走升,亦即,中国今年的痛苦指数将持续上扬。

根据36氪等中国财经网媒引述知情人士报道,继阿里巴巴和腾讯于2月裁掉数万名员工后,京东集团也在3月启动大裁员,其中,集团旗下总员工数约4,000人的京喜事业群沦为重灾区,“裁员比例高达10-15%,甚至更多”,也就是,至少有400-600人于4月1日正式被辞退,其中,位于四川、广东等地的业务人员几乎全数被裁。

报道另引述一份未经证实的文档显示,其他事业群如京东国际、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京东科技等也都设置了裁员比例,多数在10-30%之间。

根据离职员工近日转传的微博贴文,京东在离职须知上称他们为一群“毕业了”的京东人,引发中国网民对京东美化裁员的议论。

京东称裁员为“毕业”惹热议

不少中国网民重提京东董事长刘强东曾发下“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的豪语,贴文讽刺他“不会开除兄弟,只会让他们毕业。”

其他网民则为京东员工抱不平。一位网民写道:“这个世界啥都不缺,就缺良心,尤其是哪些手握资本的人”,另一位网民则说:京东“剥削你,还要羞辱你…”

不过也有小商家为京东缓颊,店家网民写道:“现在受大环境影响企业都很难!没有一家公司会无故裁员
谁不想生意越来越好呢!……我这两年每个月都是贴本养员工!”

部分网民则借这波裁员潮反讽中国经济环境的困境。一位网民嘲讽中国劳力市场“顺利毕业,灵活就业,不存在失业问题”,另一位网民则称大厂裁员,员工不用上班,这是“从侧面反映了共同富裕时代即将来临。”

位于台北的台湾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邱达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除了全球景气和疫情的冲击,这一波互联网的裁员也和过去一年来,中共对部分产业发动的各项监管打压、反垄断调查或共同富裕等左倾运动有关。

邱达生说:“一般会裁员的话,大概就是相关的利润不足以支应成本,这跟中国今年封城的一些措施,还有从去年开始的一些譬如说共同富裕(运动),重新调整总体经济的一些政策等等,现在产生了副作用。”

中共打压下 互联网产业景气萧条

邱达生说,中共这一年来紧缩监管规范,压缩互联网行业的获利和成长前景。再加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喊出“共同富裕”口号,暗示赚钱的巨贾富商,如阿里巴巴的马云,要将获利回馈给社会。因此,在获利可能不敷成本的前提下,中国互联网公司落实“人力成本的极小化”是必然的中长期趋势。

不过,位于北京的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对于互联网行业的长期前景相对乐观。他说,这一波互联网企业的裁员主要受到疫情再起和中国追求清零、严格封城的短期利空影响,对营收相对比较悲观,因此,各公司只是辞退了之前过度扩张所储备的一两成冗员,以精简支出。

李成东告诉美国之音:“原来大的互联网公司是有冗余的(员工),因为业务在扩张,你会招很多人储备起来,为了未来的增长所储备。现在裁员是因为对未来业务、未来增长,它没有那么乐观或者相对比较悲观。悲观的话,我就不需要养这么多的人,那我冗余员工也多出10-20%,可能就不需要了。”

他说,互联网从业人员总数约只占全中国近8亿劳动人口的1.25%,因此,几个大厂的裁员比例虽然不低,但不至于推高中国整体的失业率,而且只要疫情于明年前控制住了,电商销售额和民间消费长期还是会反弹,届时,互联网行业可能又会重新开始招聘。虽然互联网大厂掀起裁员潮,但李成东说,很多制造业,例如产值10万亿人民币(1.6万亿美元)的汽车产业,其实面临招不到人的窘境,因为农民工都回乡躲疫情,不愿出来工作。

但他也坦承,目前疫情和中国封城防疫对经济带来很大的冲击,尤其服务业面临就业困难,可能让今年的失业率显着上升。

中国失业率恐走升

李成东说:“疫情影响到不只是互联网或电子商务,影响到很多行业,物流呀!因为(封城了),你都不能动嘛!餐饮、零售,像服务业受到影响是最大的,所以,我觉得失业率可能会显着上涨,而且可能会比官方数字还要大一点。但是如果尽快解决疫情,这些失业的人可能也会找到工作。”

他说,只要疫情受到遏制,中国产值达44万亿人民币的零售业就会重现商机,民间消费也不会持续萎缩。

不过,台北的经济学家邱达生并不乐观。他说,中国国产的疫苗保护力不高,让中国要解禁,走向与病毒共存、不清零、只防重症死亡的防疫思维尚有困难,因此,目前这种经济代价偏高的封城防疫模式,中国不可能太快松绑。

另外,中共在两会期间虽将今年的经济成长(GDP)增速目标定在5.5%,但邱达生说,目前没有任何一家国际经济预测机构有信心中国今年的GDP增长可以达标。他说,中共自己也很清楚,在欧美国家的竞争围堵和供应链转移的调整下,中国今年的外循环很难有强劲的带动力道,因此,只能靠民间消费来带动内循环,拉抬今年的经济成长。但近期中国房市的崩盘、股市的暴跌,再加上,失业或就业障碍,都让民间出现财富缩水的效应,恐冲击到未来的民间消费。

邱达生说:“中国的股市跟中国现在非常想要拉抬的那个引擎,就是民间消费是息息相关的。因为股市没有支撑会进一步地让民间消费的成长力道是不足的。”

根据统计,多家中国互联网企业近期的股价比其历史高点价格都出现了至少五成的跌幅。例如,阿里巴巴4月1日的收盘价比其历史高点的股价惨跌了66%,而视频平台哔哩哔哩和社交电商拼多多4月1日的股价则自其历史高点分别惨跌了83%和78%。

通膨加失业 中国经济的痛苦指数恐攀升

邱达生说,股价暴跌除了导致民间财富缩水,也是这波互联网大厂缺乏资金扩张,并必须管控人力成本背后的因素之一。

他说,中国经济前景面临的挑战非常大,官方要祭出政策工具来刺激景气,包括与国际趋势背道而驰的宽松货币政策,也就是降准降息,但如果北京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就恐难因应输入型的通货膨涨。

所谓的输入型通膨指的是:进口外国商品或原料价格上涨,引发国内物价走升的现象。他说,中国近几月的居民消费物价指数(CPI)都维持在平稳的2%以下,但趸售物价指数或称批发物价指数(Wholesale
Price Index)却已经飙高到两位数,代表生产商的进货成本已飙高,但却还未能转嫁给消费者。

邱达生说,这样的差距不可能持久,因此,中国的物价水准或通膨率未来势必走升,除非官方政策介入阻升。而通膨和失业率若双双走扬,中国经济的痛苦指数也会攀升。

邱达生说:“未来中国的挑战就是它的痛苦指数会飙升。痛苦指数就是通膨加上失业率这两个加总,一般而言,痛苦指数持续上扬的话,政府一定要做出因应,要不然的话,会让民众对政府的执政失去信心。”

电商专家:中国数字经济现天花板效应

对于经济前景,位于北京的全球电子商务大会创始人、数字经济与跨境电商专家唐生认为,去年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示警过,中国经济今年面临三重压力,分别是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不过,他说,电商行业的规模还是在成长,大厂短期内也不致出现财务困境,但部分对业绩增长承压力有限的企业,就得裁员,准备“度过冬天”。

唐生还说,这波裁员也可能反映了中国数字经济屡创高点后,未来新用户增长自然放缓的天花板效应。

唐生告诉美国之音:“网民人数,中国达到10.32亿(人),互联网的普及率又创新高,达到73%。无论从网民规模还是到互联网的普及率,中国都是一直保持世界第一位。去年的数字经济的规模也很高,(达)39.2万亿元(人民币),但是当网民和互联网普及率都创到最高的时候,可能新的用户的增长就会降低,因为达到了一个顶点。”

即时新闻:互联网大厂裁员潮 中国经济痛苦指数恐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