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女子搭巴士16小时憋尿不敢吃喝 只愿”活着离开”

上海全局封控多日但疫情持续扩大,今(4/6)当局通报昨全市新增病例数破1.7万。中国政府坚持”清零”策略未见改变,即使是密切接触者、次密接者也照样集中隔离,随着隔离人数连日大增,上海防控应变能力备受冲击,乱象频传。美国《华尔街日报》6日报导一名上海粉领族的从筛检阳性到进入隔离所的经历,呈现百姓在这波疫情之中惶惑不安又无处可诉的处境。

《华尔街日报》访问一名34岁的科技业上班族卢佳英(译音),她个人经历的这场”灾难”始于2周之前。当时她居住的小区有疑似病例而进入封闭管理状态,3月24日一名卫生人员致电通知她2天前PCR采检结果异常,必须二次采检,但该人并未详述何谓”异常”。卢女出示”健康云”App截图显示,她此前5天之内四度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3月25日,一名自称当地医院医务人员的男子致电卢女提供”基本卫教”,男子竟问她”怎么是女性?”,因为他收到的资料载明个案是男性。

卢女3月28日周一凌晨在网络发布自拍照片,她人在巴士里,额头有汗珠,面罩有雾气。(图片来源:LU JIAYING)

图片来源 : 苹果新闻网

卢女的丈夫被匡列为某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者,3月26日周六凌晨1时被送往一处饭店隔离。至于从未出现症状的卢女,接下来8天之中,相关部门无声无息,”健康云”仅显示她的检测结果是阴性,看来卫生当局完全把她给忘了。

然而就在隔天周日(3/27),小区党务干部称收到中央政府命令、通知她准备前往隔离中心,当晚7时她穿戴防护服、拉着装满生活用品的行李箱上了巴士,2小时之后,她搭的这辆巴士塞在通往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的路上,车龙之中还有多辆巴士都朝同一方向移动。

当局日前赶工把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改装成全市规模最大的集中隔离所,床位1.5万张。

车阵在夜里朝东缓缓前进好几小时,卢女搭乘的巴士在午夜过后抵达上海市东郊一处貌似工地的场所,全车24人在毫无进一步讯息的情况下在车上待了一夜,而且其中不少是年长者。

车里不时传来他人咳嗽声,这令卢女十分害怕,不敢入睡。卢女数度致电警方、告知自己患有气喘且曾有几次肺炎病史,她回忆,当时自己已好几个钟头没上厕所,但接听电话的警察只告诉她”别太激动”。

周一(3/28)上午9时,全车乘客终于领到吃食,包括粥、包子、面包,这已经是他们上车14小时之后的事。然而卢女不敢在与他人近距离共处的情况下摘下口罩,因此她没打开餐盒。又过了2小时,卢女仍然身着全套防护服坐在巴士上,16个小时之中她完全没吃东西、滴水未进,也没去过厕所。

当天上午8时30分,她向《华尔街日报》吐露自己唯一的愿望是活着离开隔离中心。到了上午10时50分,卢女在巴士座位上待了15小时又50分钟后,终于下车进入一处隔离所,她被安排入住一个房间,内有3张简单的小床,房里另有两名女性、自称检测结果也是”异常”。下午3时卢女领到餐盒,但她听说饭有怪味,于是一粒米也没碰。隔离所一名志工告诉她,隔离者得在此地住1到2周。

卢女说,她不晓得该向何人投诉心中不满,这趟旅程遇到的每一个人看起来各司其职,包括卫生官员、警察、巴士司机、志工,结果却是如此不清不楚。她说自己一向认为上海是最通情达理的地方,但这番经历令她备感无能为力,于是她用一句典故出自韩愈诗句的成语”蚍蜉撼树”向采访她的记者表达自己的心情。

《华尔街日报》表示未能联系到卢女接受隔离过程之中接触的卫生人员与党务干部,上海市府对于卢女的遭遇暂无响应。

上海市府日前承认对于疫情应对有所缺陷,这波疫情暴露上海防控方面的弱项。”封控”实施至今,隔离安排、采检流程、转运措施、粮食派送等环节不断传出混乱状况,当局甚至要求婴幼儿必须在没有家长照护的条件之下接受”骨肉分离”式的隔离,民怨大起。上海当局今天终于退了一步,有特殊需要的儿童感染者可由监护人申请自愿陪护。

即时新闻:上海女子搭巴士16小时憋尿不敢吃喝 只愿”活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