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乌资讯战:中俄如何联手主导中国网络舆论?

根据台湾民主实验室上周发布的报告,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俄罗斯的官方论述在中国网络快速传播,影响舆论对乌克兰战争的看法。在这场资讯战背后,中国官媒为什么推波助澜?

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中国一直试图在外交层面展现中立姿态,但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关于俄乌战争的主流信息,却描绘了另一个不同的现实。

俄罗斯持续通过不同渠道传播关于俄乌战争的大外宣,台湾民主实验室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与俄罗斯政府立场相近的叙事,正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

该报告指出,中国与俄罗斯官媒自2015年起便签订合作协议,两边官媒关系紧密。这也让俄乌战争爆发后,俄罗斯大外宣的内容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被放大宣传。

台湾民主实验室分析师Jerry
Yu在报告中指出,中国在战争初期将负面意涵的“纳粹”与乌克兰连结,并运用“外国势力干预中国内政”的论述主导了中国舆论环境,引发中国网民对乌克兰政府和其军队的反感,进一步支持俄国的军事入侵。

此前,俄罗斯多次以北约扩张带来威胁、乌克兰由新纳粹分子主导等论述为其入侵乌克兰的行为辩护。对此,中国在外交上坚持保持中立,北京目前为止也未公开批评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今年2月中俄两国元首在北京会晤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称,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没有限制”,这也让民主国家对北京在俄乌战争的真实立场产生了怀疑。

Jerry
Yu在报告中称,俄乌战争爆发后不久,中国官媒快速引用俄罗斯官媒的报道,将乌克兰政府与纳粹政府划上等号。微博上部分具有影响力的帐号与媒体,也在开战后第三天,翻出2019年一则假信息,将乌克兰的极右派国民警卫队“亚速营”与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示威运动做连结。他特别提到,与中国官方有干系的“观察者网”2月27日曾转发相关内容。

部分专家认为,这些宣传行动在战略上对中国共产党有利。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的中国、香港和台湾研究主任库克(Sarah
Cook)向德国之声表示:“显然,至少有部分共产党内的机构已经决定,从战略上来说,即便支持俄罗斯的入侵还有俄罗斯对乌克兰所做的事情,这些论述对中国不利,但对中国共产党却有利。”

她补充道:“一旦共产党内部分组织做出这个决定,宣传和信息控制机构就会朝著这个方向发展。无论是官媒的报道,还是对其他国内媒体和网络平台所发出的指示,共产党都会明文什么内容是被允许的、哪些内容应该被扩大传播,以及哪些观点和信息来源应该被审查。”

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全球传播学助理教授雷普尼科娃(Maria
Repnikova)则认为,这些宣传工作也是在试图激发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反西方情绪。她告诉德国之声:“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看到很多亲俄罗斯的言论,以及反西方的情绪,这些内容往往都在挑战美国、西方和北约的合法性。”

俄罗斯论述如何在中国社交媒体扩散?

台湾民主实验室的报告指出,中国公众在俄乌战争前,并不熟悉围绕“乌克兰纳粹”的相关论述,相关话题在中国也没有引起媒体关注。但在战争爆发前数日,一道涉及新闻管制的命令《有关乌克兰局势的报道中,对俄罗斯不利和亲西方的不发》,却突然公布。这条指令还要求,蹭热门话题时只用人、新、央(指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发布的话题。

在俄罗斯于2月24日入侵乌克兰后不久,多家中国官媒与中国外交部开始推送俄罗斯官媒的内容,包含转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已离开基辅或乌克兰士兵已投降的不实说法。此外,中国官媒也引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说法,称乌克兰政府为纳粹政府。

该报告也强调,在战争的第三天,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有影响力的帐号开始传播一则2019年的虚假新闻,声称乌克兰极右翼的亚速营曾参与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并受到美方资助。

该报告的作者Jerry
Yu写道:“这种策略成功地将中国网络言论中对纳粹主义的讨论和外国势力干涉中国内政的相关论述做连结,影响中国公众舆论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

总的来说,该报告认为俄罗斯国家媒体的中文社交媒体帐户、中国国内媒体、微博上有影响力的帐户以及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中文帐户,是在华语世界中传播俄罗斯论述的主要助力者。

该报告写道:“由于中文世界的受众并不限于中国,也因此微博此等的论述外溢效应不宜小觑。尤其当前俄罗斯官方受到各国网络平台限制之际,中国的论述透过微博,甚至抖音、YouTube
等平台继续散布俄罗斯的政治宣传,已加深乌克兰在中文使用者中的负面形像。”

3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新闻会中,回应北约总干事斯托尔滕贝格指责中国“公然散布谎言和假消息”支持俄罗斯、散布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传言,强调外界抹黑中国发布假消息,并称“指责中方散布涉乌虚假信息,本身就是在散布虚假信息”。

回击中国社交媒体上的俄罗斯论述

虽然俄罗斯的论述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主导了有关乌克兰战争的信息,但也有一些人努力回击这种政令宣传。住在乌克兰敖德萨的中国程序员王吉贤每天都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上载影片,向讲中文的受众展示来自乌克兰当地的第一手消息。

然而,上个月他的多个中国社交媒体帐户却全被删除。他在3月1日上载至Youtube的一个影片中表示:“为什么在基辅时间下午3点的时候,这么整齐划一的,我名下的所有帐号全部被删掉?包括我与我的家人唯一报平安的方式,包括我父母唯一能联络我的方式,被你们删掉了。我们都能接受看清真相,愿意放下屠刀的俄国士兵,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一个你自己的公民,我只是个程序员,我不是作战人员。”

王吉贤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他在战争初期为乌克兰许多人觉得不公平,因为当地有“很多英雄事迹被埋没”。他说:“他们是保卫自己的家园的,我觉得这些英勇无畏,应该被世人知道。但若我用中文去搜索,简直把这边的英雄说成是恐怖份子了,我觉得这很不公平。”

他还说:“最近我持续向国内发声,我其实是想唤醒人们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要人云亦云。我没有在我的视频中有什么主张,我只是告诉你,这有另外的角度,你不妨看看。我希望更多人能被唤醒,能在自己接收到完整的信息后,做出自己独立的判断。”

此外,上个月美国非营利机构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的网站“中美印象”,转载了上海市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胡伟的一篇标题为〈俄乌战争的可能结果与中国的抉择〉的文章。内容建议“中国不能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绑在一起”,需要尽快“切割”。但在那之后不久,胡伟全文被删光,中美印象中文网也无法进入。

中国宣传行动效果如何?

在美国任教的传播学专家雷普尼科娃告诉德国之声,即使中国社交媒体上有一些批评俄罗斯立场的信息,也有一些人针对反西方言论做事实查核的工作,但这些批评信息往往很快遭到审查。她说:“在中国网络上最主导的信息往往是民族主义和反西方的信息,因为它们的立场与俄罗斯的论述一致。其他试图挑战这些说法的声音都会被迅速审查。”

自由之家的库克则说,除了加倍传播俄罗斯的论述外,压制与该论述不同的声音,对于确保政令宣导产生效果也至关重要。她说:“如果这些批评的声音没有被限制,那么政令宣导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中国官方希望在外交上持续采取中立立场,但其在网络上的相关操作似乎表明,北京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事的立场,与所谓“中立”非常不一样。

即时新闻:俄乌资讯战:中俄如何联手主导中国网络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