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坐困上海 米其林三星厨师:”几天前我们得到了几根黄瓜”

上海封城禁足令,对于每一个人的生活来说,都带来了巨大的考验。一位来自德国,在上海生活了近20年的米其林三星大厨,与DW德国之声中文网分享了他的感受。

德国之声:您平常朋友圈发的不多。昨天您发了一个表达十分愤怒的帖子。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

坐困上海 米其林三星厨师:"几天前我们得到了几根黄瓜"

施泰勒在微信朋友圈表达愤怒情绪的帖子截图

施泰勒:说到底,我们大家都坐在一条船上,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我们现在封城禁足已经第三周了,从三月中旬开始。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当然会让人感觉沮丧。最要命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一切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当然能理解政府为了控制疫情而竭尽全力的努力,但另一方面我们目前的困境是政府和民众的交流并不连贯通畅。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且,目前食品的供应会让我们担心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久。我的餐馆从3月16号开始就彻底强制关门了。整个上海都封城了,所以我们也难以避免。从供给的角度上来说,政府和居委会确实也在努力提供食品。但是整个过程非常没有连续性。几天前,我们得到了几根黄瓜。今天,我们拿到了一点牛奶和鸡蛋。谢天谢地,我们还有一些冷冻的食品和储备。但是,我和我太太之前完全没有准备好四到五周的食物。

德国之声:那您目前感受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呢?

施泰勒: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知道究竟在发生什么?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如果说,有人告诉我们,封城还要一周、或者两周,我们最起码就会心里有数。而如今我们这里没人心里有数。估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连政府都不知道封城还要持续多久。

坐困上海 米其林三星厨师:"几天前我们得到了几根黄瓜"

施泰勒的“泰安门”因疫情停业已经近一个月

德国之声:目前的情况看上去好像真的没有人知道封城还要多久……

施泰勒:是的,是的。就是这个情况。到了最后,我们这里也没法完全把那种新的病毒变体排除在外。我个人猜测全中国都要面对病毒的大范围传染,带来极高的感染数字。但是,因为这里大多数人都接种过疫苗,而且新型病毒所引起的病症要温和许多,最后多多少少就像一种大号流感。

德国之声:您本人多年来一直生活在中国,运营着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但同时您也关注了中国和欧洲的抗疫过程。从您个人今天的角度出发,您觉得哪一方的抗疫措施更可取?哪一方做的更好?

施泰勒:我不是抗疫问题专家。但是从我个人的感受来看,其实在很多方面都犯下了错误,欧洲和西方国家也是如此。如今在欧洲,包括德国有许多人上街抗议,拒绝接种疫苗的做法在我看来完全是荒谬和愚蠢的。最后,我们大家都需要面临这种困境。大家必须齐心协力找到解决方案。

所以说,最后中国这里的抗疫方式还是非常正确的。从一开始就出重手隔离感染病例,抑制病毒传播。但这种方法针对目前这个病毒变种是否仍然有可行性?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德国之声:那您觉得怎样做才是最优化的办法呢?

施泰勒:我们目前从各种渠道,包括社交媒体都可以了解到,从一定程度开始,完全隔离感染病例是根本无法做到的。如果我们这里不久后的感染数量上升到百万级别,密接数量上升到千万级别,怎么可能从技术上把所有这些人隔离呢?我想象这是相当困难的。所以,我觉得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生活在这里的人也必须面对要和病毒共存的现实。

坐困上海 米其林三星厨师:"几天前我们得到了几根黄瓜"

施泰勒和他的员工们(摄于2016年)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您的餐厅已经关闭一段时间了。目前您还能够承受停业带来的损失吗?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将无法承受了?

施泰勒:目前的情况当然不理想。我们的餐厅停业已经快一个月了。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巨额的营业收入损失。但是餐厅的成本我们还要继续支付,我们还是继续向员工发放工资。而且估计也还得支付房租。在一定的时间内,这种损失是可以承受的。但是,现在就要看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这么说吧,如果还需要一个月、六周或者八周,我们都是可以坚持的。但之后我们就会开始考虑是否要减少员工的数量,减少工资开支,为的是生存下去。

德国之声:最后一个问题,在整个这场新冠危机中,您有想过离开中国吗?

施泰勒:没有,其实没有。我们的业务基础在这里,生意都在这里。我自己在上海已经生活了18年了。我们生活的中心就在这里。所以,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感受到离开中国的必要。我觉得,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即时新闻:坐困上海 米其林三星厨师:”几天前我们得到了几根黄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