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一居民区书记崩溃辞职:现在的形势 力不从心了

作者:吴颖川

 

春天快来了

各位尊敬的昌里花园的居民朋友:

可能,这是我作为这个居民区书记,最后一次用这个身份向大家发布信息了,这一天肯定会到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昨晚街道工作群,一如既往的布置今天的工作:全员核酸检测,前一天的核酸结果小区里还有一部分的居民没有出来,今天又要开始新一轮,我们担心这样的操作模式会不会引起新的感染,我们居民、志愿者在核酸中是否会有风险,连续核酸超负荷的工作后,他们的身体免疫力是否足以抵挡病毒。

疾控信息的滞后,谁是阳性谁是密接,我们不知道;半夜偷偷跑到楼道帮居民进行采样
,甚至名单管子错了都不会告知一下我们。十人一管和二十人一管的异常管子,涉及几十户人家,上门核酸后,居民健康云上自己查询阴性,但我们一直没有收到解封通知,甚至过程中出现两名健康云阴性报告已出,但收到街道确诊阳性的通知,我们也很迷茫,这究竟是哪里有问题?

一天天说的“应转尽转”,那到底什么时候转,我们都不知道;65岁以上不转,外国人不转。面对一些在夜晚冷风中瑟瑟发抖等待转运的居民,你们可以轻描淡写的一句,车子会来的,你们等一下,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而我们面对的则是因为车子过不来居民的气愤、不解、甚至是谩骂。我们也心疼自己的居民,当听到被接走的阳性居民在大巴上辗转一夜12个小时还未找到接收点,我们也很焦虑,但是我们只能默默接受,面对新一批转运人员,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他们转运,我们不知道他们出去后会面对如何的境地。

3月11日被召集起来住在居委,历经了10天,不能回家,不能看父母不能看孩子,每天睡个2-3小时甚至不睡;3月24日开始,我们被召集全员到岗,直至今日,不能回家,不能看望家人,不能洗澡,甚至多次早饭、午饭都没有吃到,下午2,
3

点吃午饭是常态化,不行吃个方便面,有些社工的药断了我们也没地方去配,还坚持在岗位上,没有人为我们解决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整整15天了,我们没有洗过澡,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即使凌晨3点街道还在发核酸检测的指令和异管派单,阳性转运,数据核对,甚至自己家人被封在小区是不是得到基本保障我们都不清楚,我开始逐渐害怕电话里听到家人诉说着:儿子,我药还有,吃的都有,你别担心,好好工作。其实药配了多少,家里还有多少菜,我们能不清楚吗?儿子不孝,无法在二老的身边服侍,请见谅!

每一次居民需要问我们相关政策也好,解封的时间也罢,相关文件也好,太多太多我们基层最需要第一时间知道的,我们
都不知道。面对断药健康受威胁的居民;面对接到病危通知书要去医院的居民;面对要去医院做化疗、血透等的居民;面对出现病危症状继续等120急救的居民。我们只能一遍遍电话街道希望快速协调,哭着不断的拨打120,希望能快点接通,能帮助安排车辆,120的回答是等待,前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你们居委应该自己想办法派车送人,请问我们自己都被封控了,怎么去送,即使外面有车,普通的车他符合转运条件吗?有阳性确诊的,疑似的病人突发疾病,不是专业的负压救护车,我们能自己转运吗?谁来承担这病毒扩散的风险,谁来保护我们的社工自身安全?

然而上级唯一的命令就是,一定要安抚好社工情绪,安抚好居民情绪,上面的指令,是死命令,必须要执行。

时至今日,我们居委社工一例阳性(已经转运) ,
我们全员密接(至今无人问津和转运,按理密接也应及时转运),从确诊的第一天起,我们就被隔离在居委,没有休息,没有对应的补给,每天工作时长超过16个小时,凌晨核查排摸异常混管是常态,有些女同志甚至已经情绪崩溃、嚎啕大哭,每天无数个的电话,面对1847户居民的各种诉求,我们无力承担和回答,我们也是某个人的孩子、丈夫、妻子或是孩子,我们也是一群平凡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底线。

我们小区的垃圾清运,那么多的封控人员及阳性未转运人员,除此之外还要处理26个楼道居民的生活垃圾,保洁工连轴超负荷运转,都已经在罢工的边缘,小区保安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人手少,快递搬运量极大,还有很多团购的货物首先要运送到大门以内,还要帮助居委分发运输蔬菜和大礼包,楼道的消杀,超负荷的工作,体力透支,几个保安都倒下了。

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小区的居民做了数不清的全员核酸,几乎没有一次,医护人员是准点到的,我们理解医护人员第一线的辛苦远甚于我们,但也请理解下我们几十个老中青都有的志愿者,从清晨6点就站在冷风里苦等几个小时没有医护的苦,倒春寒的清晨特别的冷,难道就不能在时间衔接上做的更精准一点吗?

去年11月,我来到这里,整整5个月,经历了3次封楼,2次封闭小区,累积九次全员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我带着自己手底下这群“小朋友”已经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但是现在的形势,让我感到力不从心了。整整四千多人的基本保障全部压在居委8个人身上,而我们作为最底层的社工,又有多大的能力去解决如此大量人员的生活保障,没有人员,没有物资保障,街道委派的10个军保队员,第一天来了就因接触居委属于次密接,全部自我隔离在活动室,7天后解除隔离,说不做了,全部卷铺盖走人,留下一地狼藉……

今天,又要布置全员核酸,又要组织居民下楼进行采样,而小区内的阳性病例和密接人员,只转走了部分,疾控信息严重的滞后,甚至4月4日采样的管子异常,我们今天早上才收到,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志愿者承担着不该承担的风险,居民随时面临着可能交叉感染的风险,24小时内两次核酸,为什么就不可以等到小区的病例和密接都转运之后再进行全员筛查呢?可是,“上面的指令,是死命令”,是的,下死命令的都是从没去过核酸检测现场的人,他们甚至可能都不知道,防护服、手套、脚套等防疫物资的缺乏,为了这样的一道命令,可能有多少一线工作人员跟志愿者会被感染,有多少的人会

无眠?

最后,我要感谢我们社区各个楼道的志愿者们和社区的大白们,他们才是社区中的英雄,无论是党员还是普通群众,总有那么一些人始终坚持在防疫第一线不惧风险,负责送快递的,楼道管控的,建群团购的,助老服务的,核酸检测的,楼道消杀的,一场疫情让我看到人间还有真情在,虽然各种群里总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说这些话的人往往喜欢躲在背后放冷枪,请这些朋友们大胆的站到前台来,有那么多时间去批评,还不如用你的真心来为楼道里的居民们助一臂之力,谢谢大家。

2022年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晚,看着窗外的绿意盎然,鸟鸣花香,感觉春天快来了,但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坚持到那一天。

昌里花园居民区党总支部书记 吴颖川

2022.4.7

即时新闻:上海一居民区书记崩溃辞职:现在的形势 力不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