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会因为战争犯罪而受到惩罚吗?

俄罗斯在乌克兰布查镇(Bucha)残杀平民的暴行震惊世界。普京本人会因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犯下的暴行受到惩罚吗?时评人长平对此深表怀疑。

俄罗斯在乌克兰布查镇(Bucha)残杀平民的暴行震惊世界。美国总统拜登再次称普京是一名“战争罪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欧盟已准备好派遣调查人员调查可能的战争罪行。欧洲多个国家开始驱逐俄罗斯外交官。

普京本人会因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犯下的暴行受到惩罚吗?

大概会有很多人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普京已经受到惩罚。他们罗列这些”惩罚”说:俄罗斯军队的无能与残暴,已经让普京作为最高统帅颜面尽失;西方国家的制裁让俄罗斯经济严重受损,普京一定心痛不已;战争失利和经济受损,让他在国内的权力宝座岌岌可危;在国际上,他沦为没有人敢合作的孤家寡人。

同样的问题,也可以用来考察中国的情况。从战争开始之前,中国就毫不动摇地站在侵略者俄罗斯一边。甚至在布查惨案曝光之后,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张军以“任何指控都应基于事实”的说辞来支持俄罗斯称屠杀现场出自乌克兰人“策划”的无耻狡辩–全然不顾这是对日本极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话术的“抄作业”。在此之前,美国和欧盟已多次警告中国,称其支持俄罗斯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比如一并受到制裁。

同样也有舆论认为,中国已经尝到了苦果,至少是到了不知所措的地步。比如《纽约时报》知名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说,“习近平则似乎动弹不得,搞不明白该玩什么游戏,因为他内心想要对抗西方,但头脑却告诉他承受不起这么做的后果。”

“目标是打造一个对专制者更为安全的世界 ”

我在上周的专栏评论中强调,中国领导人不是没有理性的疯子。他们高度务实、精心算计,而且屡有斩获。
问题在关键在于,专制者算计的是政权的稳定,而非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有记者给我发来了包括弗里德曼的这段话在内的一些材料,指出最新解密情报显示,普京被其顾问所误导。该情报说,他被应声虫包围,他们都害怕告诉普京真相。记者问我,同样的情形是否也发生在了习近平身上?

这些舆论认为,独裁者总是因为自己的专横跋扈而自食苦果,甚至已经苦不堪言,寝食难安。似乎即便没有更多的惩罚,他们也已经遭到了报应。这是一种善良的想象,但是我对此深表怀疑。

曾经担任CNN莫斯科分社社长的欧康纳(Eileen
O’Connor)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在一个权力几乎就是一切的国家,制裁和失去财富本身不会改变这种根本的互动。”她引述俄罗斯寡头弗里德曼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的话说:如果欧盟认为他可以告诉普京“停止战争,这意味着西方领导人一点儿也不了解俄罗斯如何运转”。也就是说,跟手中的权力相比,普京并不会为俄罗斯经济受损而痛心疾首。

很多人似乎忘了,三年前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时候,他们认为中共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在评论中指出,中美贸易战所涉关税占中国财政收入的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对于维护中共统治,以及习近平本人要实现长期掌权而言,市场并非越开放越好。”国进民退”显然对经济发展不利,但是对于统治者控制社会有利,因此是一个早已经开始的政治进程。

讽刺的是,两年之后,中共自己对私营企业大动拳脚,导致的经济损失远远超过中美贸易战。与此同时,习近平的权力得到进一步巩固,几乎无人可以挑战。

我注意到欧洲舆论开始意识到这个事实。瑞士《新苏黎世报》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国和俄罗斯肩并肩,并非因为看重后者的矿产资源,而是像曾任瑞银集团首席经济师的中国问题专家马格努斯所言:’目标是打造一个对专制者更为安全的世界。’”

世界总是健忘,但乌克兰人会放过普京吗?

我回复前述记者的问题说,如果我们稍微放长远一点来看,专制者一直都在被误导(被自己的幻想或者周围人的谄媚),他们的国家一直都在因此被削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专制者个人遭到了惩罚。甚至可能相反,根据“民弱国强、民强国弱”的专制理性,他们的权力会因此更加巩固。例如,毛泽东在朝鲜战争中用几十万中国人的生命,换来了自己在东亚事务的发言权;“文革”让中国社会几近崩溃,但是毛泽东本人的权力登峰造极。

如果说愚蠢自大必然没有好结果,普京从2014年侵吞克里米亚就应该受到惩罚。事实上,他的权力越来越大。

目前看不出任何迹象,国际法庭会对普京进行审判。甚至中俄两国仍然稳稳占据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五分之二的席位,而这个机构竟然还在道貌岸然地开会维护世界和平。

另一个双手沾满平民鲜血的专制政权领导人是八九学运的镇压者邓小平。普京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也可以下令“六四”屠杀的邓小平作为榜样,将权力交给自己能完全操控的“改革派”。同样地,西方国家可能会将制裁替换成掌声,以为历史迎来再一次“终结”。直到几年之后,才会发现迎来的是一个新版的“普京”。

唯一麻烦的是,这一次,乌克兰人会放过他吗?

即时新闻:普京会因为战争犯罪而受到惩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