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浙大博士生8年未毕业送外卖 学院:期间精力分散

浙大博士生8年未毕业送外卖 学院:期间精力分散

↑读了8年博士面临清退的孟伟

“通过阅读研究相关论文,你可以了解人类知识的边缘所在。当你处在人类知识的边缘时,你就需要专注一点进行研究了。你需要在这个边缘地点进行数年的努力钻研,直到有一天,你突破了边缘的限制,那时,你所完成的那个小突破就叫做‘博士’。”

这是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马修·麦特教授(Matthew
Might)发布在其个人网站上的指南图示,用于向新入学的博士研究生解释“什么是博士”。这也成了本科时期的孟伟对博士学位的构想蓝图: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取得突破,为社会进步做出贡献。

如今,孟伟已读了8年“博士”。曾经的“蓝图”在现实中丰满,也被现实撕裂。面对即将被清退的局面,孟伟开始兼职送外卖。他也在互联网上晒出自己的生活,向外界诉说自己的困境。同时,他决定做出改变。他依然相信,“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做好。”

对于孟伟的情况,浙江大学控制学系作出回应。学院和孟伟的导师认为,孟伟对“导师指点不足、横向课题负担过重”等抱怨并不客观。孟伟延毕3年,还与他精力分散、没能落实目标等自身因素有关。一直以来,学校在生活和科研方面都为孟伟提供了帮助。了解到孟伟目前的困境,已与孟伟多次沟通。今后,还将根据孟伟的情况,继续为孟伟提供帮扶。

浙大博士生8年未毕业送外卖 学院:期间精力分散
↑读了8年博士面临清退的孟伟

【延毕困境】

直博生读了8年博士

迟迟交不出论文不得不延迟毕业

读博前,来自山东的孟伟精力旺盛,学习成绩不差,也参加了不少课外活动。初中和高中,孟伟都在当地的好学校就读,成绩靠前。考上浙江大学自动化(控制系)专业后,他还申请了辅修专业,拿到了较高的学分。同时,他也参加社团,做创业项目,在政府、企业实习,去寺庙做义工。

2014年9月,孟伟拿到了“直博”资格,以博士研究生的身份从事控制科学与工程方面的研究。直博,就是跳过硕士阶段,直接攻读博士学位。

那时,孟伟以为,这将是一条节省时间的捷径。该专业普通招考的硕士学制为2年半,博士为3年半。也就是说,先读硕士再读博士,需要6年时间。而直博学制为5年,顺利的话,可以提前一年毕业。

读博期间,孟伟取得了多重荣誉:求是学院研究生兼职辅导员、G20
峰会优秀志愿者、浙江大学十佳研究生党支部书记、浙江大学优秀党员、浙江大学党员重诺典范、控制学院优秀党务工作者,获美国百人会英才奖、浙江大学光华奖学金、社会工作和社会实践奖学金、浙江大学优秀研究生干部、三好研究生、优秀研究生、蝉联四届控制学院中控奖学金。

奖状与头衔背后,孟伟的读博之路并不顺利。博士毕业需要两篇SCI论文和一篇能过盲审的大论文。到了博五,符合以上要求的论文,孟伟一篇都拿不出来。为此,他不得不延迟毕业。至今,他已经为攻读博士学位花费了8年时间。

遇到“延毕”困境的不只有孟伟一人。2017年发布的《中国教育统计年鉴》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博士生毕业延期率从2008年的54.03%攀升至2017年的64.14%。当年,超过半数的博士生面临延毕困境。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攻读博士学位,需要付出时间、足够专注。孟伟也明白,博士所需的思维和本科差别很大,存在“断层”,需要过渡和指导。然而,孟伟觉得,在读博的前3年里,自己做的事情和博士专业的研究关系不大,缺乏启发性的点拨。

学校为孟伟配备了5位导师。据孟伟介绍,5位导师中,有3位和自己接触较多,一位是挂名导师,在学院负责行政工作;一位是科研组长,为学生提供学术方面的指导,带领学生完成实验室项目;还有一位导师负责实验室综合性事物,为学生提供德育指导。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刚升博士,就进入实验室参与科研项目工作。然而,他认为完成这些实验所需的技术含量并不高,缺乏启发性的收获。博士前两年,他参与了8个横向课题,却不知道这些横向课题对完成自己的博士课题有什么帮助。另一方面,自己又因为种种原因,和科研组长产生了分歧,难以接受导师分享的观念。

孟伟认为,直到第四年,自己才真正开始博士课题研究。他把学校对研究生的培养模式总结为“看论文、写论文、改论文、投论文,有了一定研究成果之后再去审别人的论文。”而他在从“看论文”到“写论文”的阶段就出了问题,也缺乏为论文核心思路提供数据支撑的实验系统。到了博四,研究平台初步搭建起来,又被焦虑的状态困扰。孟伟说,自己有很多“认识层面的问题”,为此常钻牛角尖,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和导师交流后,导师告诉他,这些问题“没有意义”,不用多想,但孟伟没能办到。

为了寻求价值感,孟伟参加了不少课外活动,希望能获得一些“正向的反馈”。孟伟称,自己的兴趣很广泛,但热爱的事情不多。无论是科研还是社会工作,都没有什么能让自己喜欢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他觉得自己的健康状况出了问题,开始根据朋友的建议服用抗焦虑药物。

【双重压力】

一边面临学校清退压力

一边孩子患重病加重经济负担

若博士生迟迟未能毕业,将面临被学校“清退”的压力。有媒体报道显示,去年,多所“双一流”高校都对不合格研究生进行了清退,其中包括博士研究生。12月,江西财经大学研究生院发布公告,对125名研究生作自动退学处理,超过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是研究生被清退的主要原因。其中博士11名,学制均为3年,有10人的入学年份在2012年至2015年间,已经读了6至9年的博士。1人为2004年入学,距2021年底已有18年时间。

与硕博连读不同,如果直博生没能取得博士学位,就无法拥有硕士学位,只能以本科学位毕业。

注意到孟伟状态不佳,导师和朋友都曾建议孟伟考虑转向取得硕士学位。博五那年,导师再次和孟伟重提转硕的建议。然而,孟伟不甘心以硕士学位毕业,拒绝了这条路径。“我承认我科研能力弱,但不能说我没有科研能力。”孟伟对记者说。

2021年,是孟伟在浙江大学读博士的第7年。这一年,30岁的孟伟迎来了孩子的降生。不幸的是,孩子一出生就罹患暴发性心肌炎,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昂贵的医药费让孟伟的经济状况变得拮据。孟伟告诉记者,妻子硕士毕业后就在山东从事销售工作,加上自己读博期间的国家补贴和导师补贴,家庭状况小康。博士延期后,没有了国家补贴,导师补贴也有所减少,妻子负担起大部分养家重任。孩子生病后,是家人、朋友向他们伸出援手,才解决了燃眉之急。至今,孟伟仍有10万元欠款没有还完。

在医院陪护孩子期间,孟伟为经济负担焦虑。他看到病室里有陪护的家长用撑衣架挂输液吊瓶,于是买来一批衣架,再抬高一点价格,卖给其他家长,一天最多能挣100元。

2022年,孟伟的孩子仍在康复中,孟伟迎来读博第8年,也达到了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的最长学习年限。也就是说,如果孟伟今年仍不能毕业,将以本科学位被学校清退。2019年,孟伟曾收到了一个研究所的Offer。现在,他不确定那个Offer是否还作数。而他还有最后一个拿到博士学位的机会,就是在接下来的三年内,达到博士学位的发稿要求,并通过答辩。

孟伟告诉记者,亲朋好友都很大度,没有催他还钱。送外卖一方面是希望能减轻妻子的压力,另一方面是为了存一些积蓄,以应对毕业后暂时找不到工作的状况。

浙大博士生8年未毕业送外卖 学院:期间精力分散
↑孟伟在抖音上分享自己做外卖兼职的经历

【兼职送外卖】

抖音分享跑外卖受到网友质疑

2月的一天,孟伟吃饭时听到外卖小哥的吆喝,下了做外卖兼职的决心。3月,孟伟开始在抖音上分享自己边读博士边送外卖的生活。置顶的抖音视频中,孟伟诉说自己本科时期的光鲜履历与博士延期挫折的落差,称自己承担了很多与毕业无关的工作,缺乏学术方面的指点,以至于迟迟没能毕业。孟伟的做法引起了媒体关注,也受到了网友质疑。

孟伟说,比起实习、家教等工作,跑外卖可以更自由地支配时间,以留出足够的精力做科研。骑车时,不会思考太多事情,也不会看风景,只会关注订单是否超时。往往只要半天时间,就能挣到100元。

孟伟的抖音账号取名为“正在读博的外卖员”,看起来像个励志故事。简介中,他写道,“是双一流工科博士(第8年),也是蜂鸟其实(众包)。感谢您关注延期毕业研究生,如果您有媒介资源请联系我,让顽疾曝光,让学生务本!”

在知乎上,“如何看待浙江大学博士生送外卖”成为热点。有网友认为,孟伟是想用炒作的方式向学校施压;也有网友认为,攻读博士确实不容易,但孟伟其实曾有转硕、选调等“好机会”,但他没有抓住。也有网友认为,通过孟伟的履历,可以看出,他的课外活动太多,分散了精力,没有专注于科研。不如投身管理行政岗位,而不必在科研道路上“死磕”。

对于“向学校施压”的说法,孟伟予以否认。此外,他并不想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还是希望能做与科研相关的事。

【学院回应】

读博期间精力分散,已提供帮扶

浙江大学控制学院通过都市快报对孟伟的事情做出回应。学院称,近期,学院领导、导师组与孟伟进行过多次深入交流,并提供人文关怀和帮助。孟伟将结业原因归结为参与横向项目过多、导师指导不够是不客观的,他忽视了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孟伟希望结业后继续学业并获得博士学位,学院对此表示尊重和理解。学院将继续按学校相关规定要求,积极为孟伟提供支持和帮助。

学院在回应中指出,孟伟在2014年9月作为直博新生进入课题组后,确定的研究方向为水质监测预警。博士课程学习之余,为历练其工程实践能力和综合解决问题能力,课题组安排其主要参与了2个横向企业合作工控系统项目研发,以及1个地方政府委托开发项目。2016年1月,结合国家基金两化融合项目启动,确定孟伟的主要科研内容为“城市供水管网水质异常检测与预警方法研究”。从事管网和水质监测预警方向研究的所有同学中,已毕业博士4人、硕士14人,孟伟是唯一拟结业的同学。孟伟攻读博士期间参加工程实践的有效工作时间不超过6个月。

学院称,在校期间,导师组持续对孟伟予以关心帮助,通过组会讨论、周报月报、个别谈话等方式进行科研指导交流。

2016年9月,孟伟确定了博士学位论文方向为供水管网水质异常的检测技术研究,包括污染事件检测、多站点数据融合、监测点布局优化等关键研究内容。2017年,孟伟作为小组长搭建国家基金项目的小型管网实验系统;开展饮用水污染物侵入异常检测方法研究,并着手撰写学术论文。但用孟伟自己的话来说,“空有目标、执行不高、拖延了很长时间”。

2018年,孟伟科研工作聚焦和投入不足,始终未进入良好的科研状态;与此同时,他对教育领域创业产生兴趣,并加入和君商学院。2019年,孟伟撰写并投稿两篇学术论文,分别因创新点不足、需要增加数据等原因被拒。导师组多次指导,提出修改建议,但孟伟至今未完成修改任务。延毕期间,导师组和孟伟保持交流,孟伟也反复制定研究计划,但计划均难以落实。导师组多次与家长沟通,家长表示孟伟不听,收效寥寥。

控制学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孟伟同学博士延毕期间,学校补助按规定停止发放,课题组持续为其发放岗位助学金,得知其兼职外卖员之后还发放了临时补助金。孟伟现在还住在学校里。所有浙大在校生按规定缴费,均可享受同样的医保、住宿待遇,无论其是否延期毕业。

4月2日,孟伟的博士生导师张光新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总体看来,目前我们课题组的延毕情况处于高校的正常水平。孟伟是完全没有达到要求才延毕的。不管怎样,孟伟始终是我们的学生。如果他坚持要攻下博士学位,那我们肯定会提供帮助和支持,这一点毫无疑问。”

4月7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和孟伟的三位博士生导师。截至发稿前,学校和导师均未对此再作回应。

4月6日,红星新闻致电孟伟时,他表示,这些天,自己与朋友、导师进行了沟通,理清了不少思绪。目前,正在与学院对接,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导师。他认为,目前的局面是“皆大欢喜”的。如今,他的抖音签名不再强调“曝光”一事。他写道“自诩文武双栖,然却学制将满,要做出一篇响当当的论文,也要做好外卖骑手。”他对记者说,“我依然相信,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做好。

即时新闻:浙大博士生8年未毕业送外卖 学院:期间精力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