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据钱江晚报4月6日报道,浙江德清的潘建华16岁跟着表哥走南闯北开始当装修小工,如今当了40多年油漆工。2019年夏天,他看到中国美院的相关招生简章,画了四幅画发到了指定邮箱,没有想到真的收到了研修班的录取通知书。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老潘的作品

今年58岁的老潘,手里拿得起油漆刷,也拿得起毛笔,村里、镇里,都有人来找他学画,酒店壁画也会交给他。

【曾是小有名气的油漆工,很擅长在木家具上画“橡皮画”】

第一眼看到瘦瘦小小的潘建华时,觉得他一点都不像装修工,反而像个文静的读书人。

他说,自己没有读过什么书,42年前,16岁的他,就跟着表哥做起了装修小工,给油漆匠师傅当学徒,“那会儿的家具都是木工手打的,油漆工来刷漆,讲究点的油漆工还要画画的。”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油漆工老潘

他记得当年最流行的中西结合的木板床,床围栏上有九块板可以画画,多数画的是梅兰竹菊这样的花鸟类,这种画潘建华说当地叫“橡皮画”。“橡皮画还是挺麻烦的,木板先漆成白色、灰色或者奶黄色,等漆干了,用砂皮一遍遍打磨,之后用特殊处理过的颜料粉涂在木板上,最后用橡皮或者轮胎皮把不需要颜色的地方擦干净,剩下的颜色就能变成一个图案。”

“我上手很快的,半年就能自己画橡皮画了。我记得当时打一个大衣柜,包工包料的价格是30元,我出师后,当油漆工的工钱是2.7元一天,收入还可以的,而且我手艺好,才出师没多久,就开始带徒弟,最多的时候手下有4个徒弟。”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视频截图

他笑着承认,他的手艺在当地一直是小有名气的,“养家,养老婆,养孩子,那会儿赚了钱就想着要建房子,家里人可以住得宽敞些。”

谁能想到一把年纪了,老潘还能放下油漆刷,拿起画笔来。

【被美院研修班录取,不敢告诉老婆学费是多少】

“原来农村是没有养老保险的,赚的钱都要存起来。我们村条件不差,我也算能赚钱,但之前不敢为画画花这么多钱。”潘建华说,画画是一件很奢侈的事,现在农村人到了年龄也能有“退休工资”了,潘建华家里又拆迁了,终于不用为了“大房子”赚钱了。

这个时候,有一个契机到了他面前。

2016年,潘建华在婚宴上遇到了当时在德清县老年大学任教的黄建时老师。老潘至今记得黄建时的鼓励和帮助:“黄老师说我很有天赋,让我去老年大学学习,哪怕作为兴趣爱好也好。”之后,潘建华来到德清老年大学国画班学习花鸟画,50多岁开始了国画启蒙,慢慢入了门。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老潘的作品

老潘真的算有天赋。2019年夏天,他在朋友圈看到中国美院的相关招生简章,画了四幅画发到了指定邮箱想要深造,没有想到真的收到了中国美院花鸟画变体临摹与创作高级研修班的录取通知书。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相关证书

“这事在我们村还是挺轰动的,好多人来问我,真的是中国美院吗?不会是骗子骗钱吧。”

“学费不便宜,学完课程要2.5万元,我当时不敢和老婆说实话,说只要1万元,老婆才没有反对。”他说,老婆还是希望他去做油漆工,到底油漆工能赚钱,画画是花钱的。

“以前我在老年大学学画,她发过脾气的,撕了我好多画。现在也算是支持了。”

【村里、镇里,都有人来找他学画,酒店壁画也会交给他】

如今,老潘还在自己租的房子里,给自己安排了一间小画室。条件不算好,老底子的写字台当画桌,老式的棕床上上下下都堆满了画作,墙上也挂满了他的作品。

“有时候自己没信心,就用差一点的纸先画,画了几遍,感觉有点数了,再用好点的纸。画得还算满意的,就收起来。最好的,就装裱起来,参赛或展览。”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老潘作画

一年半的学习时间,他在中国美院学了更多技巧,也交到了不少朋友,有些同学来自各地书画协会,有很强的书画基础,“学了半年,我就把原来的习作都烧了,看不上了呀,要画出更好的画。”

他的画也得到了更多周边人的认可,“村里,还有镇里,有人找我来学画了,我收得不贵,也很认真地教。”

最让老潘开心的是,还有酒店找他做油漆的同时让他画壁画,“画七幅画用了八天时间。”老潘说,这不仅是岁月打磨出来的油漆工手艺被认可,就连画画的技能也被认可了,“我也有了点信心,说不定靠着画画的技能谋生,也可行呢。”

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

视频截图

但老潘说,他还是有点想法的,“去美院上课的时候,每周有一天不能做活,好多赶工期的人家就不找我做活了。课上完了,刷油漆是个体力活,劳动一天回家以后,我也没有力气再拿画笔练习了。如果能有一种方式,让我经济再宽松些,退休前就能安心练习画画,那就更好了。”

即时新闻:58岁油漆工被中国美院录取 不敢告诉老婆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