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纽时:我们正在滑向一个对生死存亡未知的新时代

我是在冷战时期长大的,在那个时候,我们在小学还参加过炸弹演习。当响起铃声或吹起喇叭,我们会蹲下躲起来,或者,在一些老师的课堂上,我们只用抱着头趴在桌子上。

从核武器造成彻底破坏的视频中,我看不出这些演习有什么帮助(貌似蹲下躲起来确实提供了一些保护)。我只是觉得在我死的时候最好是在休息。

我们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一个小镇,那里实在是很偏僻,距离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大约有30分钟路程。在多年后的“9·11”事件发生后,布什总统就是在那里临时驻扎。小时候,我们感觉自己就在军事竞技场上,尤其是每次头顶上的喷气式飞机带着凝结尾迹划过天空或产生音爆时。

这个地区即使是经济条件有限的人也建造了防空洞。世界末日随时会到来。

美国和苏联固守着“相互保证毁灭”的原则:核武器太多了,如果一方用它们发动攻击,我们被告知另一方会立即作出反应,从而导致两国——甚至可能全世界——都被毁灭。

这个想法提供了一些保证,但还不够。可能会出错的念头像易燃的烟雾一样挥之不去。它令人提心吊胆。在1983年的热门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中,一名高中生黑客意外连上了北美空防司令部的计算机,并且,他以为只是在玩游戏,差点挑起一场核战争。

在这样的不确定中长大,相信世界随时可能会结束是什么感觉,我发现很难向年轻人解释这一点。在六年级时往一个时间胶囊里填东西然后把它埋起来,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种感觉,它不仅仅是一个课上练习,而是带着一种痛苦——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可能被抹去,后代对我们的所有了解都局限在一个胶囊里。

恐惧弥漫在身边,以至于它变得寻常;它被削弱了。恐惧并没有使人虚弱。相反,它似乎令人产生了一种要去完成遗愿的冒险精神,即使儿童也是如此。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会怎么做?它令人感到压迫的同时,也令人感到解放。

然后,在1991年,当我快要大学毕业的时候,苏联解体分裂,冷战戛然而止。在那段时间里,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成为了独立国家。

我相信,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认真思考关于“相互保证毁灭”的问题。

从这种担忧中解脱了三十年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仍然对苏联的解体感到痛心,他提醒我们,许多曾经让我们感到恐惧的核武器仍然存在,这给我们对抗和遏制流氓行为的能力造成了真正的限制。

在去年12月播出的一次采访中,普京对苏联的垮台表示遗憾,他此前曾将其称为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这是俄罗斯历史性的瓦解,”他在采访中说。“我们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一千多年建立起来的东西大部分都失去了。”

普京想把它拿回来。入侵乌克兰是这一愿景的一部分。

普京在采访中坦言,苏联解体后不久,当俄罗斯的通货膨胀达到两位数时,他有时会兼职当出租车司机以补贴家用。“谈论这件事令人不快,”他说,“但不幸的是,这是发生过的事情。”

现在,他颠覆了那些艰难时期的屈辱。一些专家认为,他现在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我认为这会让这位69岁的老人更危险,而不是更安全。

普京现在几乎不需要那种在已有基础上收集更多物质享受的肤浅乐趣。相反,他现在可能会被许多世界上最伟大的男性和女性晚年所关注的事情所消耗:建立遗产,创造历史,制造深远影响。

普京不只是想赢得一场战争或占领一个地区,他想证明一个观点,他想成为俄罗斯再次飞翔的翅膀。他的自负助长了他的侵略性,这就是为什么很难想象他会接受在乌克兰的失败。

对他来说,任何形式的胜利只会增加他的胃口。他为什么要止步于乌克兰,或止步于乌克兰的部分地区?

而且,当然,西方受到以下事实的限制:俄罗斯不仅是一个核大国,拥有大约6000枚核弹头,而且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核武库,其核武库甚至比美国还大。

普京一直在暗示使用这些武器的可能性。也许是虚声恫吓,但无法百分之百确定。

我比较能够确定的是这种我无法摆脱的感觉:我们正在滑向一个对生死存亡未知的新时代。

即时新闻:纽时:我们正在滑向一个对生死存亡未知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