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求救404?继续求救,疯狂求救!

早上9点钟,一位坐标上海的媒体人发了篇求救信。

在传播了几个小时后,《求救》一文被删。

上海求救404?继续求救,疯狂求救!

同样从事传媒行业,同样坐标上海,同样有很多话想说。

我供职于一家百万大号,写过许多10万,50万,100万的文章。

但我知道,我想说的这些话,现在从大号发布,看到的人只会是「0」

所以我用自己写日记的小号发,请大家帮忙传播,我不怕被删,不怕被炸。

我证明,博主说的话是真的。

我证明,上海需要求救。

我知道你可能在网上看到了新闻,上面说各地救援物资充足。

但我告诉你们,这是假的。

真正的上海,根本不是新闻里看到的那样。

确实有各地援助物资,确实也有人不缺菜吃,但那只是少部分人。

现在绝大部分的上海居民,生活已经退回了原始时代,每天最大的问题就是愁吃愁喝。

早上6点,打开朋友圈全都是抢菜失败的,少数幸运儿抢到了菜,恨不得昭告天下。

放弃平台抢菜的,会选择在小区团购,但这只限会上网的年轻人,只限大型小区。

那些老人,信息检索能力差找不到小区群的人,小区太小团购能力差的人,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最近到底是怎么过的。

就算你是年轻人,你在一个团购资源充足的大小区,在抢菜面前,你还是会感到崩溃。

十几个团购群在手机里跳来跳去,刚买完就找不到自己买的东西在哪里,不记得自己付了多少钱,不记得东西有没有发货,什么时候发货,不知道有没有到货,什么时候到货。

物价飞涨,东西死贵,洋鸡蛋30个50元,猪肉随随便便几百块。

昨天网上说,如果物价贵了可以投诉,每一起都能投诉都能解决。

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去投诉,但我知道现在根本没有人在乎自己买的东西花了多少钱。

现在蔬菜都是盲盒,大前天买了点,加起来没几根就要几十上百元,有的菜只有一半,有的菜是散开的被切碎的,就像喂猪的,但大家什么也不敢问,扔掉或吃掉,你自己选。

前天混乱中多团了批水果,刚在群里说要转掉,几秒钟就许多人加我微信艾特我。刚同意申请,对方直接就把钱转给我了,现在没人问你是不是骗子,也没人和你讨价还价,抢到再说。

不买那你就早起抢,但你抢的到吗?要么你就等小区发物资,好几天一次,你吃的饱吗?群租房几户人家五六个人分一份,你怎么分?

此时此刻,对于整个上海来说,吃饭这种小事,成了引爆焦虑的头等大事。

但对我个人来说,买菜在我的焦虑等级中还排不上号,因为我妈妈是个慢性病病人。

此时的上海,想把家里的病人安置好,你无法想象需要花多少精力。

小区封闭第一天,我就和居委会报备要去医院,昨天终于去了。

妈妈的病情进展,急需治疗,但医生说病房现在开开关关,有时还有阳性案例,不确定性太多,建议先别入院,继续吃药。

医生说的有道理,我们不入院。可是我妈妈快断药了,这个药只有外地快递可以送进来,现在快递全停,怎么办?在各个群里找同城病友,终于到了家里有余药的愿意转给我的,可是怎么拿呢?

找居委会,居委会让找跑腿。找跑腿,加了小费也没人接单。打跑腿app官方电话求助,工作人员说不是小费的问题,跑腿小哥基本都关在家里,你加再多钱也没有用。

在循环取消下单中重复几小时后,终于有人愿意接单,但随后电话就来了:

“松江到闵行属于跨区,临界处会查通行证,我过不去”

“那怎么办”

“你打电话给居委”

“可是居委说他们也跨不了区”

“那我取消订单了”

“可这是救命药”

“现在就是这情况”

订单被取消。

生理性的头痛欲裂,一侧发麻,从后脑勺蔓延到双脚。

不管了,先睡一觉,等检查结果出来调整药物剂量,说不定可以减量省点吃,说不定可以熬到解封。

一早上醒来看血液指标,发现最重要的一个血项,没开。

这意味着我必须重新再跑一趟医院。

7天以前,重跑一趟就跑一趟吧,这只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

但现在,当我醒来发现需要重新再跑一趟医院,我居然哭了。

因为要跑一趟平时20分钟就能到的医院,我居然哭了。

我必须重新和居委会报备,重新请求安排车辆,重新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去医院。

我不怕新冠,但我怕隔离,因为我亲眼看到一个病友在肿瘤群里说,自己的母亲胃出血急需治疗,但却因为新冠阳性,没有人帮他处理。

除此之外,我还得重新准备干粮,因为现在接送病人的车辆不够,想回家可能要等几个小时才有车回来接。

邻居救济的面包没有了,自己团购的面包被偷了,我们没有干粮了。没有干粮意味着我们必须饿着肚子,对病人来说,饥饿不是小事。

如果运气再差点,可能我们刚到医院门口,医院又突然紧急封闭了。

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抽个血而已。

上海的医疗系统十分健全,社区医院离我住的地方就1公里。

换在7天前,这一切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搞定。

我们走过去15分钟,挂号抽血30分钟,走回家15分钟。

可现在,就这么点事,居然突然把我击垮了。

我自问自己是一个不能更坚强的人,曾经无数次一边哭一边和朋友在微信里聊天抖机灵,无数次前脚对着家人笑后脚在大马路上哭,我一个人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生病的家人,从治疗方案到住院陪护,从生活琐事到心理疏解。

我告诉自己,要完成情绪分裂,要全力藏住负能量,要接受无法改变的,改变可以改变的。

可是现在我发现,我不知道如何定义「这是否可以改变」,我没有任何方向。

坐标闵行,昨天晚上突然核酸,今天早上突然抗原,刚刚突然又做了次抗原。

一切都太混乱了。

我不知道现在的防疫政策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各个行政区各个街镇甚至各个小区的规矩都不一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明明可以简单解决的事情,却一直在绕圈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打开手机看到那些团购群和病友群,就生理性的想吐???

我不知道为什么信念感已经够强的我,现在只想破防只想让一切决堤???

今天下午我躺在出租房的阳台上,丢下了手机,闭上了眼睛。

没有任何力气了。

什么都不想管了。

我不想洗头不想洗澡甚至不想穿衣服不想吃饭不想说话更不想工作。

我妈妈看到我这样,焦急的头疼,我也不管,她不能做饭,饿了,我也不管。

我就想这么躺在阳台上,就这么躺着。任何人不要动我,不要把我挪开一点点,我只想停止我的大脑,平静的像一个死尸。就算你把我扔到海里,扔到空气里,扔到水里,扔到火里,我也不会有力气反抗你。

2017年,我大学毕业来上海找工作。

在回学校的大巴车上,回头看到了一家报社。

我想,这里有全中国最TOP的媒体行业,毕业后我就来这里吧。

5年里,我交了许多朋友,熟悉了每一条街道,留下了许多记忆。

5年里,无论工作遇到什么困难,命运给我什么磨难,我从来没有想过躺平。

但今天下午,我第一次躺在了地上,精疲力尽。

我爸爸得知我这个情况,打电话来安慰我。

他说:这里可是上海啊,你打市长热线肯定可以解决。

我苦笑。

他说:这里可是上海啊,别焦虑抢菜,政府怎么可能让你饿。

我苦笑。

他说:这里可是上海啊,问题肯定可以解决啊,怎么可能那么严重。

我苦笑。

我说:你不在上海,你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人关注的小号,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会被多少人看到,但刚刚刷热搜,看到吉林已经社会面清零了,我真的好羡慕,我想回到平静的上海,我想接住被404的求救信号,再次求救!!!

“在还没有到那种绝境的地步,在我们可以有时间做出改变与应对的时候,希望所有中国同胞关注到现在上海人民面临的困境,希望这篇文章可以扩散下,希望可以被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人或者相关部门看到,希望明天的上海人民,人人都可以顺利抢到菜,人人都可以有肉吃。”

我相信上海是想解决问题的,而上海人民发声的目的也不是为搅浑水,我们没有任何敌意,只是希望可以尽快恢复平静,仅此而已!恳请正视问题,恳请别再删文!!!

即时新闻:上海求救404?继续求救,疯狂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