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上海的这轮疫情,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这几天,上海疫情依然严峻,新增数字一直上升。

4 月 2 日,上海新增 438 例本土确诊和 7788 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每日数字居高不下。

为了控制疫情发展,上海终于绷不住了,决定展开切块式、网格化的核酸筛查模式。

什么意思呢?

就是以黄浦江为界,把上海划分为浦东浦西两个区域。

3 月 28 日 5 时至 4 月 1 日 5 时,浦东地区封控。

4 月 1 日 3 时至 4 月 5 日 3 时,浦西地区封控。

一东一西,两个地区,无缝衔接。

封控期间,公交、地铁、网约车等一律停运。

两个节点,刚好都掐在愚人节和清明节之间。

有网友调侃:” 浦东人民过愚人节,浦西人民过清明节。”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分批封控,分批做核酸。

封闭后的浦东,没了往日的繁华。

平日车水马龙的高架桥,现在畅通无阻。

往日人声鼎沸的街头,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繁华的上海,一下子按下了暂停键。

一片寂静。

就在疫情尚不明朗之时,上海富人的隔离生活上了热搜。

各大品牌给 VIP 客户送来各种精致的甜品,还附上诚意满满的手写卡片;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每天不重样地送来菜色多变的一天 N 餐;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精致下午茶和小甜心也不缺席;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某个高档小区里,新鲜的蔬菜更是包装妥当,放在楼下,随便拿。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各种精美的食物堆成小山,塞进电梯,满满当当,送货上门。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但相比之下,疫情下的上海普通人,生活挺难的。

光是一日三餐,就成了每天睁开眼就要面对的难题。

在疫情一天比一天严峻的上海,物资供给迎来了极大的挑战。

封控前夜,不少浦东的居民都赶在封控前出门囤物资。

超市、菜市场也因此人满为患,货架瞬间清空,肉菜水果供不应求。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物资紧缺,菜价应声上涨,上海 ” 天价菜 ” 屡屡霸占热搜。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哪怕菜价涨得比房价还快,也依然有不少人买不到菜。

上海疫情开始后,普通人买菜真的太难了。

上海人每天不是在抢菜,就是奔赴在抢菜的路上。

有人一天定了好几个闹钟,就为了在各个不同的平台上抢菜。

上海一对母女在疫情期间出门买菜时,掉了一根葱,被路过的一个阿姨捡走了。

要知道,这根葱买来的时候,要 20 元 3 根!

两母女在疫情四起的上海冒着风险出门,排队,然后买贵价葱。

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天,说丢就丢了。

心疼是真的心疼,不甘心也是真的不甘心。

为了追回这根葱,两母女思考片刻,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骑车去追!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无论如何,必须把这根葱带回家。

两母女骑着电动车,左转右转,为了一根葱,追了大概两公里。

好说歹说,终于成功说服捡到葱的阿姨把葱还给她们。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听着挺滑稽,实际挺心酸。

上海有一位房东,为了帮 3 个租客买菜,早晨六点多就起床排队 4 个多小时。

年轻人抢菜也如此艰难了,老年人呢?

他们搞不懂智能手机,搞不懂如何用 APP 买菜,更别说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和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抢菜了。

上海封控小区,一个老人蹲在围栏旁边,对着路人喊话求助。

” 哪个好心人帮帮我买点鸡蛋 ……”

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

有人一睁开眼就有好饭好菜递上嘴,有人一整天也要为一根葱、一只鸡蛋急红了眼。

即时新闻:不同阶级封控:有人追葱2公里 有人在家吃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