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传韩国政府拒绝美国芯片同盟提议:目前无法完全接受

俄乌战争之下,已被疫情扰乱的芯片供应再次成为关注焦点。多则消息称,美国寻求同韩国、日本、台湾等构建芯片供应链,以降低对中国的依赖,但据称韩国政府表示目前无法完全接受。

熟悉业内情况的韩国经济专家则告诉美国之音,媒体的报道存在夸张成分,韩国并未做出拒绝的表态,目前双方仍持续沟通。只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企业的角色同样重要,因此政府过快做出决定并不合适。

媒体:美提议建立芯片同盟降低对中依赖 韩政府称无法完全接受

《日经亚洲》本月初报道,美国和日本将邀请东盟国家参加旨在防止芯片等战略物资短缺的新供应链框架,以寻求降低在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预计美国还将鼓励韩国加入。去年秋天美国已就建立半导体供应工作小组与日本、韩国接触,当时有建议认为也应邀请台湾参与。

另外,韩国《首尔经济》上月底援引业界和政府消息独家报道,拜登政府最近向韩国政府和主要半导体企业提议建立“Chip4”芯片供应链同盟,日本、台湾也收到了相同提议。

报道分析称,这一提议包含了建立“半导体壁垒”、将中国排除在全球供应链之外的用意,不过预计韩国政府和企业很难接受。

韩国财经网站《Business Korea》也报道称,韩国政府目前的基调是无法完全接受。

美国之音致电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求证上述消息,对方表示由于两国之间的协议,无法予以确认。

芯片是拜登政府供应链重组计划的四大重点领域之一。在内部,美国大力推动芯片制造业回流,上月底参议院通过了为本国芯片制造业提供520亿美元补贴的法案。

从外部来看,美国在亚洲地区的伙伴日本、韩国、台湾均为重要的半导体产业基地,分别在材料、零部件及设备,存储芯片,代工领域领先。若三方与拥有芯片制造源头技术的美国建立芯片同盟,不仅可建立起几乎覆盖全产业、稳定可靠的外部供应链,还能对正以举国体制发展半导体产业的中国形成遏制。

根据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今年初的一份报告,2020年中国芯片销售额在全球市场中占比为9%,排名第五,超过台湾,与日本、欧盟的差距也缩小至1个百分点。在一定前提下,2024年中国所占份额将达到17.4%,仅次于美国和韩国。

韩学者:韩政府未完全拒绝美提议 韩美在芯片合作上有共识

熟悉业内情况的韩国经济领域专家向美国之音表示,媒体报道略为夸张,韩国并未完全拒绝芯片同盟的提议。

韩国国立釜庆大学中国学系教授、研究韩中经贸的徐畅培在电话采访中告诉美国之音,“韩国截至目前并未表明将采取何种立场。3月31日,韩国与美国还举行了半导体伙伴关系对话,就共同构建可信赖的价值链达成了共识,双方仍持续就互相之间的合作沟通。我认为韩国媒体的报道略夸张了。”

徐畅培还指出,韩国在半导体供应链上并不完全依赖中国,三星电子斥巨资在美国得州修建第二工厂;此前还拒绝了中国政府关于技术合作的提议。因此“关于韩国半导体企业扮演的角色,与其认为它们偏向美国或者中国,更应该从市场角度来看待”。

事实上,对于韩国半导体行业而言,中国和美国分别代表着现在和未来,重要性不相上下。

中国是韩国半导体行业当前重要的生产基地和出口对象国。

韩国芯片巨头三星电子、SK海力士均在中国建有工厂。上月底完成扩建的三星电子西安工厂是该公司唯一在海外的存储芯片生产基地,占据该公司NAND闪存产量的40%、全球产量的10%。SK海力士无锡工厂占据该公司DRAM存储器产量的约50%、全球产量的15%。

另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数据,最近3年,韩国每年出口到中国的芯片均占到总出口量的约40%,若计入对香港的出口量,这一比例更是高达约60%。出口至香港的芯片中有相当一部分流入中国。

美国则是韩国着力布局的未来生产基地和市场。三星电子得州芯片代工厂建成后将生产用于人工智能、未来型汽车、5G等高端产业的下一代芯片;SK海力士制定了“走进美国”(Inside
America)战略,新设美洲业务部门,并在美国西部建立了研发中心。

不过随着近期中国经商环境的恶化、地缘政治风险等因素,未来韩国企业的业务重心或逐步转向美国。

韩国仁川国立大学商学院教授洪起用在通话中向美国之音指出,对于企业来说,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最重要的是经商环境。但是“三星等似乎认识到了中国的经营环境正在僵化,且美国的半导体政策符合三星的发展方向,所以正在将业务的重心转向美国”。

不过洪起用也表示,虽然企业“有必要在扩大中国业务上采取更谨慎的态度”,但中国仍然是非常大的市场,三星等企业并不会撤出现有的设备和业务。

新政府将继续维持现有态度 但不排除转变可能

由于涉及企业和经济利益,专家预计韩国新政府在芯片同盟问题上将继续维持目前的态度。

徐畅培表示,这其中虽然有韩国和美国政府的作用,但也是企业的问题,过快的决定是不合适的。“韩美在半导体领域的合作处于进行时、根据计划推进,而不是说比以前更好或者更坏。当然相较文在寅政府,尹锡悦政府更为亲美,会对与美国的合作投以更大关注。不过这将仅仅是一种姿态,还是真的会较此前的合作更进一步,还有待观察”。

洪起用也认为,“在半导体这种属于企业的领域,政府并不会特别地要求企业从哪国转移到哪国,因此即使尹锡悦政府成立后,半导体市场也不会出现很急剧的变化”。

但这并不意味着韩国丝毫没有加速转变的可能。近年来,将经济与国家安保挂钩已成为韩国政治界的共识,正在访美的韩国政策协商代表团转交给白宫的当选总统尹锡悦的亲笔信也涉及经济安保。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负责新政府产业政策基调制定的过渡委员会委员王允钟曾在一次研讨会上表示,在中国谋求半导体崛起的情况下,美中对抗有可能使三星西安工厂、SK海力士无锡工厂成为中国的“人质”,为此韩国的最佳选择是“同美国、日本等国家构建牢固的半导体同盟战线,予以应对”。

台湾中兴大学国际政治研究所助理教授卢信吉电话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从安保经济的概念来看,韩国是很难完全从经济角度去考虑的,当事关国家安保,必然置于经济之上。只不过美国“没有很清楚地去说明在相关的决策或者地位上,韩国是不是有被放在比较主导的地位。所以它(韩国)可能在考量,它可能初步地先拒绝这件事情”。

因此,“当然不能排除在未来有可能的情况下,给予韩国在外交地位上比较正式的承诺,或者是在安保经济这样子的概念下、给韩国国家安全保障提出更加多的承诺这种状况下,他会重新考量或同意加入这样的联盟”,卢信吉表示。

即时新闻:传韩国政府拒绝美国芯片同盟提议:目前无法完全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