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五分之一是军官 俄军阵亡数据意味着什么?

俄罗斯每天都会安葬在乌克兰阵亡的官兵。英国广播公司BBC估计,俄罗斯国内地方政府报告的阵亡人数中有20%是军官。这一数字如何折射俄军现状以及俄军在乌克兰面临的困境?

上一次俄罗斯国防部发表战损报告是在3月25日,报告说,俄军有1351人在乌克兰阵亡。但是乌克兰军方公布的俄军阵亡数字要大出许多倍,为18300人。

截至4月5日,俄罗斯官方消息来源公布了至少1083名俄军阵亡的姓名。其中大部分报道引述的是俄国地方政府或负责人发表的阵亡报道。

高级军官

在已确定的1083名阵亡者中,有217人是军官,军衔从少尉到上将,占俄军阵亡官兵的20%。BBC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一直在跟踪更新该名单。

BBC俄语部发表的第一份有关俄军阵亡数字的报道就观察到了类似的趋势——在确定的557名阵亡者中,有109人是军官,占19.6%。

在这组数字中,军官比例如此之高,并不意味着每5名俄军阵亡者中,就有一人是军官。不过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 (RUSI)
的分析师克兰尼-埃文斯 (Samuel Cranny-Evans)
指出,根据传统,俄军阵亡指挥官的遗体会被优先运回家乡,而且当局更有可能公开宣布他们的阵亡情况。

这位专家说,“在过去的冲突中,俄军更重视将阵亡高级军官的遗体运回国内。而对阵亡的下级军官则较少关注。但与此同时,军官确实构成了俄军的骨干。”

BBC发现,在俄军阵亡名单中有10名上校、20名中校、31名少校和155名下级军官(从中尉到上尉)。

乌克兰声称已经有7名俄军将领阵亡,但俄罗斯只确认了苏霍维茨基少将(Andrei Sukhovetsky)阵亡的消息。

在北约国家的军队中,战场上的许多作战任务都授权给中士、下士和其他下级军官执行。但是在俄罗斯军队中,只有中尉级别以上的军官才能做出同类级别的决定。

克兰尼-埃文斯说,“俄罗斯军官负责排级或营级单位的战术指挥和训练。俄军中的中士通常只负责装备或听从上级命令,也就是说,他们不指挥任何士兵。这意味着军官被迫承担更多的指挥职能。因此,俄罗斯军官比许多其他军队的军官更有可能在战斗中阵亡。”

空降部队缺乏支援

在研究俄军伤亡名单时,发现另一个趋势非常明显:在阵亡者中,约有15%来自空降部队。

接受BBC采访的专家指出,俄军总是广泛使用空降部队执行任务,而从理论上讲,这些任务本应交给常规步兵部队去执行。但俄军指挥官更喜欢使用伞兵,因为这些部队训练有素,体质好,士气高。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US 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罗布·李(Rob
Lee)说,空降部队伤亡率相对较高并不奇怪。“空降部队一般总是执行前线最困难地区的作战行动——在霍斯托梅尔(Hostomel)、首都基辅附近的战斗和乌克兰南部的冲突。”

在战争开始的第一天,俄军空降部队就攻占了在霍斯托梅尔村附近的安东诺夫机场(Antonov airport
)——这支部队希望来自白俄罗斯的俄军能够与他们建立空中桥梁并提供补给支援。但是这一计划并没有实现。经过一个月的激烈战斗,乌克兰军队3月31日重新夺回机场。

克兰尼-埃文斯指出,俄军的多兵种联合作战行动迟缓,前沿的空降部队没有得到跟进大部队支援和空中掩护。

有关俄罗斯精锐部队的阵亡人数:我们确认的阵亡名单包括俄军情报总局(GRU
)的特种部队15人(其中有5名军官)和国民警卫队特种部队的10名官兵。

阵亡者中至少有3名戴着“红色贝雷帽”,他们是来自鞑靼斯坦的加利亚莫夫(Ruslan Galyamov)和基里洛夫(Oleg
Kirillov )以及来自彼尔姆地区(Perm)的阿克蒂亚舍夫(Vyacheslav
Aktyashev)。这些阵亡者都是俄军特种部队的精英。俄罗斯军人要想有资格佩戴红色贝雷帽,必须经过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困难、最严格的选拔测试。

我们确认的俄军阵亡名单还包括一名士兵,他所从事的专业令人大感意外。3月 28日,来自布良斯克(Bryansk
)的记者报道了军乐队高级军士卡尔佩耶夫(Alexander
Karpeev)阵亡。报道特别提到卡尔佩耶夫在乐队中演奏小号。但是,报道并没有说明他在乌克兰执行什么任务。

返乡路漫漫

众所周知,在大多数情况下,官兵遗体会在阵亡后两到三周运回家乡。
例如,根据公布的数据,俄罗斯国民警卫队特种部队少尉加利亚莫夫(Ruslan
Galyamov)3月11日阵亡,随后于3月26日安葬。

在某些情况下,将阵亡者遗体运回家乡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根据官方数据,20岁的米哈伊尔·巴卡诺夫(Mikhail
Bakanov)在战争爆发的第二天——2月25日阵亡。军方在3月底才将他的遗体运回家乡。

英国皇家国防与安全研究所(the British Royal Institute for Defence and Security
Studies)分析指出,在现代重大军事冲突中遣返阵亡者遗体需要时间,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克兰尼-埃文斯说,“在乌克兰战争这样的背景下,关注生者总是优先于死者。保护和供给生者始终是工作重点。遣返阵亡者遗体的工作就显得不那么重要。由于战线不断变化,使这项工作更加困难。在冲突的现阶段,双方推进的侧翼很难保护,容易受到敌方攻击。“

乌克兰官员和目击者多次表示,俄军在撤退时丢弃阵亡士兵的遗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Volodymyr Zelensky
)表示,基辅希望将阵亡者的遗体转交给俄方,但俄方”起初表示拒绝,但后来提供了裹尸袋“。

3月下半月,尼古拉耶夫地区( Nikolaev)行政长官维塔利·金(Vitaly
Kim)敦促当地居民报告在乌克兰夺回区域内俄军阵亡者遗体的位置。

“他们并不总是带走他们[士兵的遗体],在春季和夏季到来时,这将是我们面临的问题。请告诉我们这些遗体在哪里,……如果可能的话,装进袋子。因此,我要求大家必须把遗体收集起来,储存在冰箱里,然后把他们运回家乡,以便这些遗体接受DNA鉴定,因为这些士兵也有母亲。”

至少3名俄罗斯军人是在DNA鉴定后才查明身份。21岁的瓦维林(Alexander Vavilin)来自下诺夫哥罗德(Nizhny
Novgorod),于2月27日阵亡,但是他的家人直到4月1日才得到他的死讯。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局一直在进行核查。家人一直在等待他的DNA鉴定结果。27岁的叶姆佐夫(Alexander
Yemtsov)来自外贝加尔(Transbaikalia),也是通过DNA检测才被确认身份。他是在一辆被烧毁的俄军装甲运兵车内阵亡的。

军队提供就业

俄罗斯报道阵亡人数最多的地区是达吉斯坦(Dagestan),已知有93名阵亡士兵安葬在那里。当地学校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甚至连街道也以他们的名字重新命名。

据报道,另外一些阵亡人数较高的地区包括:布里亚特(Buryatia)52 人、伏尔加格勒(Volgograd )48
人、奥伦堡(Orenburg )41 人和北奥塞梯(North Ossetia )39 人。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像一些专家和记者所表示的那样,政府特别从某些地区征兵参加对乌克兰的战争。

专门从事俄罗斯地区社会经济发展问题研究的祖巴列维奇教授(Natalya
Zubarevich)接受BBC采访时表示,“俄军合同兵大多来自广大的边缘地区,范围不限于南方,也不限于北高加索,而是整个边缘地区——包括中小城市、城镇和乡村。”

她指出,来自俄罗斯萧条或半萧条地区的年轻人经常参军入伍。布里亚特(Buryatia)被认为是这样的地区之一。

加尔马耶夫(Mikhail Garmaev)来自乌兰乌德(Ulan-Ude)。他就是来自这样的萧条地区。
他初中毕业后,进入建筑技工学校,但没有完成学业,就去当兵了。 退役后,米哈伊尔回到乌兰乌德,在一家警报器装修公司找到一份工作。
但几年后他又回到军队,并签订合同。3月6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附近,米哈伊尔遭到伏击并被击中两枪。3月21日,他被安葬在乌兰乌德。

在乌克兰战争中阵亡的许多俄军士兵,都有类似的经历——进学校读书、参军、退役后希望找一份工作,但后来又回到军队当兵。

“在那些很难赚钱的地区,军队是一个重要的雇主。应征入伍可以为你提供稳定的薪水和保障,”祖巴列维奇教授解释。

但是,俄罗斯各地区对公布阵亡者信息仍持不同的态度。

在8个地区,当地官员没有俄军阵亡的报道。但这其中3个地区——托木斯克地区(Tomsk)、阿迪格共和国(Republic of
Adygea)和楚科奇地区(Chukotka )——都有关于为在乌克兰阵亡的俄军士兵举行葬礼的报道,BBC能够证实这些报道。

直到3月底,克麦罗沃地区(Kemerovo)当局才正式宣布俄军在乌克兰的阵亡人数。在首次对俄军阵亡人数开展调查过程中,BBC查到阵亡的库兹巴斯(Kuzbass
)7名居民的姓名。消息发布几个小时后,此前一直保持沉默的克麦罗沃地区当局(Kemerovo)公布了有关13名阵亡军人的详细信息,但未提供姓名。此后,有关数据一直没有更新。目前,BBC已经能够确定至少18名来自克麦罗沃地区的俄军人员在乌克兰阵亡。

政治学家维诺格拉多夫(Mikhail
Vinogradov)指出:“在克麦罗沃地区,州长的言论大多是大力宣传胜利,而很少关注战争成本的话题。”

“我认为,在达吉斯坦,当局投入情感因素多一些,包括承认共和国人民在军事行动中所发挥的作用。其中部分原因是暗中与公开站在前台的车臣人开展竞争。在其他地区,公布阵亡数据可能会被认为伤害感情,”这位政治学者补充道。

维诺格拉多夫认为,莫斯科有意将报告战争阵亡的责任委托给地区负责人,这场战争在俄罗斯仍被称为一次“特别军事行动”。

“我认为,人们不希望俄军阵亡总数对公众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创伤——因此他们很少提供数字,甚至故意提供模糊数字,”这位专家说。“另一方面,伤亡数字比较大,你又不想完全隐瞒。而且,到目前为止,没有多少人有兴趣去找到一个一致的数据。也许州长们就如何报道也没有接到明确指示
,如何处理有一定的自由度。”

在俄罗斯一些地区,曾有媒体报道俄军阵亡情况,但后来又删除了报道。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西伯利亚地区的记者告诉BBC,“收集阵亡军人的信息并没有被禁止,但据我所知,该地区的所有媒体都被告知,暂时不要播出或发表阵亡数字。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发表。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阵亡数字永远不会公布。”

前苏联地区

在乌克兰阵亡的俄军士兵棺材不仅运往俄罗斯各地区,而且还运往一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3月25日,多尔博耶夫(Egemberdi
Dorboev)的葬礼在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地区举行。诺里尔斯克市(Norilsk)市长表示,多尔博耶夫的遗体最近运抵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Krasnoyarsk
Territory),已经回到母亲身边。这名年轻人拥有俄罗斯国籍,并于2021年秋季应征入伍。他阵亡时只有19岁。

26岁的扎里夫林(Rustam Zarifulin)应征入伍,并与俄军签了合同,在乌克兰阵亡后,被安葬在吉尔吉斯斯坦。

两名在乌克兰阵亡的俄军士兵赛多夫(Saidakbar Saidov )和穆尔塔佐耶夫(Ramazon
Murtazoev)的遗体被安葬在塔吉克斯坦。俄军中士巴卡耶夫(Andrei Bakaev)被安葬在脱离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首都。

人权活动家甘努什金娜(Svetlana
Gannushkina)说,“早些时候,在一些脱离苏联后独立国家,民众渴望加入俄军。因为这是通过简化程序就能获得俄国公民身份的一种方式。现在已经没有区别了。”

不过她指出,对于一些移民来说,俄军可能仍然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雇主:“例如,俄罗斯与塔吉克斯坦就双重国籍达成协议。而在塔吉克斯坦军队中服役的人,也被正式承认在俄军服役。这意味着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立即转成合同兵。我们没有联系这样的人。但据我想象,对于那些命运一般,上学读书后也没有获得成功的年轻人来说,参军可能很有吸引力。此外,当局也加大了宣传。”

阵亡数字如何计算?

在俄罗斯,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阵亡者姓名和葬礼照片被公布。通常,这些名字是由俄罗斯的地区负责人或地方行政部门、当地媒体和士兵生前就读的学校公布。

BBC的分析仅基于包含阵亡者具体信息的报道,其中包括姓名和军衔,如果可能,还包括安葬地点。

对于媒体引述消息来源说有数十人、甚至数百人阵亡,如果报道不包含阵亡者姓名的具体信息,我们不会考虑在内。非俄罗斯军事人员(即自称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DPR)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LPR)部队中服役人员,以及“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Wagner
PMC)雇佣军的阵亡数字也不会考虑在内。

即时新闻:五分之一是军官 俄军阵亡数据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