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疫情下的独居老人:子女进社区群时被踢

上海的疫情形势下,一些独居老人子女不在身边、不会操作智能手机、行动不便等现实问题不可忽视,为了解这一群体的生活情况,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志愿者以及独家老人的子女。据了解,很多独居老人在国外的子女都是先联系志愿者,再通过他们帮助找到老人所在的小区群,帮老人买菜。也有志愿者连夜建立共享文档统计社区老人信息,第二天将剩余蔬菜包免费送给老人。

上海疫情下的独居老人:子女进社区群时被踢

大学生志愿者连夜建共享文档收集社区孤寡老人信息

4月13日,在上海某小区做防疫志愿者的小徐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从4月1日开始,除去上网课的时间,她都在帮助小区居民送物资。

做志愿服务期间,小徐关注到小区孤寡老人的问题。“他们不太会用智能手机,社区团购、出示健康云二维码等操作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件容易事儿。”4月8日,为收集小区需要帮助的老人的相关信息,小徐连夜建立了共享文档。“8日晚上,我把共享文档发到群里,让大家把了解的身边老人的情况填写在共享文档中,一晚上大概统计了十多条信息。”第二天,小徐就按照名单和配送组的其他几位志愿者一起为老人上门送菜。

小徐告诉北青报记者,社区很多人都团购买菜,但最终由于各种原因,部分蔬菜包放在小区门口无人认领被剩下了。“本来有13份蔬菜包剩下了,后来我和几位小伙伴把它们对半分,花了15分钟就打包出了26份蔬菜包。”

当志愿者们拎着蔬菜包来到老人家门口,小徐记得,绝大多数老人看到他们来免费送菜都很激动,并对他们表示感谢,也有一些老人则非常耿直。“他们说自己没有花钱买就不能收。”小徐说,之前在做核酸检测时,她观察到很多老人在调二维码时手忙脚乱,细心的她在一次核酸检测时保存了20多位老人的健康云二维码截图,这样老人们再下楼做核酸时就更省心了。“有一次我用了十多分钟帮助一位老阿姨绑定信息,后来她夸我也夸了将近10分钟,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几天前,小徐为自己家团购菜时特意让供货商多发了几份,后来,她和其他志愿者一起把这些菜送给了几位独居老人。“也是希望能尽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吧,希望大家能够相互理解,守望相助、共同攻坚,上海的疫情能够早日结束。”

上海疫情下的独居老人:子女进社区群时被踢
子女进父母所在社区群帮老人买菜 验证身份时曾被踢出群

在上海,像小徐一样做社区志愿者的人有很多,阿城(化名)从上周六起也加入了志愿者队伍。一开始,他也是进互助群求助的人,细心的他观察到街道群内的互助信息比较杂乱,便主动提出要帮这些信息分流,让大家找到自己社区的团购群,帮大家组织团购。

做志愿者期间,他也关注到了独居老人的问题。很多人在国外的子女找到阿城等志愿者,通过他们再帮助找到老人所在的小区群,帮老人买到菜。

4月13日,阿城告诉北青报记者,此前曾有一个进群求助者小飞(化名)说小区有一位90多岁的老人独自在家,菜快吃完了。可是社区负责人核对过后表示小区没有这样的老人,小飞差点被踢出群。“后来,小飞在群里表明,他是看到同事发的求助信息才帮同事问的。幸亏他最后又发现同事原来也在群里,这才打消了误会。”阿城解释,其实社区负责人了解小区本身有一位90多岁的老人,而小飞进来后,社区以为凭空又多出一位这样的老人,这才起了疑。

阿城回忆,还有一次,他收到了一位女士小兰(化名)的消息,“小兰在国外,老母亲一个人留在上海,家里的菜快吃完了,也不知道该怎么买菜。”就这样,小兰好不容易找到了母亲所在社区的微信群,但“入群”可是费尽波折。阿城介绍,前期,由于上海很多社区群和团购群的二维码都在网络上过度曝光,导致不少机器人乱入,群内广告等垃圾信息很多,因此,现在很多社区群入群审核十分严格。“社区让小兰报户号,还要拍摄窗外的风景,由于她在国外,无法完成验证,所以被踢出了群,一番折腾,后来她通过照片验证,确认与老人为亲属关系后才进了群。”阿城表示,在帮助小兰这样的群体时,他会留下对方的电话号码,如果下次有同一个社区的人前来求助,他会把号码报给对方,让大家互相帮助。

在海外子女托邻居把蔬菜包放到自家老人门口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阿城的小区里也有很多独居老人,每次团购菜时,居委会都会在团购群帮他们多带一份,到货时再让志愿者帮忙送到老人家门口,“也有很多不在老人身边的子女付款后,托老人的邻居帮忙把菜送到老人家门口。”

“不习惯总在家里,屋子里闷。”阿城记得,很多老人曾这样抱怨过。考虑到小区有很多老人行动不便且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精神焦虑,阿城所在社区的居委会现在已经统计出了相关老人的名单,为其上门单独采核酸。

父亲的菜有着落了 我终于可以放心一点了

“我跟我爸都在上海,但是不住在一起,他是浦西封控前买的菜,现在家里的菜已经该坏的坏,该吃的吃完了。”4月13日,刘佳(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刘佳说,父亲今年60多岁,直到刚刚给父亲打电话询问,父亲才告诉自己家里要没菜了。“我父亲性格比较内向,也不爱主动麻烦人,就连子女也一样。”刘佳记得,封控前几天,父亲说他买了足够多的菜了,只是没想到会一封封到现在。“父亲以前都是自己出去买,被封之前就已经不好买了,他转悠了很多地方才买到的。”

刘佳说,像父亲这样不会团购的老年人就很难,“他们虽然用的是智能手机,但其实最多会看微信,打电话,没有其他用途。”目前,刘佳能想到的方法就是想办法加团购群,给父亲买点菜。“我进了一个互助群后,刚把情况编辑好发到群里,就有热心人说‘加我吧,拉你进群’”,刘佳说,她现在进了父亲所在小区的团购群,就在刚刚,居委会通知说又有新一批的物资发放了。“父亲的菜有着落了,我终于可以放心一点了。”

据《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调查制度》,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市户籍人口1478.09万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533.49万人,占总人口的36.1%。
另根据《2019年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信息》,上海60岁及以上老年口约为581.5万人,占总人口的35.2%。这其中,独居老年人数达到了31.74万,孤老人数为2.49万人。

即时新闻:上海疫情下的独居老人:子女进社区群时被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