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社区团购:有人因爱发电,有人日进2万

这波疫情特殊时期,社区团购成为现在 2500
万上海常住居民最主要的购物渠道。团购团长,也成为现在上海居民日常生活中备受追捧的角色,因为他们几乎直接关系着每个人的基本生活保障问题。

现在的团长不是之前刷屏朋友圈的那群人,他们大多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自愿义务劳动。团长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第一次做团长,也有的将工作经验完美结合,轻松上手。但在互帮互助的氛围里,也有利用特殊时期想发一笔横财的人。

Tech
星球采访了多位团长和参团的上海居民,听他们讲述团购和团长的故事。藏匿在各个居民群里的社区团购,俨然建立了一个新的世界。

” 第一次当团长,凌晨 4 点挨个打电话发货 “

90 后,程序员

我住的小区是个 ” 老破小 “,设施老旧,老龄化程度非常高。我之前就加了 ” 吉祥馄饨 ”
的粉丝群,看到了老板发团购的信息。因为自己需要馄饨,但是凑不够起送价,在号召大家一起购买的时候,我就被推举成团长了。

我是一个程序员,这是第一次做团长,因为经常做物流 ERP
系统所以还算有点流程上的概念。前面都挺顺利的,因为馄饨价格和平时差不多,而且现在大家都很需要速食食品,很快就团完了。

当时一共团了 500 盒馄饨,一共一百多人买。最困难的环节是分发馄饨给大家,这也是最痛苦的环节,我一直从凌晨 4 点发到早上 7
点半,主要是精神上的煎熬。

因为老板是自己私人叫的配送司机,只能在凌晨配送。我头天晚上一直在等司机的配送电话,做好了一晚上不睡的准备。

白天到货会方便很多,但凌晨大家都在睡觉,我需要一个个打电话叫大家来取货。大概凌晨 3、4
点到货后,来人我就给他配,有空余时间就分剩下的,基本上是我跟我老公两人,后来陆续有三个人来帮忙。

因为我团购的东西比较轻便,分发起来还是很方便的,大部分人都能来拿,走的时候还能顺带一份帮我送到不能来的封控楼楼下。但是如果碰到电话不通、找不到人的情况就只能轮流打电话。因为馄饨是速冻的,不能放外面太久,我也不可能先带回家,冰箱放不下。

大部分都分完之后,最后还有一个人一直没有联系上,有个阿姨在群里说,没看到信息直接来我家取货,我也没具体核实,直接给她了。后来沟通下才知道,阿姨之前没有在我这里下单,应该是记错了。

在联系不到最后一个人的情况下,我就退单转卖给这位阿姨了,阿姨在我门口还一直问我如何团购、怎么看自己团购成功之类的问题,
我看了下一串交易都是二维码转账想要找到具体的群真的很难,只能说参与团购还是多用一些小程序,起码比较好溯源。

没想到的是,下午被退单的人也找到我了,是位老大爷。他说自己很想购买,为此我还很内疚,还好两天后又有了团,我立马通知到他,现在已经订上了。

当完一次团长之后,我就觉得能帮到大家很开心。尤其是现在这个特殊时期,老年人是最不容易的,他们获取消息的方式比较少,而且很多也不会抢购,所以在团购的过程中,他们提出的问题最多,但我还是会对他们很有耐心,当然累还是很累的。

” 遇到骗子团长,特殊时期难维权 “

95 后,自由职业

我住在浦西,4
月初,我们小区还没有解封。之前囤的食物都吃得差不多了,当时加了很多团购群,团长们都是通过团购小程序或者直接扫他们的付款码进行交易的。

这种直接付钱的形式很没有保障,但现在特殊情况,没什么比物资更重要。但我没想到这种时候还能遇到了骗子。

当时在一个小区的团购群里,有一个人说自己有蔬菜资源,118
元一份蔬菜包。他问大家需不需要,需要的直接加他转账。我和我朋友都去加他了,私信给了地址、电话。

他没有另外建群,也不是团购群的群主。付完钱后,他说过两天就到货,会通知大家。过了好几天,有人开始在群里问到货情况,他说现在物流紧张,需要等司机的时间。

这种理由,大家都表示理解,所以也没有人提出质疑。但又过了几天,群里还没有消息。有人在群里问他,结果发现他已经退群了。这时候,群里付了钱的人才意识到不对劲。我赶紧搜他个人微信,才发现他已经把我删了。

他好像根本不是我们小区的住户,都不认识他。大家都加了非常多的群,也跟了很多团。其实很多人都会混乱,也没有去核实他的个人信息,更没有留下证据。

我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上当,也不知道 ” 骗子团长 ”
是不是只在我们小区诈骗。大家也难以维权,这种时候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找人,最后只好算了。

我现在参加团购,都尽量选择有团购小程序的,这样至少有平台保障。万一又发生卷钱跑的情况,至少也有渠道去投诉。

“发货遇上大雨,付完款才被通知缺货 “

95 后,记者

从知道无法解封以来,我就每天活跃在小区各种团购群里,现在已经加入了十几个团购群。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体验了一次当团长是什么感受。

当时有个团长说,供应商说明天可以到货包子,但她没时间开团,有愿意做团长的可以继续在群里开团。很多人表示想要包子,但没人愿意当团长,因为确实很累。我家也没有速食了,再加上我想体验下当团长到底是什么感受,在犹豫了一小时后,我接下了团长的任务。

团购的过程很顺利,因为已经卖过一次,大家都熟悉,而且五种口味都限量。过了一晚上,500
份就全部团完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用快团团,第一次做群主,一开始很紧张,但看到大家都很配合,就没那么焦虑了。

在打款后过了 5 个小时,供应商突然打电话来说公司工厂已经供应不过来,每周口味都需要减少 20 份,减少 100
盒。在提出后续补货方案无果后,我只能去群里让买了多份的人主动退款。

作为团长,我把自己买的 10 份都退了。一是因为知道真的凑不满 100 份,二是想做个表率,让大家都主动配合。

我一开始以为大家都会不配合,但没想到消息一发,大家也都主动退。只有一种口味,一直没人退,我最后每人直接少一份处理,这对大家来说都公平。但对我来说,退货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发完货我需要一个个的去退款。

取货的时候,上海下大雨,小区可以避雨的地方很少,再加上小区有阳性患者还未转移,一些公共场所比较危险。最后,我找了个报亭给大家发货。

我开团的时候已经规定,必须按 5 份的倍数进行购买,控制了购买总人数,最终有 69
人参团,这能大量降低我的工作量。但因为有退货的紧急情况,发的时候还是造成了一定混乱。

发完货后,我开始统计退款名单,一个个的退货。工作很繁琐,非常耗时。我之前有看到群里因为退款不及时,团长一直被催的事情,所以我在白天优先把退款的事解决了,我不想一直有电话来催。

在参加团购和当团长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大家都知道做团长很辛苦,每次团购完都会刷 ” 感谢团长,团长辛苦了
“,但团长在群里找人帮忙分货时,愿意帮忙的只有那么几个,即使知道团长也只是个女生。这让我意识到,沉默的永远是大多数。

“团长冒充保供企业,为了买菜我依然没退群”

90 后,市场管理

4 月 4 日,我们小区还没有解封,大家都在找可以团购的渠道。

我们居委会门口在每栋楼下都贴了一张二维码,写着 ” 永昌买菜群
“。居委说大家如果买不到菜可以去这家买。大家通过楼长介绍,都到下面去扫码进群了。我去查了下,永昌也确实是现在上海保供的企业。

这个群的群名就叫永昌买菜群,群主没说他是不是永昌的工作人员。他就说自己是群主,然后就开始卖菜了。因为我平时不买菜,也不是很清楚他团购的菜价算不算贵。但是我买过两次,品质确实是一般。在服务的过程中,我认为他也是比较周到的,也没有说很混乱。

过了几天,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可能是有人去永昌官方投诉菜的品质不好,然后群主就在群里说,”
我不是永昌买菜的,是另外一个品牌的人,是你们居委联系我说买不上菜让我来。我这个行为和居委没有关系,也和永昌没有关系。”

说完以后群里就炸锅了,让他拿核酸证明和通行证。大概说了半小时,他就拿了。

另外一个争论的焦点就是,我们 228
元买的套餐里应该是肋排,但他给的是别的品种。被大家指出来之后,他态度也挺好的,拉了一个群,给我们退钱了。在那之后,群里面就鸦雀无声了,他把群名改掉又开始正常卖菜了。

大家还是在找他买菜,现在还卖水果。买菜其实还是大家的刚需,事情已经过去四五天了,大家再也不说这件事了。当天,我想打电话到居委质疑此事,但居委会的电话打不通。后来打给居委民警,他说他不知道这些事,让居委出一个函,最后也不了了之。

整个事情我也能体谅,他说居委当初很急,找不到任何一家买菜的机构,所以联系了他。但他不是官方保供的企业,我们不知道他有没有消毒。他都是一车一车运过来,直接发货的。

这次,我也是看到了人生百态。因为我要帮隔壁老人买其他东西,这些东西在不同的群里,买完我就退群,因为我看不下去,但是说实话,出事的蔬菜群我会一直保留的,因为我只有这样一个群。不管怎么骂,现在这个群能买到菜是最重要的。

根据粗略计算,群里每次开团的蔬菜包价格在 118-228 元不等,每次团购有 100-150
人参加,每天会开不止一次成团。一天的销售额至少能达到 2 万。目前群里已经开团至少 7 天,累计销售额约 14 万元。

即时新闻:上海社区团购:有人因爱发电,有人日进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