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从方舱出院后:我被小区拒之门外,差点流落街头

据人民日报消息,4 月 10 日上午,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首批患者出院。出院人员来自该方舱医院 N1-N5 舱,共计
700 多人。

新国博方舱的出院标准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为指导意见,患者经过连续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且采样时间至少间隔
24 小时;连续 3 天无发热且呼吸道症状明显改善,符合以上条件的患者方可出院。

但与此同时,也有许多患者甚至医务人员在网络上发文表示,自己面临着离舱后有家难回的境遇,不是无法按规定进入闭环管理流程;就是出闭环后仍被阻拦,即便出具核酸阴性证明,仍被小区拒之门外。

出院后,我差点流落街头

4 月 13
日,多名上海居民告诉丁香园,自己按规定从方舱医院隔离结束,拿着医院出具的「出院小结」证明单到小区门口时,却被告知因家中有阳性患者,暂时不能回家。

隔离 12
天后,秦宇(化名)终于收到了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以下简称「新国博方舱」)出具的「出院小结」,上面明确写着:「患者连续两次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阴性,根据《新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及上海市相关规定予以解除隔离管理。

从方舱出院后:我被小区拒之门外,差点流落街头

图片来源:秦宇提供

这意味着漫长的隔离结束后,秦宇能离开方舱正常返回家中。

但他并未如愿。4 月 12 日上午,秦宇乘坐统一大巴返回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周家渡街道东明路 383
号的小区时受到了阻拦,他被社区工作人员告知,因其家中还有阳性老人,有再感染的风险,暂时不能返回。

秦宇向丁香园解释称,家中阳性的老人是自己的奶奶。4 月 2
日,秦宇及家人在家进行抗原自测,检测结果除奶奶是阳性外,他和父母均为阴性。但自觉有感染症状的秦宇还是将情况反映给了社区,社区当天便安排家人进行了核酸检测,核酸结果显示他和奶奶两人为阳性,父母还是阴性。

4 月 5
日,秦宇收到街道办通知称,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将安排他们转运方舱,由于奶奶年龄大且患有糖尿病不方便转运,经社区同意,最终只有他一人被转运至新国博方舱进行隔离,父母留在家中照顾奶奶。

让秦宇不解的是,奶奶和他同在 4 月 2
日检测出阳性,他被隔离进方舱12天,目前症状好转,做过两次核酸且结果均为阴性,为何 12
天来奶奶一直未曾做过核酸?

小区居委会人员告诉秦宇,社区已多次上报请求对其家人进行核酸检测,但一直得不到任何回复。

他想回家,他向社区人员承诺如果自己再被感染,愿意自行承担费用及任何后果,但仍被拒绝。在小区门口,秦宇多次拨打 110、12345
市民热线、周家渡街道办、浦东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等电话进行求助,但都无果。最后,警察将他安置在了家附近的酒店,酒店要求一次性交清
14 天隔离费用,秦宇一共交了 3340 元才入住,「协调下来,也只有这家酒店愿意接收,总比流落街头要好。」

从方舱出院后:我被小区拒之门外,差点流落街头

图片来源:秦宇提供

和秦宇有同样遭遇的还有住在同一小区的杨国华(化名)。今年 50
多岁的杨国华也在昨天收到新国博方舱的「出院小结」,他和秦宇一起回到小区,又同时被堵在了大门口。

杨国华告诉丁香园,他打电话到街道、公安、12345、区疾控办等都没人能处理,直到晚上24点,他被安排在了小区活动室住下,活动室有睡袋和行军床,「反正能生活就无所谓了」,他不愿到酒店隔离,就想在家门口等到一个结果。

和秦宇不同的是,杨国华全家人都被检测出核酸阳性,由于七十多岁的母亲年龄较大,因此也被允许独自居家隔离。

杨国华告诉丁香园,其他家人目前还在方舱医院隔离并未收到解除通知,他已经告诉家人就算能出院也先别回来,「十几天了都没人检测,没人来解决问题,它(防控办)只要检测是阳性,我不回去也可以,去住酒店也没意见,就是没人检测。」

矛与盾:入舱、出舱

近日,网上流传一则上海瑞鑫居委会的温馨提示,其文件内容显示:

已经确诊的病例,即便抗原自测阴性,医生不会再上门复测核酸,不会解除隔离,须去方舱后治愈开具解除隔离的单子;按规定需转运的居民,若拒绝转运。对于个人,若不去方舱的,将永远红码,永不摘帽。

丁香园随后拨通了瑞鑫居委会的电话,向居委会工作人员确认了文件内容的真实性。工作人员表示:「你自己测出来的阴性没有用,一定要疾控走个流程,经过两次
48
小时的核酸,如果都是阴性的话,才能给你转阴。反正去(方舱)肯定是要去的,否则的话肯定不行的。

从方舱出院后:我被小区拒之门外,差点流落街头

图片来源:网络

一方面是基于社区安全所发出的入舱倡议,而另一方面,居委会所要解决的是大批出舱患者的安置问题。

从 4 月 10 日开始,上海方舱患者陆续出院。

秦宇所在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丁香园:「现在根据每个地方的不同政策不同,比如说现在家里有阳性转出去了,现在一定要回来,但家里还有一个老人是阳性而没有转走的,这种情况是不能回去的。现在我们天天在上传,但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现在小区还有好多阳性的要转运,我们也和疾控联系,但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回复,包括居民反映的健康码变成红码、核酸报告进行复核——我们这些信息都不知道,疾控中心一点消息都不给我们,我们天天往上面报,说这几个人要赶紧做核酸,但是一直都没有回复。

我们能上传的级别只有街道,(这些事情)都已经催过,我们自己连投诉电话都打过了,天天在上传、天天在催,但催了也没用,我们也不知道上面在干些什么事情、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问题,120
也一直叫不到,这个事情,我们也很无奈。

你看,为了几个阳性的人,要损失我们多少人?」

丁香园多次致电浦东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海市卫生健康委等,但电话一直提示正在通话中,或被直接挂断。

回家

4 月 10 日,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一级巡视员吴乾渝表示:「这次疫情以来,截至昨天,已有出院患者和解除医学观察人员 11000
多人。我在这里再强调一下,对于出院和解除医学观察人员,属地必须做好对接,允许他们回家,不得阻拦,同时配合做好他们的居家健康监测。

据央视新闻报道,截至 4 月 13 日 24 时,六个方舱中有阳性感染者 56526 人,累计收治阳性感染者 79983
人,近两天已经有超过 2 万市民安心返家。

4 月 13 日,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预计将有 6700 名患者出院,包括 4600
余名来自浦东新区的患者,这也是上海目前最大一批出院患者。

即时新闻:从方舱出院后:我被小区拒之门外,差点流落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