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市政协委员注册成骑手 送完第一单眼泪就打转…

“307(订单)好了吗?”4月12日下午,在闵行区一家药店门口,骑手邵楠探进半个身子喊了一声。

店内一名工作人员正在电脑前查单配药,键盘声噼里啪啦,忙得没空抬头:“先等着吧,前面的单子还没配好。”听到这话,邵楠只好继续等待,这一单要送到距此1.9公里外的某小区门口,手机上的接单软件显示,这趟他能挣4.5元。

邵楠的另一个身份是上海市政协委员,深耕投资行业多年的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接单跑腿。从3月31日开始,他注册成为某平台的众包骑手,由于药品订单加价低,愿意送药的骑手不多,但邵楠只接药品单,因为“很多药品是急用的刚需”。

下午4点多,药店门口积压未送出的袋子已经摆了十几个,邵楠还在接单,“能送一单就送一单”。半个月忙碌下来,他已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骑手。一路上,他也见证了许多让人唏嘘感动的场景。

上海市政协委员注册成骑手 送完第一单眼泪就打转…
邵楠 资料图

讲述人:

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拙朴投资管理中心创始合伙人
邵楠

以下是他的讲述:

送完第一单,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问我为什么要出门送药,理由很简单,因为买药很难

疫情导致很多店关门,买菜或许还能克服,家里总还有些吃的,但吃药这事没有替代方案,特别是一些慢性病或基础疾病的药不能缺,而且当时很多医护人员在一线,说实话去医院配药也很难,更多药还得靠自己去买,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需求。

注册成为骑手后,我发现买药的客户出价更低,平均一单只能挣五六块钱,超过十块钱的单子几乎没有。从市场角度来说,这些低价的药品单是不大有人接的,你看从我们进店到现在,15分钟过去了,这些单子还在这,如果是三四十元的单,早就被取走了。

这也可以理解,运力本来就少,对骑手来说,他们更愿意去帮忙跑腿买些别的,因为顾客愿意付的钱更多。特殊时期,我也非常理解这些骑手小哥。同样的时间,如果送两趟药,只能挣十几块钱,如果跑腿送别的,可能一趟就能挣一天的钱。但我是兼职,不会去和别的骑手抢性价比更高的单子,我只送药

为了提高效率,我在同一家药店前会多接几单,看到附近的单子都抢,一开始我也没经验,连抢两单后发现有点麻烦,有时候一单在东,另一单在西,虽然距离药店都不是特别远,但路线就很绕,搞得比较狼狈,后来慢慢学会了,会选择能顺路送最多订单的路线。

3月31日吃过晚饭,我出门送了第一单。因为不熟悉情况,那天取药手忙脚乱的,刚骑到路口突然接到顾客的电话,问我拿到药了吗?我说拿到了,对方还是很着急:“麻烦你快点,我家里人等着吃这个药。”听声音可能是救命的药,我一刻也不敢耽误就往那赶。

我记得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小区,到小区门口后拐了好几道弯也找不到地址上的门牌号,总之费了好大的周折。因为顾客出不来,让我放在门口。他当时正在照顾病人,拿到药后,在电话里不停地说感谢的话。那天晚上特别冷,风又大,我一下特别动感情,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那一单,顾客给我打赏了6.6元,我很开心,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单,也是至今为止唯一有打赏的单子。我想那位顾客应该也很开心,因为我比订单要求的时间更早抵达了。对我来说,那种被需要的感觉特别好,这让我觉得做的事值得。

配送艰辛,对骑手多些理解

我喜欢骑车,特别是长途骑行,曾经骑车走过川藏线。你看我现在送药用的还是自行车头盔。

目前的配送范围基本上是虹桥镇附近5公里内,因为我的电动车很小,一次最远只能跑20公里,还得考虑回程。第一天送药那晚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没做好准备,当天晚上送第二单骑到徐汇区的时候,车就没电了,正好停在小区门口把那单送完。那时候网约车都停了,不能继续接单,我只好找了辆自行车骑回家,骑了6公里多,到家已经过了晚上12点,是4月1号凌晨了。根据规定,4月1日凌晨3点起,浦西地区就要实施封控,所以后来我开玩笑说,那天差一点就流浪街头了

跑了十几天,我发现大家采购的药品物资也在发生变化。最开始,我送的药全是小包装的,主要是常用药那一类,可见大家都没有做很长时间的准备,可能就买了当日的量或两三天的量。后期我再送药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小电动车不够用了,因为大包装订单特别多,有时候车上根本放不下。

最近这几天,消毒药水、酒精等防疫物资的需要量变得特别大,感觉到大家的自我防范意识在增强,也想多存一些物资。原来我的小车一次能装五六单,现在可能也就装一单,为了能装更多,我还背了个双肩包,里面有两个袋子,可以增加容量。

作为政协委员,我本身就很关注民生,这次做骑手对自己来说也是一次洗礼。等药时,我会有意和其他骑手聊会儿天,他们什么都和我讲,我感觉社会对这些小哥的关注度还是不够,对他们也缺少理解。

我知道大家最近对某些要价很高的快递小哥有意见,但是我觉得这是个别现象,毕竟还有更多骑手在默默为市民服务,城市少不了这些流动的风景。据我观察,骑手在配送过程中是很艰辛的,找不到路、被人骂等等,会受很多委屈,我自己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可能大家会觉得,有了地图软件,找地址不是件很简单的事吗?其实不是这样的,特别是疫情期间,很多路被封掉,软件上显示的点位也是被封掉的,而且现在小区只保留一个门,可能直线距离很近,但要绕一大圈。

有一天晚上,我为了送一个5块钱的单子,在仙霞路、茅台路、水城路之间足足绕了三圈,穿来穿去,前后跑了半个多小时,如果都是这样的工作效率,骑手是很难的。我想,如果能上线一个及时更新的疫情地图给这些骑手会好很多。

今后疫情过去,希望大家也别忘了这些骑手们,没有这些物流快递,没有这些做基础工作的人,很难想象我们的生活质量会是什么样的。

有风险,但更有感动

送药的路上总会越到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也会有不可预知的风险。

有天晚上,有一单要送到长宁,地址上写的是一个集团的名字,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最后在一个很小的菜场里看到挂了个牌子,我还疑惑,怎么这么大的集团会在这里,后来才发现是家加盟品牌的肉铺。

顾客打电话说,他就在铁门的后面,我一看,是一道卷帘门,门口拉起了黄带子。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送的是一大箱治咳嗽的川贝枇杷膏,大概有20厘米高,是目前为止我送的最大的一单。但卷帘门只拉起了5厘米,我还在想怎么给他送进去。

突然,门后肉铺老板的声音就传出来了:“你用脚把箱子踢过来就行,千万别靠近。”我就踢了过去,看见卷帘门慢慢升起,从里面伸出一双手,把箱子拖了进去,然后卷帘门迅速被拉下到5厘米高。

很难想象隔离了那么长时间的肉铺,里边会是什么味道,我觉得他挺能忍耐的,那一刻,我更加意识到,其实这个城市有更多的人比你更难,他们为这场疫情付出更多。

一路上当然也遇到过很多暖心故事。有天晚上8点多,路上已经空空荡荡了,安静得掉根针的声音都听得见。我在吴中路附近碰到一位骑自行车的女士,她穿着护士服,我看她骑得特别累,就提出带她一段。刚开始她比较警惕,我说我就是想帮个忙,一路和她说,走了一个路口她才同意。

一聊才知道,她是上海一家医院的护士长,当晚从黄浦区骑过来,准备一路骑回位于七宝的家。因为她第二天就要进方舱医院,当天晚上要赶回家取衣服。

这位护士长之前已经在医院坚守了半个月,从早晨6点工作到晚上12点,她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身上的衣服都馊了。我能感觉到她不愿意上我的车,可能也是怕自己身上有味道。

我问她,你骑这么远,要是中间骑不动了怎么办?她说那就停下休息会儿,你看我还带了干粮,累了就半路吃点,休息好再继续骑。看得出来,她是那种特别怕打扰麻烦别人的人,她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抗疫英雄。

她来上海18年了,她说很喜欢上海,这个城市很有秩序,也很有温度。虽然连续工作了半个月,但这不算什么。很难想象,这一路她要骑两个多小时自行车,将近20公里,她没觉得这是一件很难的事,好像就像下班去菜市场买个菜那么简单。

到家后,她要给我钱,我说我不要钱,她说那我送一套防护服给你吧,我说我自己有的,后来她想了半天,说那我送你瓶酸奶吧,因为物资紧张,对她来说,酸奶就是特别好的奢侈品。

我没有收,只提了一个要求:希望和她照张相。当她知道我在送药时,她说你是个好人,我说,你也是个好人。

即时新闻:上海市政协委员注册成骑手 送完第一单眼泪就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