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团、盒马、叮咚买菜难 上海断粮危机谁之过?

因新冠疫情陷入大规模封控的上海,吃饭问题成了许多人的头等大事。以科技发达、生活便利著称的中国金融之都遭遇饥饿困境,分析认为,政府官僚政策和不作为正在持续给上海物流添堵。

魔都科技难解末端送货难题

疫情封控下的上海,“魔都”的科技防疫手段身影无处不在。上海嘉定一小区内,机器狗四处“喊话”,宣传防疫。当地党支部官员介绍说,通过这一科技防疫手段,可以减少志愿者人力,加强效率,从而减轻一线的抗疫压力和负担。

无人机也加入了防疫喊话的行列。社交媒体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松江九亭家园某日夜晚飞过的一台无人机对居民喊话说:“在疫情期间请严格遵守市政府相关防疫规定。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不要开窗歌唱。”

网友透露,九亭家园的“开窗歌唱”,实际上是5日当晚有一些居民在阳台上大喊对物资缺乏的不满,没想到立刻招来了无人机警告。

多日封困下的上海居民面临的物资缺乏,直接体现在食品需求上。美团公司副总裁毛方上星期在上海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该公司调度的一批无人驾驶的自动配送车,已经在上海投入使用,帮助社区志愿者解决“最后一公里”。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所分析师瓦莱丽·陈(Valarie Tan)说,这类科技目前只在居民集中的地区能发挥有限作用。

她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可以说,上海的封锁让企业得以尝试使用无人驾驶飞机和自动驾驶汽车的新作业方法。不过话说回来,这些都还处于实验阶段,它们能在多大程度上与之前由人工手动进行和执行的操作相媲美,这是目前的一个大问题。”

送餐APP瘫痪 微信团购群成主流

在新浪微博的抗疫求助超话上,民众对食品和药品的急迫需求占据了大部分版面。

“哪能买到物资?断粮两天了,什么吃的都没了,京东囤货从12号送达更新到了14、16号了,估计是饿不到那时间点了。”一名微博用户4月10日发帖说。

另一位居住在闵行区的微博用户说:“宝宝出生50天,奶粉快断供了……(政府热线和街道)都是说,让我们自己找找各种平台和网站,说实话,现在出不去,超市也去不了,网上更是不能送到上海,就是要喝鲜牛奶,也得人出去才行吧……”。

目前大部分的上海居民仍处于严格的封控状态下。官方数字显示,截至星期二(4月12日),封控区涉及人口数1501万人;管控区涉及人口178万人;防范区涉及人口480万人。

对于封控区和管控区这1600多万无法出家门或出小区的居民来说,网上订餐和订菜是极其重要的途径。由于手机APP网购的需求激增,对于大多数上海居民来说,通过叮咚买菜、盒马、美团这些主流手机应用程序买菜的成功率几乎为零。这些订餐服务程序常常告知用户,出现了运力紧张,网络拥堵或者商品售罄等问题。微信群通过团购、直接与卖家接洽,成为许多社区的主流买菜方式。

汤姆·沃德(Tom
Ward)是上海一家从事咨询行业的美商公司负责人。他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没有美团了……因为你现在说的是预制食品(prepared
food),已经没有这种东西了……没有预制食品的快递服务。”

他说:“不是科技的失败,而是因为我们没有还在运作的厨房……这与科技无关,是政府的政策让所有的厨房都关了。”

上海外籍教师布鲁斯(化名)对美国之音说:“现在,人们通过团购的方式购买东西,整个公寓聚集在一起,批量购买物资。比方说,现在有一个买鸡蛋的购物单,一次一盒(30个鸡蛋),540元一次买12盒。基本物资也有类似的购物单,比如牛奶、肉类等。你真的没有太多选择,所以能买到什么就买吧。”

“常规送货的应用程序现在没用了。大家都被封了,所以没有商店可以购买饭菜。所以美团和饿了么都不是选择。这不是科技的问题,重点是每个人都被封闭,所以这些都不可用。”

根据金融时报中文网的报道,根据最新的防疫要求,居民不得自行组织团购群,而是需要由居委会牵头组织。而居委会无法亲自组织众多团购群,于是许多小区的各类团购群需要挂靠在居委会名下。

官僚体制效应下的劳动力短缺

许多分析认为,政府当局人为设置的官僚程序,阻碍了上海地区的物流。由于疫情管控,很多菜场被迫关停,许多上海附近的农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蔬菜腐烂。

上海政府设置的通行障碍也阻碍了送货劳动力的有效流动。上海市官员12日说,目前仍在加紧推动外卖等电商平台的骑手复工,但不少骑手因为封控原因还无法上岗,让市民感觉到末端配送不畅。

墨卡托中国研究所的分析师瓦莱丽·陈说,目前上海的末端配送急缺人手。她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短缺,因为工人自己被困在家里。他们被封禁。或者工人在上海的外围地区,例如,在靠近浙江、宁波的上海郊区。他们无法进城去帮助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因为这个庞大的官僚程序要求他们必须获得批准才能获得健康通行证,他们需要每天接受检测。所以基本上这是造成(劳动力)严重短缺的原因。”

她还提到,目前上海进行的官僚机制让工人、卡车和物流公司必须获得特批文件,才将食物杂货运送进上海。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上海市副市长陈通本星期也承认,在很多超市和菜市场无法正常营业的情况下,疫情防控措施让电商平台末端配送能力明显下降,让送货最后一公里的矛盾变得突出。

中国官方媒体说,为缓解App“买菜难”的问题,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盒马、美团等多家“保供企业”正从北京、武汉、广州、安徽等多地抽调集结数千名工作人员前来上海支援。

“但在现在这个非常新的环境中,政府为如何做事制定了新的规则,这确实阻碍了(科技平台)快速做出反应。”瓦莱丽·陈说:“与此同时,在实地工作中,它们受到了政府施加的大量官僚作风的打击。”

分析:决策者措手不及 为物流添堵

纽约WisdomTree资产管理公司量化投资专家任丽倩说,上海政府在这场封城危机中决策不定,阻碍了私营物流平台的有效活动。

“其实我觉得主要的问题就是,它这个delivery(配送)现有的这套系统,其实政府的作用是应该帮助这套系统去move
on(持续运行)”。

她说,突如其来的清零封控措施,让上海的决策者措手不及。她说:“因为上海……它是在不同的系统的,过去两年都没有14天(封闭管理),管控区、封控区、防范区这个概念是没有的,所以它一下子要lock
down(封闭),又要行使这个系统,中间就有很多miscommunication(沟通不畅)。”

与此同时,对于独居老人、外地民工和其他不熟悉手机操作的人来说,如何完成复杂的手机买菜程序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据统计,上海有31.74万独居老人,他们成为疫情封困中最脆弱的人群之一。

物流不畅通不仅造成了买菜难的问题,防疫物资和药品无法送达也让许多人陷入恐慌。

活动人士季孝龙4月13日在推特发帖说:“浦东陆家嘴地段梅园新村3月28日封至今,政府仅发给了4根萝卜,4根芹菜,一卷面条,一包香肠,2.5斤米。近2万人口……怎么办?”

“政府的工作不是去交付商品。政府的工作是帮助公司更好地交付商品,同时,帮助穷人和弱势群体。”任丽倩说。

 

即时新闻:美团、盒马、叮咚买菜难 上海断粮危机谁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