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生意跟着国旗走” 中企全球收购战略岛屿

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披露,中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购买具有战略价值的岛屿土地,有时与政府及其地缘政治野心同步行动,帮助扩大中国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影响力,挑战美国及盟友的主导地位。

在该报审查的数十个案例中,中国投资者通常提出长期租赁或购买重要岛屿的大块土地,而且经常位于敏感地点,比如靠近美国盟友或军事设施,位于海上交通要道沿线,或者俯瞰重要的海峡和航道。

报道指出,这些公司的购买动机有时似乎出于企业家精神与机会主义,有时和中国政府有着明显的联系,可以和大英帝国时代的“生意跟着国旗走”(trade
follows the flag)的模式相比,即商业与殖民扩张之间存在紧密联系。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太平洋岛屿分析员米海·索拉(Mihai
Sora)曾经担任澳大利亚驻所罗门群岛的外交官。

他告诉美国之音,如今的主权原则和多边秩序要远远强于殖民地时代,
不过很多中企和中国政府关系暧昧,有时会遵循与其他国际公司不同的环境保护和治理标准,损害到岛国的国家利益。

“一些分析人士将其描述为灰色地带的活动,我认为他们有点落在政府和非政府、军民之间的地带。这些活动很难定义,也很难识别。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个别项目存在模糊性,这对于掩盖战略意图非常有效。现在最新的发展是将军事手段纳入其外交和经济手段。”

前脚经济,后脚军政

《金融时报》联手开源情报公司詹氏资讯集团(Janes)审查了30多份中国公司在全球范围的大型开发项目报告,并对过去4年提出或实施的9个项目进行详细调查后发现:
在较小的样本中,中国潜在的承包商是由少数股东控制的私营公司,通常由同一家庭的成员领导,但并不意味着国家力量的缺席。

其中,亚太轩豪(Asia Pacific Xuanhao
Group)主要为解放军制造夜视眼镜、望远镜、单筒望远镜、听力设备等等,并设立了党支部;森田集团(China Sam
Enterprise
Group)也有很深的军方背景,旗下的中国京安进出口公司曾隶属于公安部,主要涵盖枪支、弹药、无人机、机器人等业务。

经过对过去几年外交事件的梳理,这篇调查总结出,中企在太平洋、中美洲和加勒比海等地的岛国存在“生意先行、外交后至”的运作模式,而且将目标瞄准一些虽未设立中国大使馆、但和台湾建交的国家。

比如,所罗门群岛在2019年与台湾断交,转投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怀抱,中国土木工程集团2015年就在当地设立了分公司。还有中国企业亚太轩豪2018年在萨尔瓦多提议租用拉乌尼翁港(La
Union port),当时中国政府正要求该国和台湾断交。

《金融时报》的报道指出,三年前,中国森田集团副总裁徐长宇到图拉吉岛进行秘密谈判,企图获得这片区域为期75年的独家开发权,但被该国司法部终止。他在2019年卷土重来,提出一项更大胆的计划。

一份去年7月在脸书上披露的文件显示,中航国际(AVIC-INTL)总经理钱荣向所罗门群岛伊沙贝尔省(Isabel)前省长基科洛(Leslie
Kikolo)致信,森田和中航国际有意在该省承租一片土地长达75年,以便推动中国海军基础设施工程,落款日期为2020年9月29日。

不过,詹氏资讯集团的资深分析师朱怀安(Claire
Chu)告诉美国之音这封信需要进一步的验证。她认为中国公司在岛国的投资存在多元化动机,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军事目的和行动战略。

“有些公司是国家支持,有些真的是商业行为,其他的可能是两者的结合。你可以追求利润同时具备战略思维,这两者并不相互排斥。这些公司不太可能彼此合作,或者总是有自上而下的授权。但是很明显,北京有兴趣扩大其在全球包括战略要地的实体存在,其原因可能尚不明确。”朱怀安说。

前美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凯瑟琳·艾伯特-格雷(Catherine
Ebert-Gray)告诉美国之音,2019年中企收购图拉吉岛的提议是违宪的,换作其他国家会做尽职调查并且和当地政府部门透明地讨论,“中国企业在所罗门群岛存在几十年了,而且是该国商业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有时他们战略性地考虑投资确实会引发问题。”

国家安全隐患 中企收购常踢铁板

《金融时报》发现,中国企业这些野心勃勃、瞄准战略要地的提案经常因危及当地的国家安全而无疾而终。

比如,2019年8月,厦门方志企业(Fong
Zhi)提出在菲律宾的富加岛(Fuga)建设“智慧城市”。富加岛是军队通往太平洋和南中国海的通道,靠近与台湾接壤的海域,该计划在菲律宾军方介入审查后搁浅。另外两家中国公司计划在位于菲律宾重要海军基地苏比克湾入口处的奇基塔岛(Chiquita)和格兰德岛(Grande)开发经济特区,菲律宾方面因安全问题也叫停了这些计划。

截至发稿,上述几家中国企业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采访查询。

洛伊研究所的索拉(Mihai
Sora)指出,中国企业之所以能够打开岛国市场,除了岛国自身急迫的经济发展需求,他们在当地具备西方企业缺乏的效率,以低劳工标准、高环境成本开发项目,并且是以不透明的、滋生腐败的方式运作。

“我认为澳大利亚和美国公司很难与中国公司竞争,因为后者的成本要低得多。澳大利亚或者美国和太平洋地区建立更强大的经济关系很具有挑战性,因为太平洋地区的市场规模非常小,对于通常有能力将其业务扩展到太平洋市场的公司来说,这个市场太小了,他们不认为这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机会。而中国国企与北京之间的关系使它们能够接受低于其他国家经济实体的盈利能力和可持续性的门槛,进行交易。”

朱怀安表示,中国企业的独特优势是能够全方位地渗入当地社区,使之对中国的基础设施产生越来越高的依赖。比如,一家竞标高铁合同的公司也可能与当地教育行业合作,让当地劳工熟悉中文、设备和技术标准。

“中国公司的海外投资方式目前还没有明显地聚焦于军事,他们正在建设大学、工业区
、马路和高速公路、国家宽带网络、地下水供应、污水处理系统、电子商务供应链等等。因此,实际上中国公司正在共同努力建立整个基础设施网络,这些网络是高度网络化和高度互联的,所以这些国家可能会越来越依赖中国。”朱怀安说。

中企买通岛国政界,发展傀儡国家?

在全球范围内消灭殖民主义近30年之际,中国企业在各地岛国的纵横捭阖也引发部分民众对祖国将沦为傀儡国家的担忧。

所罗门群岛安全事务专家塔利菲鲁(Celsus Irokwato Talifilu)上月底撰文《所国面临沦为中国傀儡国家的危险》称,社媒显示中企为索国政府的部长提供配备了中国武装警卫的住房,而且这些企业的建设项目所获得的公共资金也在大幅增加。该国的寡头集团正在窃取人民的领土主权进行私人出售。

“我们的森林和人民被中国的伐木怪物强奸和掠夺。虽然这条龙的腿和翅膀在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但我们知道它的洞穴在哪里。我们目睹了它贿赂和腐败无数领导人,我们知道它永不停止。”

研究南太平洋岛国政治的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教授(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乔恩·弗兰克尔(Jon
Fraenkel)对美国之音表示,较大的太平洋岛国和中国存在比较紧密的经济纽带,“较小的太平洋岛屿在外交和战略方面更为重要,在经济方面则不那么重要。在经济方面,较大的太平洋岛屿——尤其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拥有重要的矿产资源,包括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都是向中国出口木材的主要来源地。”

然而,弗兰克尔教授认为,不同于南中国海,中国目前尚未成功“控制”任何太平洋岛屿,没有一个太平洋岛国接近成为傀儡国家或殖民地。而且,中国政府自身与太平洋国家的外交关系有时处理得非常糟糕。

例如,2018年太平洋岛国论坛瑙鲁峰会就发言权问题发生了重大争执,瑙鲁总统批评“中国欺负小国”。之后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中国外交官擅自闯入东道国外长办公室,破坏了与巴国政府的关系。

弗兰克尔说,“所罗门群岛可能已经与中国草拟了一项安全条约,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出现对北京产生更大依赖。但从中国在世界其他地区的从属国(client
states)来看,这通常需要多年的经济合作才能导致更大的依赖(例如吉布提、柬埔寨、斯里兰卡)。目前与所罗门群岛2022年3月的安全计划是由索加瓦雷领导的政府安排的。他将面临2023年的选举。”

洛伊研究所的索拉指出,为了和中国企业争夺影响力,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已经在加大对太平洋岛国的战略投资。此外,西方国家应该注重教育和人员往来、扩大就业机会,在政治层面之外加强双方的社会接触,还有重点改良岛国内部的政治自治和监督机制

“如果你因为不能到这些公司在北京的总部,而无法追究这些中国公司的责任,那至少你应该去找你自己国家的领导人。我认为,加强太平洋国家的公民社会和媒体的权力非常重要,有助于审查这些决定和活动,而不仅仅是进行政治对话。”索拉说。

 

 

 

 

 

 

即时新闻:“生意跟着国旗走” 中企全球收购战略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