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清零失灵民怨沸腾,习式抗疫正在失去民意支持

中国的清零抗疫政策曾经取得过显著的效果,帮助中国最早进入经济恢复阶段。但是面对传染力超强的奥密克戎毒株,这种政策的效力大大折扣,它所带来的问题充分暴露,引起人们广泛而强烈批评。

上海2600多万居民已经被禁足、隔离半月有余,他们对清零防控所造成的各种问题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中国的各种社媒体上到处都可以看到人们的抱怨和批评。这些抱怨和批评涉及广泛,次生灾难频发,从食品短缺到就医困难,从家人分离到收入中断,从言论遭封杀到普通民众遭遇的种种不公正的对待等等。

周四晚上一段反映上海市民因拒绝搬离自己居住的公寓而与警察厮打的视频在上网热传。画面显示,身穿防护服的警察手持盾牌试图突破居民组成的防线。警方看样子逮捕了一些人,居民高喊“警察打人了”“这里是上海张江”。

张江镇公寓所有者上海张江集团的声明被媒体引用。声明称,“4月12日,接政府有关部门通知,为应对疫情防控需要,继续征用九幢楼,作为集中管控隔离用房。”

这九幢楼里有39家住户。政府命令他们限期搬走。

另外,在中国山东烟台,鲁东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孙健上个月因在校园表达自己反对封城而被警方拘押,并被学校开除。他举着一个由硬质卡和木棍制作的标语牌在校园里行走,上面写着“鲁东解封“
”我坚决反对封校;坚决反对如此高频的全员核酸检测;坚决反对对学生实施如此严格的管控;坚决反对校方一切以防疫至上。”

中国最早爆发疫情的武汉在2020年2月实施封城,经过两个多月,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也让习近平主导的清零防控在国内得到了相当的支持。但这种支持在奥密克戎毒株侵入中国之后明显减弱。这一方面跟防控效果不佳有关,另一方面就是长期的封控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孙健不顾当局的威胁和个人安危公开站出来进行抗议从一个方面反映了中国民众中普遍存在的这种愤懑和绝望。

从路透社提供的一组数据可以看出,公众的不满程度在最近两个月显著上升。今年1月,中国警方在微博上公布的因违反防控规定而被警方拘捕和拘留的案件有59例,2月份数字比较少,但在3月份,这项数字增加到600多例,增加了十倍以上。

这些例子只是从微博上搜索到的,实际数字可能多出许多。从各种社媒体上可以看到,冲突不仅发生在警民之间,而且还发生在居民与医务人员、居民与志愿者和街道与地方官员之间。

美联社说,中国100个经济规模最大城市中,有87个都实施了某种形式的封控。

日本野村证券估计,中国有多达45个城市还处于全部或者部分“封城”之中,全国有将近四亿人口生活在那里。其中有大批人被送进集中隔离设施,还有数以千万计的人遭到封门闭户,居家隔离。

如此多的城市停止了正常生活,如此多的民众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收入,这不仅增加了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因素,同时也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巨大的经济风险。

观察人士指出,卡车运输因许多司机被困在家而受到严重影响。道路中断,港口和机场停摆迫使许多跨国企业停产,许多产品的全球供应链中断削弱了经济增长动力,推高了通货膨胀。

多家经济预测机构认为,中国今年将无法实现其原定的经济增长5.5%的目标,也有机构认为,中国今年出现经济衰退的风险在持续增加。

即时新闻:清零失灵民怨沸腾,习式抗疫正在失去民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