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港女演员涂深肤色演菲佣 TVB电视剧引种族歧视之争

香港无线电视台(TVB)电视剧《金宵大厦2》中,女演员黄婉华(Franchesca
Wong)扮演香港家庭菲佣,她将身体及脸部涂上棕色,并模仿一口自称菲律宾口音的英文及菲语。此事在香港舆论圈引起激辩。

讨论源自法新社港澳台分社主任泰勒(Jerome
Taylor)周三(4月13日)的一则推特。他转发的推文中质疑该剧处理香港少数族裔问题的方式,之后这一话题便迅速在舆论圈发酵。目前为止,女演员并未发出声明,但TVB则表示将先下架该剧,经删修后再播放影集。

出身于的菲律宾与华人结合的家庭,同为演员的文翠湄(Sabrina
Man)向BBC中文表示,将脸及身体涂上棕色涉及种族歧视,因为这种行为最初是用来讥嘲有色人种。

“香港的菲律宾人社区很大, 我们是香港最大的少数族裔之一,
电视剧本可以聘请合法的菲律宾人……而且这个角色还进一步延续对于香港外佣的刻板印象,包括‘愚笨’和‘顺从’的个性。”她批评说。

TVB随后发出声明称,剧中人物纯属虚构,演员专业演技精湛,成功刻画角色,该剧绝无歧视任何国籍的意思,电视台也对任何可能受影响的人士抱歉。据报道,该剧将下架并删改相关情节。目前为止,黄婉华尚未就此有回应,不过也有民众赞誉她演技唯妙唯俏,十分出色。

种族歧视或演技精湛?

黄婉华今年32岁,在加拿大出生后没多久,便搬至香港。在香港念了小学和中学,然后返回加国求学,之后到香港从事行销工作,再转为演员,逐渐在舞台剧中崭露头角。她在这部黑色喜剧中饰演一个香港工人“姐姐”(香港对菲佣的昵称)露露(Lulu),个性古怪,背景神秘,引发街坊关注她是否会用“南洋巫术”,之后雇主心生怀疑的及一连串的奇幻剧情。

在港媒过去的采访中,黄婉华称自己为了这部戏,苦学菲律宾语,在“腔调”上下过苦工,并向自己的菲籍工人求教。她又笑称指自己“本身皮肤黝黑,被误以为姐姐已经习以为常”,此次饰演外佣完全是“完美结合”。港媒《东方新地》称赞她表演出色,吸引了许多新的粉丝。

在港菲律宾人不满

虽然有支持声,但香港国际移民联盟(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主席埃尼(Eni
Lestari)向法新社表示,该剧角色设定对经常受到歧视的家佣群体不甚尊重。

此事招致批评之后,有海量菲籍网民到黄婉华的社交媒体,批评她政治不正确。而且,该剧的英文名“Barrack
O’Karma”接近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之名,也被质疑是针对有色人种。

20岁出头,在港生长,目前担任教职的菲华港人谢约瑟(Joey
Cia)告诉BBC说,他的家庭在港已经三个世代了,“我们今日在香港,感到歧视越来越深。”

来自菲律宾人和华人结合家庭的谢约瑟说,很多与他相似背景的人说得一口流利粤语或其它中国方言(譬如福建话),但在港受却仍深受歧视,更别提弱势的菲籍帮佣。他说这部戏,除了聘请加拿大香港双重背景的华人演员将脸涂上棕色(Brown
facing)之外,角色也很刻板甚至古怪,会使用菲律宾巫术,背景神秘,在剧情最后会变回“中国人”等设定,都加深了对于菲律宾人在香港的边缘位置印象。

另一位在来港多年的教师娜塔丽(Nathalie
Blanco)也向BBC解释,这次TVB事件,问题不仅在于将肤色涂深有歧视之嫌,还有主流电视台乃至香港社会如何持续将菲律宾人视为铁板一块,以刻板印象对待全体在港菲律宾人。

她说自己像许多菲律宾人一样,本身肤色白皙,所以她在香港,若不开口会被认为是华人。但她担任IT工程师的先生肤色较深,常常遇到很多困扰:“我先生有好几次在街上或超市被警员拦查的经验,但只要我们走在一起,就从未被拦查过。他用信用卡付帐的时候被问过好多次,为什么你有这张卡?或者他说自己是工程师还是无人相信,他们都以为他是外卖司机。”

娜塔丽又告诉记者,他们夫妻在香港租房,也很不容易:“我们租房总是到处碰壁。但最后终于有一个房东愿意租与我们。她的理由是,虽然来自菲律宾,但是比较菁英。我当时很难过,好似在她心中菲律宾人就等于负面人士。”

过去几年,类似讨论在华人社会层出不穷。2018年,中国央视春晚节目中,演员把脸涂黑,戴上假臀表演“黑人大妈”,但与他同台的非裔演员却饰演猴子,掀起种族歧视争议。2021年春晚播出的表演再次出现将演员“涂黑脸”表演非洲民众,再次引发议论纷纷。台湾电视圈长期以来在综艺节目圈,也喜爱夸大原住民的口音,或在电视剧以夸张的腔调饰演“国语”并不流利的闽南族群,也往往引发争议。

即时新闻:港女演员涂深肤色演菲佣 TVB电视剧引种族歧视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