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志愿者:怀揣20个证明跨区买药,72小时不眠

团购物资到达时,即使深夜志愿者也帮忙送进每户;核酸检测时,志愿者连续八小时不吃不喝维持秩序;老人需要买药时,志愿者立即上报甚至亲自出门购买。

这是近日上海防疫工作中志愿者的常态。

三月初开始,疫情“偷走”了上海的春天,防疫“阻击战”打响。医务人员、居委会工作人员、快递小哥等各行各业都投入到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志愿者群体也是这场战争中不容忽视的角色,各行各业的“精英”都加入到志愿者队伍,贡献着各自的时间精力和资源。

骑小电驴2小时寻药

“药是救命的,但也是最麻烦的。”为了给一位老人购买药品,静安区志愿者吴同曾骑着小电驴穿越了静安区和普陀区,花2小时,终于买到了药。

“我发现很多药房门帘都下卷一半,开了一个圆形的小洞,灯也不开。买药的过程仿佛地下党接头。”

因为吴同帮忙买的不是很常见的药品(硝苯地平控释片和琥珀酸美托洛尔缓释片),所以需要向一家家药店询问有没有药。

骑着小电驴在市区穿梭的时候,吴同手上揣了20多个不同的通行证明,以备交警检查之需。“我所有证明都带着,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缺什么。”吴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防疫工作中,除了进行核酸检测、提供生活必需品以外,还有一部分特殊人群是需要长期服药的。

“面对一些老人提出的买药需求,我们先要耐心告诉他们我们购买处方药需要一定的手续和流程,并在此过程中做好记录,安抚他们的情绪,给出大致拿到药的时间。还有一部分虽然是非处方药,很难买,我们也会尽力帮忙去买。”王汐是常熟路上某小区的一名志愿者,她在买药方面已经有了经验。

不可避免的是,在居委会帮忙接听电话时,志愿者可能会成为“受气包”。一些老人由于买药心切,除了提出买药需求,还会顺带释放焦急的情绪。

已经干了数十天志愿者的王汐总结说:“当居民提出需求的时候,我们不要先承诺能弄到,对自己的能力要有客观判断和评估,在不给国家添乱的前提下进行志愿者工作。但是要立马动员有资源的人,团结起来想办法。面对一些居民提出的难题,首先我们志愿者要稳定自己的情绪,其次不能让他们情绪失控。”

与病毒“亲密接触”

许竹是浦东新区上钢街道某小区的志愿者,他在小区第三次进行核酸检测时,加入了志愿者队伍,帮忙维持核酸检测秩序。

对志愿者来说,最危险的其实是一些不得不与病毒“亲密接触”的工作。

许竹所在小区有一部分楼栋曾出现过阳性病例,而志愿者需要给这些暂时还未转移的家庭送药。他们通常会全副武装到达该楼栋,让阴性家庭帮忙开一楼的门,然后把药放在阳性居民家门口,不敲门,尽量避免人与人的接触。

上海志愿者:怀揣20个证明跨区买药,72小时不眠
此外,有时候为了提高核酸检测效率,需要志愿者帮医生掰断较长的核酸拭子并插入试管,以提高医生的取样效率。在这个过程中,志愿者们很有可能接触到阳性的拭子。

4月13日午间,清朗数日的上海下起了倾盆大雨。“各位居民朋友,请下楼做核酸,保持两米距离,谢谢配合”的声音还回荡在浦东某小区,志愿者们仍穿着雨衣在小区里维持秩序。

讲笑话安慰老人

“刚收到消息,需要我明天去居委支持接听电话和统计的工作。”王汐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已经72小时没有睡过觉了。

4月1日浦西实行封控管理以后,王汐就成了小区的一名志愿者。小区共有7名志愿者,服务500位居民,该小区老龄化严重。4月1日刚开始封控时,王汐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通知14户人家做核酸,帮老人在健康云上截图。

核酸检测工作不仅仅是维持排队秩序、监督检测那么简单,特别是在人口老龄化严重的小区,前期的沟通工作是大头。

“放心放心,我不收你钞票的。”“侬个么放心、我一会儿就回来了。”哄老人是王汐的日常。

“每位老人的脾气性格不一样,病痛程度也不一样,我们不能简单、强硬地维持秩序,而是要结合每家每户的情况,用因人而异的语言表达方式劝导他们,甚至要给他们讲笑话哄他们开心,这样才能让他们听从管理。我们楼组长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一开始是她带着我去的,我学习他的语言表达之后,她还会和我‘对脚本’以保证我下一次的顺利沟通。”谈及志愿者工作的难点,王汐说。

经过几天的锻炼,现在该小区的大部分老人都正在自学团购、给居委会打电话买药。

志愿者团队“卧虎藏龙”

王汐所在小区的志愿者团队可谓人才济济。

有曾经管理过3000个人团队的某娱乐经纪公司高管,他来负责志愿者的总协调工作;有人的优势是对每栋每户的情况了如指掌,知道怎么样与老人沟通;还有某消费品公司老板,和区委书记、块长、楼长都很熟,适合进行沟通工作。

4月8日,为了寻找靠谱的供应商以及可能有供应商资源的人,王汐在手机通讯录里一个个筛选,尽力想象他们可能提供的支持。在此期间,王汐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忙,包括她的老板。“还是要相信人的力量、团结的力量。”王汐说。

4月9日,第一批在王汐组织下的团购物品到达小区,很好地安抚了一部分吃不上绿叶菜的老人们。

虽然身处上海不同街道、不同小区,志愿者们选择成为“大白”的初衷却极为相似。
上海志愿者:怀揣20个证明跨区买药,72小时不眠
“一开始萌生做志愿者的想法是看见小区群里在吐槽居委组织不力,我就想去看看究竟是哪里不行,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许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是一名国企管理人员,日常管理150人左右的团队,在组织协调方面有一定经验。

在许竹看来,总体上来说,他所在小区居委的工作还是到位的,但是在信息的宣传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好。“现我们小区主要是通过志愿者群获得信息,其实还是需要居委建立官方发布的群。对于信息的发布,谨慎固然是没错的,但是也需要透明,不然很容易产生谣言。”而让许竹感到欣慰的是,4月2日,他所在小区的居民自发捐助了630套二级防护服给小区志愿者,近期的防护物资很充足了。

“一旦人内心的善意被激发出来,动力是无穷的。永远不要低估自己,也不要低估任何一个人,人跟动物是有本质区别的。”经历了志愿者工作之后,王汐如此感叹。

即时新闻:上海志愿者:怀揣20个证明跨区买药,72小时不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