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给普京的建议:讲和吧,你这个笨蛋

当普京开始实施B计划时(试图夺取乌克兰东部至少一小部分地区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以证明他的错误战争是正确的),我想:现在谁能给他最好的建议呢?我求助于最近刚退休的约翰·阿基拉,他是美国大战略领域的顶尖导师之一,退休前是美国海军研究生院的国防分析杰出教授。当我打电话给他,问他现在会对普京说什么时,他不带片刻犹豫地回答:“我会说,‘讲和吧,你这个笨蛋。’”

这也就是已经身陷坑洞时的首要原则。当你已经在坑里时,就不要再挖下去了。

阿基拉的这番话并非毫无来由。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后,形势很快明朗起来,德军无法将盟军限制在滩头阵地。因此,7月1日德军在卡昂附近发起的反攻失败后,德军的前线最高指挥官格尔德·冯伦德施泰特元帅给柏林打电话,向陆军总参谋长威廉·凯特尔报告战败情况。凯特尔问他:“我们要怎么办?”冯伦德施泰特就此做出了著名的回答:“讲和吧,你们这群笨蛋!还能做什么?”

第二天,冯伦德施泰特就被撤职了——就像普京刚刚做的那样,他任命了新的高级将领来领导战争的第二阶段,此人曾参与镇压叙利亚的反抗运动。(冯伦德施泰特后来恢复了职位)但对德国人来说,这不过是徒劳之举,阿基拉没有做任何预测,而是解释了他为什么相信普京的军队在这个新阶段,也会遭遇来自兵力和装备不足的乌克兰人异常顽强的抵抗。

他认为,这要从这场乌俄战争中所有的新事物开始说起:“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场战争都相当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西班牙内战。在那场战争中,许多武器——比如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和潘策尔坦克——都是由德国人在“二战”前搞出来的,而盟国在战争开始前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乌克兰正在新一代战争中做同样的事。

阿基拉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下一代战争的书,名为《比特闪电战:网络战的新挑战》(Bitskrieg: The New
Challenge of Cyberwarfare)。

“我在书中提出了三条新的战争原则,我看到它们全部为乌克兰人所采用,”他解释说。“第一个是“多而小打败大而重”。乌克兰人以小分队为作战单位,装备智能武器,这些队伍可以破坏规模更大的作战单位,并攻击行动缓慢、声音巨大的直升机等。所以,尽管作战人数不及俄方,但乌克兰人的作战单位要多得多,通常每支队伍的规模在8至10名士兵之间。”

阿基拉说,这些装备了无人机、防空武器和轻型反坦克武器等精确制导智能武器的乌克兰小型作战单位,“可以摧毁规模更大、装备更全的俄罗斯部队”。

他说,在乌克兰上演的现代战争的第二条规则是,“寻找总是胜过包抄”。如果你能先找到敌人,就能先干掉对方。尤其是,如果敌方是由几个大的作战单位组成的,比如延绵60公里长的坦克和装甲运兵车车队,你就可以用你的小规模作战力量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而无需动用同样规模的部队包围他们。”

我问阿基拉为什么乌克兰人如此善于寻找。(我猜他们在侦察方面得到了北约的一些帮助。)

阿基拉说:“乌克兰人很好地利用了小型无人机,特别是土耳其的那些无人机,这很重要的。”但是他们的人类传感器——非正式的乌克兰观察员部队——正在对俄罗斯人造成破坏。拥有苹果手机的老奶奶可以胜过卫星。

“乌克兰的侦查团由老年女性、孩子和任何有智能手机的人组成,”他说。“他们一直在报告俄罗斯部队的位置和他们的移动方向。因此,在这个很大的国家里,乌克兰军队在找到俄罗斯人方面有很大的优势,这给他们拥有智能武器的小部队”提供了实时、可操作的情报。

阿基拉说,在乌克兰上演的新时代战争的第三条规则,是“蜂拥而上总是胜过数量激增”。他解释说:“战争不再只是一场数字游戏。你并不需要大量人力,就可以使用许多小型智能武器去包围敌人。我相信你看过一些关于俄罗斯坦克和纵队的视频,在视频中,一辆坦克在前面被击中,后面又有一辆被击中,所以俄罗斯人无法机动行动,然后他们就被打败了。”

既然这是战争的下一阶段,而俄罗斯人又不傻,他们肯定会在第二阶段做出调整,不是吗?

阿基拉认为,俄罗斯将继续使用一些大规模轰炸,“而且他们在乌克兰东部的行动将比在乌克兰西部更不节制。但是残垣断壁使得征服更加困难。想想斯大林格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将斯大林格勒炸回了石器时代,但后来德军不得不在残垣断壁中分成小部队移动,以确保安全,但最终失败了。

所以,可以预见俄罗斯人会调整战术。“俄罗斯人已经显示出了学习和适应的能力,”阿基拉说。“在1939年至1940年与芬兰人的第一次冬季战争中,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俄罗斯人第一次入侵芬兰时。他们被芬兰人用小团队战术打败了。俄国人撤退并进行重组,然后以一种更聪明的方式卷土重来,最终击败了对手。我的理解是,俄罗斯实际上一直在启用更多的海军步兵单位,这些单位习惯于以较小的单位行动。”因此,预计他们在下一阶段将更多地使用步兵,而不是使用坦克。

他还说,即便如此,乌克兰人“在寻找问题上仍应该有优势,而且他们已经习惯了以这些非常小的单位行动。俄罗斯人更加集中。他们有这么多将军被杀,原因之一是战术层面上,他们没有人被授权在战斗中快速做出决定;只有将军可以,所以将军们不得不靠近前线,做美国军队里中尉和中士经常做的事情。”

乌克兰冲突中更加令人寻味的方面之一是俄罗斯明显没有打多少网络战。阿基拉解释说:“俄罗斯人确实使用了基于网络空间的攻击工具来破坏乌克兰的指挥和控制,但整体收效甚微,因为乌克兰常规军和民兵防御部队的行动极不集中。”

与此同时,俄罗斯人似乎不愿对美国的基础设施和援助乌克兰的其他北约国家发起大规模网络攻击,因为担心现在这样做会使北约了解俄罗斯最先进的网络工具并建立防御。俄罗斯需要保留其网络武器,以应对与西方的大规模战争。因此,阿基拉观察到,“可能在战略网络战方面,各方都存在相互保证毁灭的可能,这实际上可能会产生一种网络威慑。”

至于俄罗斯吹嘘的空军优势,阿基拉说,“我们已经看到他们的喷气式飞机和直升机在毒刺防空导弹面前有多么脆弱。这在下一阶段的战争中不会改变。”

总而言之,阿基拉说,“我并不是说俄罗斯人会被赶出乌克兰东部。我是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乌克兰人做得这么好?这是因为他们应用了所有这些现代战争的新规则。”

而他们肯定还会继续这样做,这预示着一场漫长的、可怕的、相互破坏的新一轮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任何一方都不太能够发出致命一击。在那之后会怎样,谁知道呢?

我仍然希望普京这个笨蛋最终会寻求一个肮脏的、保全颜面的协议,包括俄罗斯撤军、为更亲俄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东部地区获得某种独立地位,以及乌克兰不加入北约,但给基辅一个加入欧盟的绿灯,以及俄罗斯不再入侵的安全保证。

愿它快点发生。

“战斗持续的时间越长,乌克兰的抵抗就越强硬,升级的风险就越大,这要归功于他们开创的战争方式,”阿基拉说。“但普京已经让俄罗斯公民社会屈服了。而因表现较为糟糕而感到难堪的俄罗斯军方不太可能背叛他。因此,他可能认为他不需要急于降级。”

女士们、先生们,小战争就是这样变成大战争的。

“我最近重读了芭芭拉·塔奇曼的《八月炮火》(The Guns of
August)”——内容是关于大国如何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阿基拉说。“这是一个切题的警示故事。”

即时新闻:给普京的建议:讲和吧,你这个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