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陷入某种疯狂”:俄罗斯民众在普京鼓励下互相举报

玛丽娜·杜布洛娃是俄罗斯属太平洋岛屿萨哈林岛上的一名英语教师,上个月她给八年级的学生播放了一段振奋人心的YouTube视频,其中孩子们用俄语和乌克兰语唱着“没有战争的世界”。

视频放完后,一群女生在课间休息时留下来询问她的看法。

“乌克兰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一个独立的国家,”57岁的杜布洛娃告诉他们。

“已经不是了,”一个女孩反驳说。

几天后,警察来到了她所在港口城市科萨科夫的学校。在法庭上,她听到了那段对话的录音,显然是其中一名学生录的。法官以“公开诋毁”俄罗斯武装部队的罪名对她处以400美元的罚款。她说,学校因“不道德行为”解雇了她。

“好像他们都陷入了某种疯狂,”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杜布洛娃思考着她周围支持战争的情绪说。

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直接鼓励下,支持乌克兰战争的俄罗斯人开始把矛头指向内部敌人。

这些事件还不是一种大众现象,但它们说明了俄罗斯社会正在形成的偏执和两极分化。在政府恶毒官方辞令的刺激下,在将不同政见者定罪、波及面极广的新法律推动下,公民们正在可怕的斯大林式恐怖回响之间相互谴责。

有报道称学生举报老师,还有人告发邻居,甚至是邻桌的用餐者。在莫斯科西部一个购物中心,一名过路人举报了一家电脑修理店里显示的“反对战争”字样,导致店主马拉·格拉切夫被警方拘捕。在圣彼得堡,当地的一家新闻媒体记录了公共图书馆因涉嫌亲西方而引发的愤怒;一名图书馆官员把海报上一位苏联学者的照片误认为马克·吐温的照片,引发了这场愤怒。

据俄罗斯报纸报道,在西部地区加里宁格勒,当局向居民发送短信,敦促他们提供与乌克兰“特别行动”有关的“煽动者”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地址;他们可以通过即时通讯应用Telegram中的一个专门帐户方便地这样做。一个民族主义政党推出了一个网站,敦促俄罗斯人举报精英中的“害虫”。

“我绝对相信,一场清洗即将开始,”该网站的幕后负责人、议会议员德米特里·库兹涅佐夫在接受采访时说。他预测,在战争的“活跃阶段”结束后,清洗进程将会加快。然后他澄清说:“我们不希望任何人被枪杀,我们甚至不希望人们进监狱。”

但是,苏联时代大规模处决和政治监禁的历史,以及在国家鼓励下对同胞的谴责,如今笼罩在俄罗斯日益加深的镇压气氛之上。普京在3月16日的一次讲话中定下了基调,宣称俄罗斯社会需要一次“自我净化”,让人们“把真正的爱国者与人渣和叛徒区分开来,把他们像不小心飞进嘴里的苍蝇一样吐出来”。

按照苏联的逻辑,选择不举报同胞的人自己也会被视为可疑分子。

“在这种情况下,恐惧再次降临到人们身上,”研究苏联秘密警察的知名学者尼基塔·佩特罗夫说。“这种恐惧决定了你必须去举报。”

今年3月,普京签署了一项法律,规定发表与政府关于克里姆林宫在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路线相抵触的公开声明者,将被处以高达15年的监禁。克里姆林宫表示,考虑到西方对俄罗斯的“信息战”,这是一项严厉但必要的措施。

据人权组织OVD-Info称,检察官已经对400多人使用了这项法律,其中包括一名男子,他举着一张上面有8个星号的纸——“反对战争”在俄语里有8个字母。

OVD-Info的法律部门主管亚历山德拉·巴耶娃在谈到一些战争相关的荒诞起诉时说,“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巨大的笑话里。”她说,她看到人们举报自己同胞的数量急剧上升。

“镇压不仅是由国家当局的手完成的,”她说。“它们也由普通公民的手完成。”

巴耶娃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与战争批评有关的惩罚仅限于罚款;对自2月24日入侵开始以来被捕的逾1.5万名反战抗议者来说,罚款是最常见的惩罚,不过有些人被判处多达30天的监禁。然而有些人正面临更长刑期的威胁。

在西部城市奔萨,另一位英语老师伊琳娜·根来到教室,发现黑板上潦草地写着一个巨大的“Z”。俄罗斯政府一直在宣传这个字母,将其作为支持战争的象征,因为它被涂在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军车上,作为识别标志。。

根告诉她的学生,它看起来像半个纳粹标志。

后来,一名八年级学生问她,为什么俄罗斯被禁止参加欧洲的体育比赛。

“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根回答说。“除非俄罗斯开始以文明的方式行事,否则这种情况将永远持续下去。”

“但我们不知道所有细节,”一个女孩说,她指的是战争。

“没错,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根说。

这段对话的录音出现在Telegram上一个热门帐户上,该帐户经常发布刑事案件的内幕信息。克格勃的后继机构联邦安全局打电话给她,警告她说,她就上月乌克兰马里乌波尔一家妇产医院被炸一事指责俄罗斯的言论是“百分之百的刑事案件”。

根据上个月的新闻审查法,她目前正因造成“严重后果”而接受调查,可被判处10至15年监禁。

45岁的根说,学生和学校对她的支持很少,于是在本月辞职。当她在课堂上说起她反对战争时,她说她感到一些学生对她表现出“仇恨”。

“我的观点基本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共鸣,”她在接受采访时说。

但其他成为同胞谴责对象的人从这样的经历中看到的更多是希望。在库页岛,当地新闻媒体报道了杜布洛娃的案件后,她以前的一个学生一天之内为她筹集了150美元,杜布洛娃阻止了她,说她会自己支付罚款。周五,杜布洛娃把这笔钱交给了当地的一家流浪狗收容所。

在莫斯科,电脑维修店的老板格拉切夫说,入侵后的几个星期里,他在柜台后面的屏幕上显著地打出了“反对战争”字样,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是,他的数百名顾客中没有一个人威胁要举报他。毕竟,他指出,由于西方的制裁,他被迫将一些服务的价格提高了一倍,这肯定会激怒他的一些客户。相反,许多人对他表示感谢。

告发格拉切夫的显然是一个过路人,他说那个人是个“老爷爷”。他说,这名男子曾在3月底两次警告他的员工,说他们违反了法律。35岁的格拉切夫说,他认为这名男子认为自己向警方举报这家商店是在履行公民义务,而且很可能没有机会获得国家宣传以外的信息。

格拉切夫被罚款10万卢布,约合1200美元以上。一名莫斯科政界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有关此案的文章,并将格拉切夫的详细银行信息提供给任何愿意提供帮助的人。格拉切夫说,他在两小时内就收到了足以支付罚款的钱。

他说,他总共收到了25万卢布,来自大约250笔单独的捐款,他计划把多余的钱捐给OVD-Info,该机构为他提供了法律援助。

“现实中,并非所有的事都那么糟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

格拉切夫正在考虑用什么来代替原本的“反对战争”标志。他考虑换成:“这里曾经有一个标志,为此被罚款10万卢布。”

即时新闻:“陷入某种疯狂”:俄罗斯民众在普京鼓励下互相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