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最大的炒房团,正在卖房自救

中国最大的炒房团,真的不在温州。

上市公司,扎堆抛售房产

一股“卖卖卖”的暗流,正在上市公司这个群体中涌动。

半个月前,深圳市广聚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聚能源)发布了一份公告,里头表达的核心意思可以用两个字概括——

卖房。

要出售的房子,是广聚能源全资子公司在深圳市南山区的部分投资性房产——

同胜阁13套、同达阁9套,总计22套房产(合计面积2552.96平方米)。

中国最大的炒房团,正在卖房自救

评估报告显示,这22套房产估值合计约为2.4亿元,平均评估单价约9.4万/㎡。

价格还挺高,但别忘了这可是在深圳南山前海,链家等平台的数据显示,这些房产所在小区目前的挂牌均价为9万/㎡,但周边小区挂牌价格已经在11-12万/㎡左右,有2-3万/㎡左右的价格倒挂。

这房子不但不愁卖,还能让广聚能源大赚一笔。

根据广聚能源的统计,这批房源的账面价值为1330.53万元,而评估总价为2.4亿元,较账面价值增值2.27亿元,增值率为——

1710%。

好家伙,17倍的增值回报,不愧是深圳。根据广聚能源的初步测算,如果这些房子全部卖出,扣除账面价值和各类税费后,预计实现净利润——

约5800万元。

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业绩数据显示,2021年广聚能源的净利润约为6770万,较去年下跌了47.94%;扣除非经常性损失后的净利润只有3130.18万元,较去年下跌了73.48%。

卖房赚的钱,都快赶上过去一年的净利润了。

广聚能源不是孤例。根据时代财经的统计,今年以来,包括广聚能源在内,已经有5家上市公司计划出售名下房产——

1月5日,北京科锐发布公告,拟出售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四街1号3层的房产给北京微科能创科技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1100万元。

1月24日,高鸿股份公告称,拟出售公司子公司持有的位于北京朝阳区、烟台等地共计三处房产,交易对损益影响金额为1304.29万元。

3月15日,*ST联建公告表示,拟对外出售位于深圳市南山区深圳湾科技生态园15层至19层合计36套自有办公楼,总建筑面积为17648.98平方米,出售价格为不低于6.4亿元。

3月21日,赛升药业发布公告,将公司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顺三条21号1号楼11层1109室的房产进行出售,转让价格为650万元。

赶着卖房的上市公司,广聚能源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它们在打着什么算盘?

卖房,成为救命稻草

拉长时间来看,上市公司扎堆抛售房产,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19年四季度,A股就至少有29家公司公告卖房。

中国最大的炒房团,正在卖房自救

那段时间,马云还很活跃,他在公开场合直言——

“到了年底了,昨天一天,我收到很多朋友借钱的电话,一天内5个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大概有10个,确实不容易。”

商界老大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也说——

“为了不至于亏损,企业家们在卖房子,1套房、3套房、5套房卖了来救上市公司。”

更夸张的是2017年,楼市遭遇一轮“最严调控”后,上千家上市公司匆匆甩卖手里的房产。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当时的统计数据,2017年上半年,在1494家披露了投资性房地产数据的上市公司中,1163家持有的投资性房地产环比一季报减少。换句话说,披露投资型房产情况的上市公司中——

有77.8%的公司在卖房。

在这其中,近20家公司甚至对房地产的投资“清零”,把手里囤的房子全卖了。

按照Wind数据,A股的上市房企是130家左右,但“囤了房”的上市企业,却有1000多家。就拿开头提到的广聚能源来说,它家的主营业务是成品油批发零售、化学品贸易及电力投资。

这些不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为什么如此热衷囤房?这个问题,待我讲完几个例子后,你就明白了。

2018年11月,*ST中迪出售了一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价值1350万元的房产,预计税前利润为743万元。你说巧不巧,这笔钱恰好抵消了这家企业当年前三季度亏损的632.59万元净利润。

2019年12月,*ST游久拟将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256号501室等共计8套房产公开挂牌出售,评估价值1.55亿元,扣除相关税费后的净利润约8000万元。在这之前,这家公司已经连续近三年亏损。

2021年11月,正虹科技宣布拟处置位于长沙市、上海市的部分房产,预期收益达3000万元。在此之前,这家企业的养猪业务遭到重创,九个月亏损超2亿,抛售的这些房产,能让它“回一大口血”。

更夸张的是海马汽车。2019年4月,海马汽车濒临退市,紧要关头,这家企业卖了400多套房子,成功扭亏为盈,免于退市。

这样的案例,在A股层出不穷。按照国内的规定,A股上市公司如果连续两年亏损,股票名称前会加上“*ST”,表示有退市风险;如果连续三年亏损,就会暂停上市。

为了保住上市公司的身份,在盈亏边缘的公司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凑出正利润。而卖房,就成了他们最趁手的途径。上市公司出售房产,很大程度是为了增厚业绩,在年底交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这就是——

“业绩不够,卖房来凑”。

卖房,就这样成了上市公司们粉饰业绩的救命稻草。

“中国最大的炒房团”

过去这些年,对上市公司来说,房产已经成了一块海绵——

赚钱的时候买房,既能少缴利税又能平稳业绩,更为将来买下一份保险;

亏钱的时候卖房,既能套现升值,又能弥补业绩亏空,避免退市。

曹德旺还因此调侃——

中国的上市公司手里都握有大量房地产,年底经营不好了卖两套、发不出来工资了卖两套、连年亏损了卖两套。

什么时候开始,上市公司都爱上了囤房?

《中国房地产报》有过报道,1998年到2003年期间,持有投资性房地产的上市公司数量一直都是零,没有公司参与囤房。

但就在2003年8月份,国务院“18号文件”明确将房地产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后,上市公司开始把目光瞄向房地产。

仅仅2006年,投资房地产的上市公司数量大幅增加至588家。

据Wind数据统计,到2019年三季度末,A股3743家上市公司中,有1826家上市公司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占比超过48%,合计持有市值达13340亿元。

中国最大的炒房团,正在卖房自救

▲图源大猫财经

要知道,仅仅2009年,A股上市公司合计持有房产才1600亿元。十年时间,这个数字膨胀了8倍!

数据还在增长,到了2021上半年,Wind数据显示,共有2204家A股上市公司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合计金额增长到1.75万亿。这意味着,差不多一半的上市公司都在“炒”房。

1.75万亿什么概念?相当于87.5万套价值200万元的住房。

这个数字,如果放到2021年各省的GDP排名上,超过新疆,逼近贵州,比“西藏+青海+宁夏+海南”的总和还要多。

都说温州是“炒房团之都”,我们做个对比。2021年,温州人均可支配收入59588元,户籍总人口832万人。这样算下来,温州人把一年的钱全拿去买房,也不足上市公司买房金额的三分之一。

原来,全国最大的“炒房团”,不在温州,而在A股。

尾声

上市公司沉迷炒房,除了能避开限购和税费之外,根本的原因,还在于超值的回报。

业内人士曾做过统计,过去十年,深圳房价总体上涨5倍左右、年化上涨约20%。上海和北京的房价总体上涨4倍左右、年化上涨约18%。而创业板里,仅有140家左右公司的2009年以来年均利润复合增长率超过20%。

在2018年,66.96%的上市公司因“囤房”获利,83.48%的上市公司实现了资产保值。

相当数量的上市公司辛辛苦苦干一年,还赚不回北上广深一套房子的钱。而那些炒房的,都赚得盆满钵满——

2017年12月,主业做奶粉的贝因美,卖了22套房产,赚了3560万;

2018年,仅10家上市公司的“炒房”利润就超过了100亿;

刚才说的广聚能源,房子一买一卖之间,价格翻了17倍……

所以我们才看到,号称中国最优秀的这批公司,有一半都跑去炒房。投资者把钱给他们,他们却转头买了楼。所谓的科技创新,所谓的智能制造,到头来还是败给了地皮和钢筋水泥!

过去数年,也正是在这堆钢筋水泥上,有人炒出身家千万实现财富自由,有人炒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温州炒房团已经凉了很久了,下一个又会是谁呢?也许莎翁说得没错——

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

即时新闻:中国最大的炒房团,正在卖房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