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疫情下空姐辞职想找新工作 被问有无生子计划

4月13日,上海的大雨下了一整天,望着天空,从新加坡回到国内的空姐赵沐(化名),时不时还会想起在云端忙碌的生活。2021年7月,赵沐从新加坡航空公司(以下简称新航)辞职,结束了自己这份长达8年的生涯。

2022年春节是赵沐工作后陪父母过的第一个春节。但快乐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回国半年,赵沐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上海的疫情更是中断了心仪工作的第二轮面试。

疫情下空姐辞职想找新工作 被问有无生子计划
在云端

凌晨四点,赵沐的闹钟响起,她今天的飞行任务是从新加坡到北京,八点起飞,下午两点落地。

前一天晚上,赵沐就要整理好飞行任务的资料、行李箱,凌晨四点起床后,洗漱化妆,这会花去赵沐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被要求统一的新航妆容,这是空乘进入公司后培训的第一堂课。

早上六点,执飞的工作人员在公司进行全体例会,观看执行航班飞机机型的安全须知录像带,乘务长介绍飞行任务、乘客情况、注意事项等,最后乘务员分享航班建议和飞行服务目标。

例会结束后就是起飞前的准备工作。公司要求工作人员提前70分钟登机,6点50分,赵沐到达飞机上的指定位置,检查机舱是否清理干净,检查安全设备、小电视等硬件设备,整理飞机供应品……完成这些基本工作后,在最后的空闲时间,赵沐还要查看乘客中是否有VIP会员,如果有,还要根据他们的喜好提前预留他们需要的物品。

一切准备就绪,区域乘务长会再次开会,告知乘务员当天的客舱服务流程,根据当天的天气情况调整发餐时间等。

“最后,乘务长会让我们再检查一下妆容,我们的口红和指甲油色号都必须是一样的,因为新航很注重仪表,妆容是培训的第一堂课,必须学会了它的妆容,化好妆,绑头发,才可以进行下一步(工作)。”赵沐说。

“大家以为空姐就是发发水、发发饭,但其实不是的,飞行前,我们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下午两点,赵沐抵达北京,做好交接工作,回到酒店,之后的24小时是自由休息时间。次日下午两点,赵沐又开始了从北京到新加坡的飞行任务。

这是疫情前赵沐寻常的一天,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作为旅游胜地和世界中转枢纽的新加坡,机场繁忙,没有明显的淡旺季,一年四季都很忙,新航班机的客座率基本超过80%,满舱是常有的事。

疫情前,赵沐一个月要飞16个航班,平均一两天一个航班,保证休息时间的情况下,基本连轴转,只有每月安排的一趟长线航班(飞行时间达到十几个小时),抵达后才会有更长的休息时间。

根据官网,新加坡航空公司的航线,遍布全球一百三十多个目的地,赵沐也因此去过很多国家。虽然飞行时很辛苦,但这份工作带给赵沐的快乐也是翻倍的。“可以去世界各地,看过更多的风景。”新航的总乘务长基本是40岁以上,有着几十年的工作经验,赵沐也曾想过,做到总乘务长,一辈子就在云端。

2013年,赵沐依稀记得新航的招聘会上,一千多个面试者,经过了4轮面试,最后只有十几个人通过。

工作6年后,赵沐马上就要从乘务员升职到区域乘务长,但2020年2月底,赵沐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疫情下空姐辞职想找新工作 被问有无生子计划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等升职还是辞职

“当时我所有的排班,一下子全都变成了待命,有同事已经到了机场,被临时通知航班取消……”赵沐回忆称,从2020年2月底到3月上旬,自己半个月都没有执飞任务。

2020年3月12日,赵沐终于接到新的执飞任务,从新加坡飞往伦敦,再返回。这是她整个3月仅有的两次航班,但已比整月没飞的同事幸运。

2020年3月底,新航开始对员工实施无薪休假政策。赵沐表示,当时国内已经过了疫情严重的阶段,开始复工复产,而国外才刚刚开始重视疫情,尽管没有工资,但赵沐还是选择了回国休假。

“当时回国的机票太难买了,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不让你回去了……”在家人的催促下,3月29日,赵沐顺利抵达国内。

赵沐介绍,相比于老员工,新员工的压力会更大,因为在试用期的新员工需要达到飞行时长上的考核标准,才有可能通过试用期,如果航班量减少,试用期就会延长或者无法通过,航司熔断指令后不飞,他们的试用期无限延长。

无论是待命的那段时间,还是回国休假,赵沐依然热爱自己的工作,她相信,新航会渡过难关。

2020年11月,赵沐又重新回到新加坡,在进行安全复训后再次飞向云端。“那个时候航班也不多,一个月飞上两个往返,就是4个航班。”赵沐说。

虽然复飞,但赵沐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一个月4个航班,只有疫情前的四分之一,航班客座率也远不如以前,“有时候就只有几个人”,
赵沐没有以前那么忙了,留在新加坡的时间变多了。

“工作的乐趣就是到世界各地看一看,然后乘客少也没办法互动,会失落,你没有办法再从工作中找到原来的那份快乐。”赵沐说,由于大部分时间会留在新加坡,她开始觉得还是国内好,很多空闲时间里,她会想“到底是做喜欢的事情一辈子,还是要尝试一下别的出口?”……

时间一久,辞职回国发展的想法慢慢埋下了种子。不过,这意味着她要在升职的黄金期,放弃这份职业。

2019年底,赵沐第一次知道自己有了升职资格。赵沐介绍,新航员工有完善的晋升体系,以空乘为例,分为乘务员、区域乘务长、乘务长、总乘务长四个级别,乘务员工作五六年,在表现优秀的情况下,基本意味着有资格晋升为区域乘务长。

“前期会有乘务长进行暗中考察,你是不知情的,2019年底,开始有乘务长跟我说‘你已经符合(升职)标准’,”赵沐有些开心,“不过那个时候还有更激动的(事),2019年新航业绩表现非常好,那一年我们都特别忙,客座率很高,我们都在期待2020年能拿到特别好的奖金,没想到在财务年最后的四分之一完蛋了……”

“飞过的很多乘务长都在跟我说,保持优秀、继续努力,举荐你往上迈一步,但前面还有很多因为晋升培训暂停,升职(之路被)堵住了的同事……男朋友在上海,以前经常飞上海觉得没关系,不能飞之后还是觉得难受……人很奇怪,小时候想往外跑,年纪大了之后,又想往家里跑……这种情况一直到处飞,爸妈也会担心……”赵沐最终选择结束干了8年的空乘工作。

赵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辞职也是很多空姐的选择,有在无薪休假时就找到工作、直接辞职的,也有和她一样陆续辞职,回国找工作的。还有一部分人一直在等,等航班复飞、公司慢慢恢复。

疫情下空姐辞职想找新工作 被问有无生子计划
新航空姐资料图

重新开始

2021年7月19日,赵沐再次回到国内,这次,她决定不再离开。

刚回国,赵沐对工作和生活都很乐观,她也没有急着找工作,而是在上海考了驾照,年底又回到老家陪父母过了春节。2013年到新加坡工作后,赵沐没有在老家陪父母过过春节,这是第一个。经过这次疫情,赵沐更加珍惜与父母相处的日子。

至于工作,她现在觉得,以前的自己,太过理想化了。她没想过找工作竞争压力这么大,没有回音的邮箱起初让她崩溃。

2022年春节之后,赵沐回到上海,开始认真找工作,她在手机里下载了各种招聘APP,市面上有的,她都下载了。

2月以来,赵沐每天的事情就是在APP和公司网站上刷工作岗位,每天投简历,与公司约面试时间,“有的回复了,有的就石沉大海了,基本是很想去的没回你,回复你的可能不太想去……”

赵沐最开始的计划,是找总经理助理一类的行政工作,她并不想继续从事空姐一类的工作,既然选择了辞职,她想重新开始,空姐虽然光鲜亮丽,但也有忙碌和作息不规律的特点,她想生活规律些。

但赵沐连面试机会都没有,“工作经验不匹配,工作要求不一样,薪资不匹配,就是各种不匹配……”赵沐说道,好不容易得到一家地产公司董事长助理的面试机会,公司又希望是“已婚并且家庭稳定”。

近两个月,赵沐也在不断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自己的求职计划,比如降低薪资预期。到底什么样的工作更适合自己?赵沐还扩大了简历投递范围,尝试服务类工作岗位。

赵沐收到一些面试的机会,但面试中她并没有优势,赵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面试官问得最多的问题无外乎:为什么要回国,这么大年纪有没有考虑稳定下来,有没有结婚生子的计划?

赵沐总结,她找工作最大的劣势就是年龄和工作经验,毫无相关经验,她拿什么赢过二十多岁的年轻毕业生?

至今,赵沐还没有拿到一个offer。好在,也有猎头找到赵沐,推荐奢侈品时尚行业的工作机会。

3月份,赵沐终于得到一家奢侈品公司的面试机会,公司看中她多年的高端人群服务经验,因此她也顺利通过了第一轮面试。但不久后,上海的疫情形势愈加严重,第二轮面试搁浅,她也不知还有没有后续,如果还有,她说会去试试……

即时新闻:疫情下空姐辞职想找新工作 被问有无生子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