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抗疫乱象 市民讥讽当局清零政策 “掩耳到零”

中国商业和金融之都上海被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株BA.2攻克之后疫情持续飙涨,虽然目前单日新增本土感染人数比最高峰时期略有降低,席卷全市的封控措施丝毫未见真正缓解。

虽然从政策层面上海对浦东、浦西两区先后实施过为期四天的“分区封控”,之后又将全市划分为封控区、管控区和防范区,希望通过分区分级差异化管理,给一些社区松绑透气,但是在实际操作上,封控措施加码容易、松绑难,许多市民两三个星期被禁足在家,不仅吃喝成问题,更有一些病患缺医少药遭受次生伤害。

上海浦东新区政府星期六(4月16日)发布“告浦东新区全体居民书”,坦承整个浦东新区已经封控了20天,有些小区“封控了一个多月”,声称每一个人都在这场抗疫大战中付出了努力、作出了牺牲,“大家都很苦、很累”。

“但越是困难的时候,我么越是要坚持。一旦放弃,之前的所有努力和牺牲都将付诸流水,将来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浦东新区政府说。

上海一向给人果断高效和善于协调的良好印象,而且此前出现疫情时,也常常被视为防疫模范生。但是在这一波传染力超强、传播速度超快的奥密克戎变异株袭击下,上海的应对措施却黄腔走板,被打回了原形。

中国的互联网和社媒上充斥着上海居民愤怒的声音和图文。

周四晚上一段反映上海市民因拒绝搬离自己居住的公寓而与警察厮打的视频在网上热传。画面中身穿防护服的警察手持盾牌试图突破居民组成的防线。警方看样子逮捕了一些人,居民高喊“警察打人了”“这里是上海张江”。

上海浦东张江镇公寓所有者上海张江集团发表声明称,“4月12日,接政府有关部门通知,为应对疫情防控需要,继续征用九幢楼,作为集中管控隔离用房。”

这九幢楼里有39家住户。政府命令他们限期搬走,从而引发民怨以及与警察的抗争。

华盛顿邮报引述一位家住普陀区的34岁李姓翻译的话说,她与70多岁的父母住在一起,从3月27日起就被禁足在家,整天除了到处订购寻求主副食等生活必需品外,就是跟居住在上海另一区、同样被禁足在家的男朋友辩论如此严厉的封控措施是否有必要,因为毕竟几乎所有的感染者症状都很轻微。李女士认为严格的封控没有必要,但是她的男朋友却支持迅速而严格的封控措施。

在上海这个拥有2600万居民的大都市里,长期的封控措施让居民足不出户,即使是健康的人也难免会出现情绪波动或失控。网上另一段视频显示,上海普陀区一栋公寓大楼的居民集体跑到各自的阳台上声嘶力竭地大声吼叫。视频的旁白说,“整栋大楼都在吼叫…问题出在哪里?人们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有一位上海居民的家人患了急性阑尾炎,打120来了救护车,医护人员下车就跟病人索取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否则不敢把病人拉走。还有人患了急病去医院,好不容易说通了小区的警卫,同意让他开车出门,出门后碰到警察,也说服了警察,让他继续前往医院。但是途中碰到穿着白色防护服、人称白卫兵的纠察,却死活都不让他继续前进。

上海市今年3月初以来全市共有大约30万人核酸检测呈阳性。按照规定,这30万人和他们的密接者都必须根据病情或症状的轻重程度前往隔离点或医院接受隔离或治疗。有些医院临时被用作新冠疫情专用医院,迫使当时住院的其他重病患者、包括八九十岁的高龄患者冒着受感染的风险立即转院。

中国全国各地都响应北京当局的号召或调配,向上海派出医护人员或派出工人帮助搭建临时的方舱医院。但是有些工人完成方舱医院建设,搭乘大巴返回原来城市时,发现这些城市因为担心这些人把上海疫情带回来而拒绝这些大巴入境,让这些工人进退不得、走投无路。

很多上海市民不仅抱怨封控措施,而且直接挑战和抱怨中国政府迄今为止仍在坚持的对病毒“动态清零”的政策。一些上海市民质疑,既然新冠变异株感染者的症状已经轻于流感,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不计成本、劳命伤财地封城呢?为什么不能参考一些中国医学专家的意见,与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一样与病毒共存呢?

纽约时报在报道上海疫情时曾经指出,上海的疫情危机已经超越一项公共卫生挑战的范畴,并逐渐演变成对中国当局“零容忍”防疫政策的政治考验。

不过前往上海督导防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和上海市委书记李强都表示,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一些列关于疫情防控的重要指示精神,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不动摇。

互联网上有一张照片,呈现的是一位书法爱好者书写的四个大字“掩耳到零”。这四个大字道尽了中国民众、尤其是处于足不出户禁令中的上海市民对当局杂乱无序,甚至不近人情的疫情防控措施的讥讽与无奈。

 

即时新闻:上海抗疫乱象 市民讥讽当局清零政策 “掩耳到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