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太平间“外包”,灵魂能得到安息吗?

近日,一位北京市民对北京新闻广播微信号“问北京”爆料,他将离世的亲人送至北京某三甲医院太平间进行临时寄存,在太平间仅仅3天,就产生了3.6万元的巨额费用。其中,包括5990元的沐浴SPA服务、6800元的寿衣,以及总价过万的鲜花用品。

平摊下来,逝者在太平间一天的费用,高达1.2万元。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当一个生命休止,商机便从中复活。/《钢的琴》剧照

经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卫健委三部门实地检查发现,该医院的太平间由外包公司经营,在殡仪服务中涉嫌违法收费问题。新华社4月15日对此发表评论:“殡葬工作关系民生、连着民心。殡葬服务不能成为监管的盲区。”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太平间外包,灵魂能得到安息吗?/微博截图

在万物皆可外包的当下,太平间的外包并不令人意外,但“外包”不是医院推诿责任的借口,也不是“天价殡葬费”的缘由。

事实上,当一个生命休止,商机便从中复活。

知乎上,一位自称殡葬从业者的博主如此描述自己的工作经历:“去火葬场的路上,设满了骗钱的陷阱,等待伤心的家属掏钱。”

这门“生意”,到底有多赚钱?从太平间到火葬场,一个灵魂要经历多少弯路,才能最终得到安息?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去火葬场的路上,设满了骗钱的陷阱,等待伤心的家属掏钱。”/微博截图

太平间外包,

一门“阴间”生意?

“把停尸房叫做太平间,应该说是个天才的命名。人一死,就此太平,爱恨情仇喜怒哀乐,一概化为乌有。”在小说《太平》中,作家荊歌如此写道。

太平间听上去“吉祥如意”,但却是一个能够瞬间掏空家属积蓄的“恐怖黑洞”,给逝者家属带来双倍的打击。

作为逝者死亡后与下葬前的“中转站”,太平间的历史并没有我们想象的久远。

上世纪80年代,公立医院的停尸房才全面改名为“太平间”,与此同时,太平间的配套设施开始逐渐完善,包括尸体冷藏箱、冷冻机房、解剖室、清洗室等,这些新建设施,让逝者在下葬前,拥有了更多的“死亡尊严”。

改革开放以后,殡葬业逐步向市场化推进,太平间的性质也开始悄然发生变化。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上世纪80年代,公立医院的停尸房才全面改名为“太平间”。/《身后》MV剧照

对医院而言,太平间的管理费心费力,且收益甚微。太平间属于医院的后勤项目,与核心业务无关,但工作琐碎,而且“阴气”太重,外包给专业的殡葬公司不仅可以带来额外的收益,还可帮医院的在职人员减轻负担。

对专业的殡葬公司而言,太平间则是一个利润丰厚的物理空间——它无缝衔接死亡、逝者,而且可以提供和殡仪馆重叠的服务,如尸体清洗、遗容装扮等,由于和医院的关系更加紧密,承包太平间,也意味着可以先殡仪馆一步行动,也就有机会先让逝者家属掏钱买单。

因此,医院太平间,成了很多殡葬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

早在2002年,沈阳《时代商报》就曾报道,当地一家大型三甲医院的太平间违规收费,“利用死人赚取黑心钱”。据报道,该医院太平间的“接尸费30元、停尸费150元、冷藏费30元、消毒费45元,总计255元”。

相比今天太平间动辄数万元的“豪华套餐”,当时255元的太平间服务费,是不是看上去不太惊人?然而,2002年国家对太平间的收费规定为:只允许太平间收取每小时0.7元的停尸费。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承包太平间,也意味着可以先殡仪馆一步行动。/《验尸官》剧照

近十年来,黄泉路的“过路费”开始飙升。2004年以后,随着越来越多的民营资本向殡葬服务业、殡葬用品渗透,“丧事一条龙”的格局开始形成。由此,殡葬服务公司将商业的触角伸向太平间,太平间的功能也开始延伸——存尸、清洗已是最低消费,除此之外,数十种殡葬服务开始“花式”衍生。

从殡葬用品,如骨灰盒、花圈、相框,到按习俗给逝者提供的“供饭服务”、各种仪式,都可以从医院太平间“一站式”订购。

如此一来,太平间的殡仪服务,开始与殡仪馆的服务形成暗中较劲的竞争关系,抢夺游戏进一步升级。

根据媒体的报道,一些医院太平间推出过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葩项目——防止老鼠啃咬、守灵、辞灵、撒花、穿衣、脱衣……处理逝者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被无限精细地分解,并对应出明码标价的服务。

曾经的基础服务,只要换上高大上的名称,利润就能暴增。比如原本价格只要百元的尸体清洗,流程为酒精消毒+毛巾擦拭,但一旦更名为“故人沐浴SPA”,同样的服务就突然之间自带buff,让家属感受到“化腐朽为神奇”的超自然力量。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处理逝者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被无限精细地分解,并对应出明码标价的服务。/《入殓师》剧照

太平间出售的丧葬用品,也比市场价翻出了几倍甚至十倍以上。进价数百元的寿衣,在这里可以卖至3000元到1万元不等;网购平台上百元级别的骨灰盒,在太平间的售价要多出一个零;一些医院太平间的抬棺费,几乎是“寸步寸金”,几百米,收费高达几百元。

虽说医院太平间的各种操作都被标榜为“选择性服务”,但实际上,殡葬公司的服务人员往往会以三寸不烂之舌,不断推销,直到戳中逝者亲属的痛处、让其买单

太平间成为逝者死亡之旅中的第一个“打劫处”,医院难辞其咎。

不少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的招标价格显示,太平间的年承包费从数十万元到两三百万元,面对此般巨额费用,殡葬公司变着法子“收割死者”,也就在意料之内了。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一些医院太平间的抬棺费,几百米,收费就要几百元。/pexels

天价费用,

以“孝”之名

放眼世界,“死亡经济”,俨然商业领域的冉冉新星,催生无数商机。

殡葬行业,正在成为一门未来可期的朝阳产业。

根据人寿保险机构SunLife的数据,中国人在丧葬服务上的金钱投入,位居世界第二;人均丧葬花费37375元,是年平均工资的近一半,这一数字,全世界的均值仅为20%。除了日本人,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比中国人更舍得在“死亡”上花钱。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除了日本人,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比中国人更舍得在“死亡”上花钱。/《海街日记》剧照

中国文化中一向避讳死亡,但为什么大家在殡葬上舍得一掷千金?

“孝”文化的传统,是逝者家属不敢在殡葬过程中讨价还价的主要原因。

汉代以来,“以孝治天下”成为帝王的基本治国纲领。《荀子·礼论》提出“事死如事生”,指一个人死后受到的待遇,应仿照在世时的样子置办。由此,“厚葬”的概念开始盛行。

对于平民百姓来说,给亲人举办一场隆重盛大的葬礼,是展现孝道的最佳时刻。因为日常生活中的“尊老养老”并不一定能被左邻右舍察觉,但葬礼不同,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声势浩大的出殡仪式,必然能引来众人观看,从而展示自己“行孝尽哀”。

当今的殡葬公司,也正是看中了“孝文化”中源源不尽的财机——一旦把“孝”字捆绑进企业文化,消费者还有什么理由在殡葬服务面前斤斤计较?哪怕是再正常不过的“货比三家”,也有可能落得一个“不孝”的罪名。毕竟,古人说了“竭财以事神,空家以送终”。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给亲人举办一场隆重盛大的葬礼,是展现孝道的最佳时刻。/《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孝事安亲,安心百年——在很多殡葬服务公司的广告中,我们都能看到这样充满“大爱”的宣传语,但所谓“安亲”的背后,却是暴利的獠牙。

2017年,中国的殡葬行业规模已经超过千亿元,但从事殡葬行业的工作人员仅有4万多人。这千亿元的市场中,有六成来自墓地服务业。

殡葬行业的利润有多高?可以和“白酒第一股”茅台的利润率一争高下。

有行业统计数据显示,殡葬行业利润率最高可以达到2000%。可见,为了让“逝者安心”,消费者可以在商家的哄骗下“视金钱如粪土”。

墓地的利润空间,同样令人倒吸一口凉气。中国最大的墓地服务商、“殡葬第一股”福寿园,毛利率超80%,其墓地的平均销售单价涨幅超过全国大部分城市的房价。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殡葬行业利润率最高可以达到2000%。/《非诚勿扰》剧照

但这不能掩盖殡葬行业暴露出的问题。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殡葬服务”,相关的文书有4000余条。根据澎湃新闻报道,一份于2020年辽宁省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判决书显示,营口市老边区殡葬服务中心的董事长田久林,通过垄断区域的殡葬行业,10年间获利上亿元。

在这起典型案例中,田久林将骨灰盒与当地殡仪馆的服务捆绑出售,并趁机抬价,一个骨灰盒最高加价105倍,一旦发现逝者亲属“外带”骨灰盒,就将对方驱逐出馆。

也就是说,一个小小的骨灰盒,就给殡葬黑商们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源。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一个小小的骨灰盒,就给殡葬黑商们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源。/《葬礼的名人》剧照

“殡葬服务,

没有回头客”

“殡葬行业,很少有回头客,所以逮住一个顾客,狠劲宰。”殡葬行业的创业者杨哥对新周刊记者说。

殡葬属于低频次消费,同时又属“刚需”——这种一生中无法避免的“一锤子买卖”,让不法者钻了“赚黑心钱”的空子。

“没人会像了解菜市场的菜价一样去了解殡葬业的价格。”杨哥说道。因此,在死亡突发的时刻,逝者家属被强烈的悲伤情绪所牵引,然后在无奈中,将大把大把的钞票送进殡葬公司的口袋。

杨哥认为,殡葬行业的特殊性在于它被严重“神秘化”了,从影视剧到文学作品,殡葬业被描绘成一个“恐怖”的领域,以至于普通人都不愿意去了解殡葬行业,觉得“晦气”。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在死亡突发的时刻,逝者家属被强烈的悲伤情绪所牵引。/《地久天长》剧照

其实,在网购平台上,是可以买到寿衣和骨灰盒这类丧葬用品的,价格从数十元到百元不等。但平日生活里,很少有人熟知这一点。

另外一位殡葬从业者贺迅告诉新周刊记者,他认为中国人对死亡模棱两可的逃避态度,是让殡葬行业持续“黑化”的原因之一。即使是“大限将至”,也不愿意做功课,不愿了解白事的细节、流程,久而久之,就让一小撮人有了可乘之机。

但也有从业者认为,正是因为大家对死亡的普遍“恐惧”,让殡葬行业的高价收费理所应当。既然家属不敢自己抬棺、害怕为逝者更衣,为什么不多掏点钱补偿给“胆大”的服务人员呢?

昊哥说,殡葬行业的从业者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他们从不主动参加亲友的婚礼寿宴,因为害怕给别人带去厄运,就连恋爱相亲,都不会主动告诉对方自己的工作领域。

此外,不透明的行业状态,也会加剧殡葬业的乱象。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中国人对死亡模棱两可的逃避态度,是让殡葬行业持续“黑化”的原因之一。/《父后七日》剧照

由于其特殊属性,殡葬行业常年处于不完全竞争状态。

在全国大部分城市的火葬场,火化尸体的基础费用是数百元,尤其是殡葬改革(指全面推行火化)之后,不少地区推行了遗体免费火化的制度,以减少民间的“乱埋乱葬”现象。但在殡葬产业链中,“殡”和“祭”领域,给不法者提供了暴利的机会。

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

由于其特殊属性,殡葬行业常年处于不完全竞争状态。/《入殓师》剧照

所谓的“殡葬行业门槛低”,只是指进入这一行业的服务人员容易流动,但资本却并不容易进入。杨哥说:“有不少投资人,跟我们谈着谈着就被吓跑了。”

“殡葬业监管不当”,某种程度上也源自大众对死亡的恐惧心理。采访对象对新周刊记者感慨,殡葬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被指责“消极怠工”“监督不认真”,有时正是因为不愿意与火葬场、殡仪馆等机构“产生过多的联系”。

“如果殡葬行业能像其他行业一样,出现一些品牌标杆,也许会带行业走向更健康的发展之路。”贺迅告诉新周刊记者。

慎终追远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国地幅辽阔,各地区的殡葬风俗天差地别,要想在殡葬行业内产生一个大型、标准化的连锁品牌与规范流程,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即时新闻:中国天价太平间:”没有回头客,逮住一个狠劲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