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位人大代表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

杨海,原航天厂党委书记,闵行区人大代表,常委。 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

自3月13日以来,本小区一共组织居民进行了13次核酸检测、9次抗原检测,基层干部和志愿者们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广大居民也予以了积极的配合。然而经过一个多月的检测和封控管理,我们看到的情况是:

一、越做越多,却无人关心和分析总结。仅在4月1日~13日期间,在严格封控的情况下,本小区一共进行了
6次核酸、8次抗原,阳性感染者从14人增加到了
49人,涉阳楼道从10个增加到了22个,而且分布及递增过程呈现一定规律,很多居民分析认为是一次次检测时产生了交叉感染。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没有专业人士的关注和解答。

二、检测过程及后续工作组织混乱几乎每次检测的通知都给得很突然、很临时,使得基层的组织工作总是很仓促,居民也感到被折腾,不理解。检测后信息数据不透明、不准确,阳性感染者不能及时撤离,涉阳楼道没有安排专业消毒等等,甚至出现志愿者早早到岗做好准备,却空等数小时医生、物资到不了位的现象,还出现一网通办核酸码系统大面积瘫痪等严重事故。出现这些混乱现象后,没有哪级政府、哪个部门会给基层解释说明,也看不到工作持续改进的迹象。

三、居民的配合、志愿者的奉献和居委的付出没有得到尊重这次抗疫,首先是对各级政府管理能力的一场考验。然而宏观层面一直没有清晰、稳定的整体意图的说明,只有说一出是一出的指令。为什么非要早上8点前做完抗原检测?为什么紧接着下午又要做核酸检测?为什么半夜里非要把大家叫起来做核酸?这一次次的折腾究竟是什么道理?每次折腾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成效?目前暴露出来的很多问题,是各层级政府机关缺乏整体性、预见性、工作不协调、不到位等原因造成的,有问又听不进意见,看不到反思和改进,最终都是一次次将问题沉积到最基层的居民委员会。志愿者为了支持居委会的工作,所做的很多事情,是在为层层积压下来问题兜底。由此造成了很多无谓的付出和辛苦。而这在一些政府干部的眼里似乎是无所谓的、天经地义的。

四、基层意见的反馈渠道不畅通很多问题通过居委、热线电话、人大代表等渠道反馈上去,得不到回复,大家感觉自己就像被卷入了一种任性的、固执的、碾压式的、不顾一切的、强行推进的漩涡之中,这种置整座城市的生机于不顾,置百姓之生息于不顾的做法,是否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我们作为志愿者,不怕吃苦,乐于奉献,但已经深深怀疑自己付出的意义和价值了。

在上述问题得不到重视和改进之前,面对居民的担忧和日益强烈的反对,我们已经不忍心再一次次把居民叫出来,经受这种不明不白的折腾了。所以特此声明:从现时起,我们将不再配合做核酸检测的志愿者工作,但仍会致力于其他有助于居民的公益工作。

平阳六村志愿者:杨海 2022年4月15日

一位人大代表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

中国媒体后续报导:人大代表退出志愿者工作?居委书记说,志愿者太辛苦了,有时难免发发“牢骚”…

近日,一则《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引发关注。声明中,闵行区人大代表杨海表示,他对所在的小区核酸检测工作存有疑虑,并表示将不再参加核酸检测的志愿服务工作,但仍会致力于其他有助于居民的公益工作。

小区情况究竟如何?带着问题,今天(4月16日)下午,记者来到古美路街道平阳绿家园小区进行求证。

很辛苦,志愿者也需被理解关爱

来到平阳绿家园时,小区正在开展核酸采样。6个采样点都设在居民楼下空地上,每栋楼以家庭为单位挨家挨户下楼做核酸。记者发现,每个采样点至少有3位志愿者配合医护人员,一位负责协助医护人员拆棉签,另一位负责扫码兼维持秩序,还有一位负责每做完一户,就通过大门上的门禁通话通知下一户下楼。

一位人大代表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

“这样做速度慢一些,但比较安全,能减少交叉感染的几率。”平阳六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钮亚华告诉记者,平阳绿家园共有161个楼栋、1439户,常住人口有4000多人,以这样挨家挨户的形式,做完一轮核酸大约需要5-6小时。

“开始几次我们没经验,把检测点设在小区中心广场,分片区通知下楼做核酸。”钮亚华说,结果发现居民在往返检测点过程中要接触很多人,而且容易造成聚集。于是在4月1日开展网格化核酸筛查起,平阳绿家园就将核酸检测调整为以家庭为单位下楼的模式。

一位人大代表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

这种模式耗费时间长、需要配合的志愿者多,“大家真的太辛苦了!”钮亚华说,有时因医护人员人手有限、系统故障等原因,小区核酸被迫分批进行,志愿者忙完前一批,刚换好衣服回家休息,就接到下一批医护人员要到的通知,又从家里出来,穿上防护服继续工作,直至深夜。

“我印象最深的是前几天下大雨,我们很多志愿者没来得及拿伞,就在雨里淋着,最后脱下防护服,里里外外都湿透了,很多人第二天都着凉了。”钮亚华说,这一个多月来,居委也曾被封控,许多工作都是依靠志愿者在开展。她特别感谢,也很理解志愿者,时间长了,大家有时也难免发发“牢骚”。

小区最艰难时,有许多人站了出来

接受采访时,钮亚华声音嘶哑
,双眼布满血丝,在防护服外,膝盖上的两个护膝格外显眼。她说自己膝盖不好,走三层楼就会疼,但是最近已经顾不上了,儿子一个人在家,不会做饭只能泡面,她也不给儿子打电话,因为完全没时间……显然,平阳六村的居委干部也已到了极限。

一位人大代表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

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许多人站了出来,年近七旬的居民谢瑾就是其中之一。除了坚持协助开展核酸检测,她还坚持记录下志愿者、社区干部和医护人员的感人小故事,发到志愿者和业主群里。“我有时间就写,就是希望能够传播一些正能量。”谢瑾说。

一位人大代表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

还有更多居民正从身边的小事开始做起,为小区分担压力。小区业委会主任徒振强告诉记者,小区里不少青年人在家当起“团长”,帮助其他居民购买生活物资,更多人踊跃报名参与物资配送,目前物资组已有100多位志愿者。此外近期业委会正在每栋楼里招募一位志愿者,负责每天对楼栋进行消杀,现在已有2/3以上的楼栋已完成招募。

将加派力量支援,调整优化小区防疫工作

记者了解到,古美路街道方面已掌握平阳绿家园小区情况。街道方面表示,连续核酸检测是为了能尽早筛出暂时阴性的感染者。奥密克戎毒株的潜伏期约为3天左右,如果一个人被感染,在当天甚至第二天进行核酸检测,都可能是阴性,直到第三、第四天甚至更长时间时才检出阳性。因此需要在区域内尽快反复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把所有潜在的感染者都找出来。

后续,街道一方面会视情加派志愿者力量支援,做好志愿者的岗前培训,为志愿者们配备好相应的防护用品,做好志愿者保护和关爱,听取志愿者的意见和建议,不断调整、优化小区的防疫工作,鼓舞凝聚战疫合力,让志愿者切实感受到社区对他们无私奉献的认可和尊重。

另一方面,也会尽力安排好每次检测的时间和医务人员调配,避免因核酸检测而导致志愿者们疲劳战,居民长时间等待的情况发生。同时,积极筹措更多隔离床位,科学合理加快小区阳性人员转运,对接做好转阴人员的返家等工作。

此外,记者还联系到杨海本人,他表示,网上流传的声明当时只是发给居委书记和志愿者团队的内部材料,仅仅是他个人的一些想法。原文只有简单的落款,不知被何人发到了网上,还加上了他的身份信息。

目前,杨海仍在小区参加志愿服务。

即时新闻:一位人大代表退出核酸检测志愿者工作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