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太臭了,睡不着”:在上海方舱隔离的13天

上月底,莱昂娜·程(音)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她被告知收拾行李住院。两天后,当救护车来到她位于上海市中心的公寓接她时,没有人说什么。

所以,当救护车没有开到医院,而停在了一个庞大的会议中心时,程女士感到很惊讶。在那里,空荡荡的展厅被分成生活区,有数千张临时病床。展位隔板上紫色的指示牌标着隔离区的数字。

程女士在这个中心呆了13天。疫情以来,这是上海首次应对新冠病毒病例激增的状况,她是成千上万首批被送往方舱的上海民众之一。这些设施是中国追踪、溯源和消灭病毒防疫战术的关键部分,它们在最近几周遭到了公众非同寻常的抵制。

周四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上海一个社区的住户抗议将他们的小区作为阳性患者的隔离设施。视频中可以看到身穿白色防护服的警察殴打愤怒的居民,其中一些人恳求他们停手。

中国领导人曾表示,中国有着数量庞大、易受伤害的老龄人口,因此,与世界其他大多数国家不同,中国无法与病毒共存。但中国的清零政策——任何检测呈阳性的人都被送往医院或隔离设施,密切接触者被安置在隔离酒店——正在成为一个后勤挑战,同时也是一个政治挑战,因为目前的疫情自3月暴发以来,官员们面临着超过35万例病例。

截至4月9日,上海已将公立学校、新建高层办公楼等100多个公共场所改建为方舱医院。官员们上周表示,他们准备了逾16万张床位。

上海浦东区张江纳仕人才公寓的开发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政府有关部门要征用九栋建筑用作隔离设施,开发商通知39户家庭需要搬迁后,周四小区爆发抗议。

程女士在电话采访中说,刚到会展中心的时候,感觉这里很大、很冷、很空旷。程女士是一名20岁出头的学生,她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写下了自己的经历。

“太臭了,睡不着”:在上海方舱隔离的13天

上海分发的早餐 LEONA CHENG

“太臭了,睡不着”:在上海方舱隔离的13天

被隔离的上海居民用纸盒挡住强光 LEONA CHENG

日光灯很刺眼,但她还是试着休息一下。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大厅里突然挤满了人。

程女士说,没有自来水,也不能淋浴,所以她和其他人每天都会围着几台饮水机,给发的粉红色塑料洗脸盆加水。人太多,移动马桶很快就满了,郑女士说她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喝水了,这样就不用那么频繁地上厕所。

程女士说,即使有人找到办法关掉泛光灯,到了晚上还是很难入睡。人们到了晚上会大声抱怨并发泄情绪。

她说:“很多人抱怨,有些人大喊太臭了,睡不着。”

“太臭了,睡不着”:在上海方舱隔离的13天

医疗人员。 LEONA CHENG

由于担心她的母亲会担心,程女士没有告诉她自己在方舱。她说不能进行视频通话,对于在隔离区的日常生活,她只给出一些模糊的回答。一位附近床位的女性在与女儿通话时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当这两个女人发现她们有同样的秘密时,两人相视而笑。

程女士说,她很难面对这样一个把她当作数字对待的隔离系统。如果自己想要什么,就必须去找她所在区域的护士或医生。但他们都太忙了,很难得到任何帮助。

程女士说,她曾经钦佩政府将病毒从中国清除的目标。这意味着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即使世界各地的城市和国家不得不封锁,她仍可以过正常的生活。

现在,她没有那么肯定了。

“这一次我觉得它已经失控了,控制这些病例不值得,因为它没有那么危险或致命,”她指的是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奥密克戎变异株。“不值得牺牲这么多资源和我们的自由。”

即时新闻:“太臭了,睡不着”:在上海方舱隔离的1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