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上海已经感染超过 30 万了。

疫情下上海买菜难大家都知道,但之前看到有网友说,他们那边一个西瓜 135 元,我还是震惊了。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我们后台也有不少上海的读者说,由于没有预计会封这么久,囤粮不够,只能被迫买贵价菜。

在这样普遍买贵价菜的环境中,一条同城骑士日收入过万元的新闻上了热搜。

截图中,这位同城骑士 4 月 9 日跑了 60 单,单日收入就超过了 1 万元。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我想起之前看到网上流传的一张截图,里面说现在的跑腿小哥一个月能赚 40
万,当时觉得有点夸张,现在看来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很快,官方出来回应了。

官方的说明中,这位骑士的收入有 2 千多是基础佣金和奖励。

剩下的全部都是客户打赏,有 7856 元。

本来,一天 2 千多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收入了。

再加上平时几乎不可能有的近 8 千 1 天的打赏,平均一单打赏 131 元,一下引来大量质疑。

” 是不是发国难财?”

” 趁人之危!”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也有很多人说,这是人家冒着风险的正当劳动所得,有啥好眼红?

舆论白热化后,人民网也出来点评了。

” 日入过万只是特殊阶段的个例,无可厚非。”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其实很多人的不爽也可以理解,有时不过买几十块的东西,运费却要花一百多 200。

何况似乎还有哄抬物价的嫌疑。

网上一张聊天截图流传很广,里面的人在讨论跑腿的打赏最高加价能加到多少钱,问 ” 有没有加价到 1000 的?”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截图的真实性无法确定,但加价现象是真实普遍的。

我不在上海,但有上海的朋友说,不加价到一百多就很难叫到骑手,如果有上海的读者,也可以分享下你们叫骑手的经历。

在骑手日入过万的背后,我更担心的是,上海已经艰难到人们普遍不得不为几倍的物价买单了。

4 月 13 日的发布会上,上海表示会规范快递费和跑腿费的问题。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加上各平台来支援的骑手,希望能够保障老百姓们吃得上饭,拿得到药。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这几天,还有一个热心骑手上了热搜。

他在上海,自掏 7 万给人免费买物资,给老人买药 ……

他说,这些事总要有人做。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评论区都非常感动,但感动之余,还有更多网友在说,要补偿他,这不该让他承担。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我们有很多热心的英雄,这是我们的幸运。

但没有人的付出和牺牲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一个社会需要依赖英雄自我牺牲才能运转,也是很危险的。

疫情之下,外卖小哥一个月可以赚 30 万背后,还有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同为少数在外 ” 流动 ”
的人,货车司机也是在涨价,但为了多赚一点,他们冒着感染风险、冒着随时被困的风险,经历超乎我想象的坎坷。

39 岁的山东魏师傅被困在上海 12 天了,他说,这次送货到上海,能比平时多赚 2000 块。

” 这次上海疫情,往这边拉菜的人少,运费比较高一点,我们就往这边来了 “。

但是,29 日,他却被困在上海,回不去了。

他们拉了近百吨的土豆,菜场却被封了。后来他被安排到老板的一个仓库,周围饭店、超市、商店都关了,吃喝只能靠自己。

4 月 3 日,储备粮吃完,他们开始吃那批土豆,用捡的木头给简陋的铁锅生火水煮。

截至 9 日,他们一直被困在仓库,没人能办出上海的通行证。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中青报记者统计,上海景东路也困了 15 人,都困了超过 10 天,吃睡都在车上。

由于桥梁施工被中断,其中 6 人会有警察送食物,但其余 9 人的吃饭问题就需要自己解决了。

他们在路边起居;在路边的园内借电使用;在路边拉绳晾衣服。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有一个人核酸检测阳性了,却也没被送去隔离,直到 6 天后他的检测回归阴性。

奔波于各地的司机,有时候,一趟跑下来,行程码后面就可能跟了好几颗星。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他们随时可能下了车就回不去了。

4 月 9 日,一位从山东送货到山西太原的货车司机,他已经被困在现场 9 天了,卸了货就回不去。

” 车上吃的没有,身上带的钱也花没了 “。

最后逼不得已报警,好在得到了物资援助。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这又导致他们不敢停下,不能停下,最后上了路就下不了车。

一路明明有很多高速路口却不能下,于是被迫一夜跑十几个高速路口不能睡,这又很可能导致疲劳驾驶。

作为疫情货运的老司机,他们一看到前面有货车开出个 s 型,就猜应该也是疲劳驾驶。

有人还目睹过一辆车就这样追尾了,他后怕不已。

疲劳驾驶出一次事故,就毁了可能不止一个家庭。

他们车门经常会被贴上封条,不允许下车。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有时候还会接到大白给的塑料盒,让他们在里面方便。

我看到这里,忍不住疑惑,那大便呢 ……?

有人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被困 20 天;

有人在车上生活近一月,洗漱吃喝都在车上;

别人是 ” 北飘 “、” 沪飘 “,他们是 ” 路飘 “,只能飘在路上。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睡在驾驶座后不到 70 厘米的床。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按时吃饭是几乎不可能的。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没有热水补给,经常连泡面都泡不开,只能吃干粮。

收到一口热乎的盒饭,都舍不得吃。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有人 8 天只吃了 2 袋面包,站都站不住。

民警递上一份盒饭,就绷不住大哭了。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真正要说有谁喉咙捅出了茧子的话,不是任何地区的人,正是这些货车司机吧。

他们摸清了各地核酸的价格,8 元到 40 元都有;

但各地政策不一样,过了一个地方,之前做的核酸就无效,不认了;

有些人 2 天就做了 4 次核酸;

不幸要隔离的话,费用也都自理;

这也导致他们只能在路上飘着,否则隔离期间不止不能赚钱,还要把赚的钱都贴进去;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油价在涨,很多人每个月还背着一万多的车贷 ……

他们飘在路上,生活都困在车里那三四平米。

也是他们在疫情中 ” 逆行 “,维持着城市间 ” 血液 ” 的流通。

武汉疫情的时候,某东曾经启用过 ” 自杀式单向物流 “。

几十辆车开进疫区送物资,卸完货就要集中隔离。

车和人都不能返程,可以说 ” 有去无回 “。

这种一次性的 ” 自杀式单向物流 “,要一批一批持续 n
波至耗尽运力,或者前几波人解封。

这就是疫情下货运的艰难。

现在,上海感染超 30 万,各地也有零星散发的病例。

除了医护和防疫人员,这些为疫区保供的货运司机们、骑手们,也都是在一线抗疫的人。

货车司机住车上,路边,外卖骑手很多也只能搭帐篷住桥洞。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小区不能回,而很多酒店,听到是对方是外卖小哥,也不给住。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被隔离在家数着余粮的百姓,方舱的数十万人、小区志愿者、居委、防疫人员、货运、快递 ……

上海疫情中,没有容易的人。

感染超 30 万,也没有作业可以抄了。

香港从 1 万多病例暴涨又回落到 1 万,用了 1 个月。

“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

希望上海可以用更小的代价,跨越这个冬天。

即时新闻:“我在上海送快递,1个月赚4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