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 一个村里 16 个光棍,9 个都是妻子跑了的 “。

一位重庆奉节县平安乡林口村的村民对显微故事表示,在当地农村的单身男性群里中,有很大一部分比例原因来自于妻子半路离家出走。

谁家的媳妇跑了,已经成为了当地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娶妻难,守住妻子更难。”

老李就是农村众多妻子跑了的单身汉之一。

他采用了当地青年男村民的主流做法:骗年轻女性跟他 ” 过好日子 “,未婚先孕,企图用孩子拴住对方,”
万一妻子跑了,自己总白捡了娃娃 “,老李对显微故事表示。

老李 32 岁时,在广西打工期间 ” 骗 ” 了一个 16
岁女孩跟他回家。女孩生子后,老李不让她出门、不让她和其他男性说话,甚至她去哪里都要跟着。

即便如此,老李依然没有挡住女孩的逃离,最终妻子张英离家出走,而她留下的孩子则成了留守儿童,初中辍学后就在社会上结识了其他社会青年,逃离到别的城市。

老李的女儿就这样,成为了下一个 ” 被骗的女孩
“,而这场循环,在这个主张女性权利、女性教育的现代社会,似乎还没有结束的意思。

以下是关于 ” 妻跑族 ” 的真实故事:

文 | 王家家

编辑 | 常新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2014 年 9
月,我大学毕业后,考上了重庆奉节的农村教师,来到了乡里唯一的中心小学平安小学教书——这里也是重庆市对口扶贫的地方。

我需要坐农村客运的面包车,然后转车坐大巴,大概三个半小时才能到达奉节县城。

这里大山环抱,只有唯一的一条村道通往外面,孩子们很多都居住在两面甚至是更远的山上。

我们经常说,” 我们的学校,坐落在大山的怀抱,这里风景优美,无产丰富
“,但实际上,一切远没有那么美好。

学校一共有 8 个班,一个年级一个班,再加上个幼儿园的大班和小班,一共 332 个学生。

我是五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因为大部分孩子离家远,学业日渐加重,所以大家一般是五至六年级就开始住校了。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图 | 出学校的公路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图 | 我们学校的学生们

班里一共有 34 个学生,只有 3 个孩子不是留守儿童,其他全部都是,而且妈妈跑了的也不在少数。

那是我上班的第三天。我正上着课,一个男人急吼吼的跑进来,对班里的孩子李映红喊,” 你妈跑了,快跟我去找你妈 “。

这个老得像孩子爷爷的人是李映红她爸爸,这孩子随即被他带走了,我当时被这场面吓傻了,也不知道怎么办,这也是我对 ” 妻跑族 ”
最真切的感受。

一个星期后,这孩子才回来上课,从此,她经常一个人呆呆的坐在课桌上发呆,我也不敢问她,因为我知道,她的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

记得我上课文《慈母情深》时,给孩子们留了一个小练笔:写写你的母亲。

李映红她写着写着就开始流眼泪了。看着 11 岁的她,我心疼不已,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我悄悄地瞄了一眼,就一句话:” 我没有妈妈了
。我开始后悔,我为什么要布置这么一个小练笔。

有了此次教训,我再也不敢布置这样的类似的作业了,因为我怕再一次的伤害他们。如果有些试卷有关于写妈妈的,我给他们说,把他幻想成你的奶奶或是爷爷,还是爸爸,都可以,可以说这是不得已的选择。

我甚至觉得出题人真的就当初的我一样,没有经验,不懂人间疾苦,也不顾及那没妈孩子的感受,哪怕是半命题的作文也足显专业。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后来,我去了李映红家家访。

李映红带着我一起走,走到最后连公路都没了,再往前就是满是杂草的山路,硬是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到她家。

她家是一个破旧的土泥巴屋,墙上有许多的裂纹,给人摇摇欲坠的感觉。很难想象,现在还有那样的房子。

见着我们来,李映红奶奶赶紧热情地拿出板凳让我们坐,然后她就开始可怜兮兮地说自己的经历,早年丧偶,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生了个女儿,谁知道孩子妈跑了。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图 | 我在家访

奶奶说,还好孙女挺听话,只要一回家,烧火做饭,喂猪,干农活儿,只要她能做她都做,说着拉着孙女的手,给我看满手的茧子。

” 哪里像 11
岁孩子的手,这孩子命苦,我也命苦,还请老师帮忙多照顾,她如果在学校不听话,只管打,我们不会找你麻烦,我们特别感谢你。”

现在我终于知道这个孩子为什么那么 ” 成熟稳重 ” 了,像一个超人什么都会做了,她懂事的让人觉得太可怜了。

我还记得,李映红六年级临近毕业考试时,她爸爸开着破电瓶车送她的路上,车轮掉了一个,摔下田坎儿,李映红骨折了,家里没钱就找附近的草药医生包了一些草药。

半个月后,她的手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我催李映红跟她爸爸说去城里检查,但是她说要花很多钱,不愿去治疗。

最后我不得给他爸爸打电话,并且交代学生有保险,说服她花不了多少钱最后才勉强去医院看病。

后来,李映红爸爸说,医生说去再晚几天,孩子的手就残疾了,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

但是,我除了日常关心,要她努力读书改变命运之外也做不了别的事情,感觉到十分无奈。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有一次,我偶然和这边土生土长的老师谈起李映红的事儿。

那个老师告诉我,他和李映红是一个村的,孩子爸爸是瞒着女方父母把她从广西 ” 骗 ” 来的。李映红的妈妈本名叫张英,”
个子小小的,来的时候才 16 岁,她爸爸老李已经 32 了。”

那时,老李在广西做活儿,看上了早早辍学在家的张英。张英的家境也不好,于是老李就瞒着她父母带她私奔。

老李对张英谎称自己在外面当包工头,很挣钱,张英要什么给她买什么,骗她可以在县城买房,娶她想要多少彩礼都可以。

16
岁的娃娃哪里见过这些市面,没多久就被说动了,死心塌地地跟着老李。没多久,张英怀孕,老李想着时机成熟了,就把张英带回了家。

就这样,一分钱彩礼也没给,老李就把张英从广西骗回了老家。

那个老师还告诉我,这个村里有很多年轻女性都是这样被 ” 骗 ”
来的,村里有一半的男人都是拿孩子拴住媳妇。尽管如此,很多女人生完孩子还是忍受不了这里的贫穷,丢下孩子跑了。

” 现在村里有 16 个光棍,妻子跑了的有 9 个,大多都是把孩子丢给爷爷奶奶带,自己出门打工
“,老师说,再后来,这些男人在外面能找到女朋友的就继续找,找不到也无所谓,反正已经有孩子了,对家里有个交代。

张英生完李映红没多久,婆婆就催她下地干活,” 我经常看到她妈妈背着孩子,拿锄头挖地,非常辛苦 “。

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

图 | 去老李家的路上

当时是夏天,中午阳光火辣辣的,孩子被晒得哇哇直哭,张英也跟着哭。村民们看着非常不忍心,就叫她回家去,但是婆婆不允许她回家,说家里的活儿没做完,还说她带娃也是这样过来的。

16
岁的张英,被折磨得看着就像三四十岁的样子。婆婆还嫌弃她生的是丫头,时常在村里数落她,说张英懒得要死,还生不出儿子(张英后面就没有再怀孕了)。

在平常人看来,张英平时不怎么说话,也比较听婆家话。相反,这个婆婆反而很爱在外炫耀儿子有本事,找了个这么年轻的媳妇。

老李的钱都是他妈管着,他们家来了客人才会炒个腊肉,鸡生的蛋都全部攒起来拿到集市去卖,有一次张英说孩子想吃,都被骂了一下午。

如果村里的男人跟张英说了一句话,老李就觉得和媳妇有什么关系,不停地闹,什么都能说得出来。

村民都说,老李和他妈妈的眼睛就是 ” 长在张英身上的
“。老李看到村里媳妇跑了不少,因此不管张英做什么事儿他或者他妈都要跟着。

后来,李映红要上学了,张英必须要出门接送孩子。老李还是担心,就跟着张英一起接送孩子,有时老李打零工,婆婆都会悄悄跟在张英后面,怕她要跑、或是和其他人接触。

张英确实早就想跑了。那天,婆婆去走亲戚,老李去做活儿,张英送完孩子趁机跑了,只给李映红留下纸条:
妈妈走了,等日子好了,我会来看你的 “。

这发生了来教室带孩子找妈妈的那一幕。一心要跑得人,怎么可能找得到。

现在,老李这条件也没人愿意跟着她,张英这边也还没离婚,但是更可悲的孩子李映红。

有一次,和我共事的数学老师告诉我,李映红在微信上找他借钱。我听完很惊讶,就找她后来的同学打听情况,这才知道李映红上了初中以后完全变了。不仅抽烟、喝酒、打架、化浓妆、进网吧,中途还辍学和一个混混跑了。

这仿佛是一个循环、一个魔咒,更是一出悲剧,李映红似乎也走上了她妈妈的老路。

即时新闻:村里有群“妻跑族”:“我妈又离家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