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郭文贵称喜币有助颠覆中国政权 多国展开调查

陈丽莎(Lisa
Chen,音)将逾两万澳元存款打到了几个海外银行账户,之后她便发现自己参与的投资项目亮起了警示红灯,而那个投资项目承诺说要重塑全球金融秩序。

去年4月,从中国移民澳大利亚的陈女士开始投资一种新的加密货币。这种货币名为喜马拉雅币(Himalaya
Coin),简称喜币(HCoin)。

出逃海外的中国商人郭文贵和特朗普的前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发起的全球反对中国政府的政治运动在推广这种数字代币。

郭文贵声称,这种代币总有一天会取代中国人民币的地位。

陈女士说,2020年初以来她就成为了郭文贵反对中国政府运动中的一员。然而,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她曾试图提醒这项运动的其他追随者要当心,
但她却被该组织内的其他人称为叛徒。

“我投资了喜币,还让我所有的亲戚也投了喜币,”陈丽莎说。

“我以为在做对的事情,我认为我在为正义而战。”

她亲眼目睹了这个组织的成员是怎样对批评与反对这个运动的人进行骚扰和攻击的,但现她却决定公开反对这个组织。

郭文贵所推广的其他投资项目也曾遭到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y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审查。审查的最终结果是:与郭文贵有关的公司获得了与美国政府部门在2021年达成的价值超过5.39亿美元的庭外和解。

郭文贵还于今年二月在美国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申请破产,声称其资产不到10万美元。

与此同时,新加密货币的支持者吹嘘喜币的市值已达到430多亿美元。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展开了调查。通过对财务文件、私人聊天室内容和区块链钱包的分析,揭示了该加密货币颇为复杂的运作,这一加密货币获得了郭文贵和班农发起的政治运动的认可。

郭文贵的投资项目给金融犯罪和加密货币专家敲响了警钟,他们说该项目带有骗局的特征。

尽管多国政府金融机构将交易喜币的交易平台喜马拉雅交易所(Himalaya
Exchange)列入投资黑名单,但郭文贵及其忠实的拥趸还在宣传推广喜币。他们认为,这种加密货币将预示着一个新政治时代的到来。

喜马拉雅交易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交易所“与郭文贵没有任何关系,无论是股权还是财务方面都没有关系”。

世界新秩序与推翻北京政权的数字代币

在网上搜索这种货币的信息,便可以看到去年11月发布在YouTube平台上的一个名为《喜币冲上月球》(Hcoin to the
moon)的带有夸张音乐的视频。

该视频取自一个双关语。这个短语是在数字代币投资者为庆祝估值大幅飙升而逐渐流行了起来。

视频中,人们看到郭文贵抽着雪茄的画面逐渐切换到一艘船掠过金色的月亮画面。

随后,视频迅速插入了烟花燃放的镜头。同时,郭文贵这位流亡的亿万富翁伴随着嘻哈说唱音乐,提及喜币采用了“先进的加密技术”,之后视频中又插入了一个女子穿着宇航服跳舞的镜头。

对郭文贵的支持者来说,喜币不仅仅涉及金融安全,也是摆脱中国共产党阴影的全方位生活方式手段的一部分。

有报道称,郭文贵,在2014年因商业伙伴和政治靠山被指控腐败而逃离中国大陆。郭文贵在2015年抵达美国,后来夸口说他将揭露中国高级官员的一切情况。

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后逃离中国的华人学者邱岳首表示,正是郭文贵对提供有关中共重要人物敏感信息的承诺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说,他自己曾是郭文贵澳大利亚的坚定追随者之一,他们都在聊天群里接受来自郭文贵的直接命令。

“他说他有一个潘多拉之盒(Pandora’s box),”这位67岁的人士说。“盒子打开后,中共就完蛋了。”

邱岳首和陈丽莎是爆料革命运动(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的前成员,郭文贵和班农领导了这个政治性运动。

这一运动与涉及新冠和拜登总统的虚假信息传播运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了将这个政治运动提升到另一个层次,郭文贵和班农于2020年6月4日成立了新中国联邦(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NFSC),并称其为“流亡政府”。

他们表示,新中国联邦运动有一天会取代中共。

郭文贵在今年2月份重申,喜币会有助于他们所搞的革命,并取代中国的现行货币。

“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喜马拉雅交易所和喜马拉雅币可以吸引中国人民的一切资金,”他说。

陈女士表示,这位有魅力的流亡亿万富翁对喜币和新中国联邦的愿景说服了许多追随者支持喜币这种数字代币。

“他向我们承诺说这会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陈丽莎谈到喜币时说。

班农也表达了他本人对喜币的支持。去年11月,在亲特朗普的社交媒体平台Gettr上发布的一个采访中,班农称喜马拉雅币项目“具有历史意义”。喜马拉雅交易所则否认与这位政治顾问有任何联系。

而对陈丽莎来说,投资喜币并不简单。

典型的加密货币可以直接从交易所购买,但陈丽莎却说,喜马拉雅交易所指示她通过银行直接转账到海外银行账户的方式,购买喜币这种数字代币。

陈女士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提供的银行交易记录显示,她的投资款打到了位于巴哈马(Bahamas
)和美国的账户内,后者的收款人账户名为喜马拉雅国际结算(Himalaya International Clearing)。

在某些情况下,澳大利亚的投资者会被要求签署一份协议,禁止他们采取任何“有可能伤害或损害交易所声誉”的行动。

喜马拉雅交易所的发言人说,该机构不会披露或确认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向该公司提出的任何银行账户细节。

神秘的跨国交易平台:喜马拉雅交易所

ABC请几位加密货币和金融犯罪领域的专家对交易平台喜马拉雅交易所和喜币进行了评估与分析。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喜马拉雅交易所和喜币都亮起了危险的红灯。

目前还不清楚谁拥有喜马拉雅交易所,该网站也不承认与郭文贵有任何关系。这个交易平台与设在澳大利亚、英国和英属维尔京群岛( British
Virgin Islands,BVI)的公司网络都有联系。

与该交易所有联系的一家澳大利亚企业名为喜马拉雅货币结算公司(Himalaya Currency
Clearing),在悉尼设有办事处。该公司在澳大利亚交易报告与分析中心(Australian Transaction Reports
and Analysis ,AUSTRAC)的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是数字货币交易所与汇款服务提供商。

反加密货币犯罪的专家乔治·基里亚科斯(George
Andreopoulos)表示,该公司在AUSTRAC的注册信息表示公司受反洗钱法的约束,但这并不能保证投资者得到保护。

与比特币或其他知名的加密货币不同,喜币只能在自己的平台喜马拉雅交易所上交易,这意味着有关喜币价值的说法无法得到独立验证。

最近彭博社的一篇观点评论文章引用了喜马拉雅交易所创始人、香港商人余建明(William
Je)的话,称喜币的市值达到430亿美元。

美国法庭文件显示,郭文贵称余建明为“长期好友”。他的前员工在法庭上称, 郭文贵告诉她, 余建明是“出钱的人”。

律师兼区块链专家亚伦·莱恩(Aaron
Lane)表示,这个令人极度惊讶的估值“绝对不可能”正确。他补充说,这个估价能让喜币进入十大加密货币的行列,价值高于瑞波币(Ripple
XRP)等成熟的代币。

“市值超过瑞波币而没有列入任何主要代币的名单,这完全不可思议,”莱恩博士说。

他警告说,这个投资项目带有“加密货币骗局的特征”。

“如果这是真正的交易所,就是一个中心化的交易所,这(指中心化的交易所)并不是看清背后实情的好办法。”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一直无法证实有关喜币的许多宣传主张,包括一般数字代币通常都会列出的基本信息。

“不知道谁在管理这个[投资]项目,是否有任何公司支持该项目或为其提供资金,也不知道这种数字代币的发行情况如何,”基里亚科斯对喜币的白皮书进行评估后表示。

同一文件还声称,喜币项目的合同是由区块链安全公司Certik验证的,这将表明该方案已受第三方检查。

然而,在给ABC的声明中,该公司表示喜币不是Certik公司的项目。

喜马拉雅交易所的发言人表示,其白皮书由“不同司法管辖区的众多律师起草和核实”,而且披露了“所有相关信息”。

“投资者可以选择是否投资,”他们说。

该公司还反驳了喜币项目没有受Certik审计的说法,补充说该项目有“相关文件”,但没有向ABC提供那些文件。

该交易所的网站也没有提供任何关于喜币的区块链合约信息。

社交媒体分析组(social media analysis
group,SMAT)的研究人员找到了两个区块链地址,一个是喜币的,另一个与名为喜马拉雅元(Himalaya
Dollar)的稳定币(stable-coin)有关,加密币专家表示,两个区块链地址上都没有正常的投资交易记录。

喜马拉雅交易所的发言人没有回应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关于这些区块链地址的问题。

该交易所表示,喜马拉雅币“是最近推出的,并正在与其他交易所商讨之中”。

“[它]将在适当时候在其他交易所上市交易,”他们说。

该交易所也受到了包括新西兰金融市场管理局(Financial Markets Authority
,FMA)在内的海外监管机构的警告。新西兰金融市场管理局表示,喜马拉雅交易所在新西兰“不是一个注册金融服务提供商”。

新西兰金融市场管理局与巴哈马和不列颠哥伦比亚(British Columbia)的监管机构都对该交易所发出了警告。

巴哈马证券委员会(Securities Commission of the
Bahamas,SCB)在今年1月25日的通知中说,该机构称或对喜马拉雅交易所在其管辖范围内进行的投资活动进行调查。

巴哈马证券委员会表示,该公司正在配合调查。

喜马拉雅交易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个警告是由于“恶意、虚假的投诉,[该公司对]所有的通知提出异议,并进行了辩护”。

该交易所表示,有关机构已经“得出结论,[该交易所]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然而,所有三个监管机构的网站上还保留了通知,FMA称该机构“建议在与该实体打交道时要谨慎行事”。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有关机构发出了类似的警告,并补充说该平台在其管辖范围内没有“注册或获得认可”。

基里亚科斯表示,虽然喜马拉雅货币结算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注册信息为数字货币交易所,但其在AUSTRAC进行注册,意味着该公司必须遵守反洗钱法,但并不代表AUSTRA认可或担保该项投资。

质疑者害怕说出真相

陈丽莎在去年8月对喜币就产生了怀疑,联系了澳大利亚的监管机构和她的开户行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但有关机构并没帮助她追回近两万元的投资。

国民银行将她的案子移交给本行的反数字欺诈与诈骗团队。

审查得出的结论是:“骗局导致的汇款无法收回,因为收款机构不会退还你的钱款”。

陈丽莎表示,那笔钱汇到的离岸银行对此事的处理情况要好一些。与那几家银行联系后,大部分投资款都得到了退还。

但是,她表示,自己在封闭的网络聊天室内通过信息,还有Discord聊天软件向喜马拉雅交易所和其他在澳大利亚的新中国联邦追随者提出自己的担忧后,她被贴上了“中共代理人”的标签,并失去了进入喜马拉雅交易所的机会。

“有些人损失的钱比我还多,”陈丽莎说。

“他们为什么不说出来?因为他们害怕。”

喜马拉雅交易所的发言人说,该机构有信心没有违反任何退款规定。

“交易所从未扣留任何人的资金,所有退还的资金都得以兑现,”该交易所说。

陈丽莎仍在敦促澳大利亚有关机构和银行调查该投资项目,对澳大利亚投资者提供保护。

“我希望他们阻止其他投资者汇款,让他们避免受骗。”

郭文贵、班农和喜马拉雅交易所的创始人余建明都没有回应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采访请求,也没有回答关于喜币的细节问题。

然而,郭文贵还在继续赞美喜币和喜马拉雅交易所。

3月30日 ,乌克兰受到入侵时,郭文贵在社交媒体上称,某“世界知名人士”向他索要100万枚喜币。

邱岳首和陈丽莎希望其他新中国联邦运动的追随者也会对这场运动不再抱有幻想。

“我认为郭文贵和班农只是把‘干掉共产党’作为赚钱的幌子,”邱岳首说。

“喜马拉雅交易所的愿景是让世界上每个人都获得金融自由,并支持自由、人权和民主,”喜马拉雅交易所的发言人说。

该交易所表示,一些自己的支持者赞同这个愿景,并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宣传喜马拉雅交易所,但“这些组织和个人与该公司没有财务或任何其他关系”。

“喜马拉雅交易所意识到不断受到中共和由其赞助的组织/不良分子的恶意攻击,包括一些没有任何理由进行投诉的客户,”该交易所说。

同时,喜马拉雅交易所网站上的实盘交易数字显示,一枚喜币的价格已从去年11月推出时的0.1美元,升至现时的43美元。

即时新闻:郭文贵称喜币有助颠覆中国政权 多国展开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