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余承东认怂:华为“帮造”的新车,没有销量奇迹

余承东认怂:华为“帮造”的新车,没有销量奇迹

汽车赛道太卷,余承东都没法好好 ” 吹牛 ” 了。

去年华为与塞力斯合作的第一款车 SF5 开卖时,初期单月预定量超 6000 辆,华为常务董事余承东便在内部定下了年销 30
万辆的目标。

想必余承东也没能想到,第一款入选 ” 华为智选 ” 系列的 SF5 交付后会差评如潮,做工粗糙、设计过时、车机卡顿、实际油耗高
…… 甚至曾被车主曝光出现刹车失灵现象。

此后,SF5 上演了一出高开低走的戏码,2021 年全年的销量仅为 8169 辆。与 30
万的目标相去甚远,在一众新能源选手中也处于垫底水平。

不止是 SF5,华为与其他车企合作制造的车辆也是这样的命运。有媒体报道称,发布即霸占多个新闻头条的北汽极狐阿尔法 S 华为 HI
版,去年销量仅为逾 1000 辆,不仅如此,这款车还多次 ” 跳票 “,推迟交付时间。

最新消息显示,北汽蓝谷把这款车的交付时间定在了今年六月,即正式发布的 14 个月后。

实际 ” 试错 ” 后,华为给出了解决方案——增加参与度,为车辆注入更多华为基因。就这样,华为与小康塞力斯共同打造的高端汽车品牌
AITO 及旗下首款车问界 M5 亮相。

在这款车的制造过程中,华为不再是单纯的技术或零件提供商,而是参与甚至主导了设计用户体验和后期销售逐渐成为合作中的主角

在发布会上,余承东一如既往的十分自信,” 我们帮助车企打造了一款真正能领先于时代的产品 “。

但仅仅过去 4 个月,这份自信就被现实 ” 打脸 ” 了。

” 今年实现 30 万辆的目标很难 “,近日在接受采访时,余承东直言,”问界 M5
三月总交付量预计逾
3000后续可以逐渐爬坡但能做到10-20万辆已经算是奇迹了“。

让余承东认怂的,既有汽车行业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如芯片短缺、零部件短缺导致产能受限等等,无疑也有来自其他选手的挤压。

问界 M5 定位中型增程式 SUV,售价 24.98-31.98 万元,直接竞争对手包括岚图 FREE 和理想 ONE,其中理想
ONE 是新势力车企中典型的爆款车型,年销量接近 10 万辆,且在这个价位中,纯电车型广汽埃安 AION LX、特斯拉 Model Y
的实力也比较强。

问界 M5 想要成功出圈,还需要更长时间的口碑和品牌认知度积累。

问界 M5 销量不及预期,AITO 的第二款车问界 M7 外观也没有惊喜。

余承东认怂:华为“帮造”的新车,没有销量奇迹

余承东认怂:华为“帮造”的新车,没有销量奇迹

曝光的外观图显示,问界 M7 的尺寸将大于 M5,长宽高分别为 5020×1945×1775mm,轴距达到
2820mm,且延用了平直的车顶线条和贯穿式头尾灯,看起来中规中矩。但不少网友忍不住吐槽,” 太土了 “、” 换个设计师吧 “、”
丑哭了 “……

仅从外观看的话,问界 M7 的整体风格的确与新势力车企不一样,无较大亮点,而从理想 ONE、小鹏 P7
这两个爆款来看,新能源车的车主们明显更偏爱设计感更强的车型。

余承东认怂:华为“帮造”的新车,没有销量奇迹

或者可以说,新能源车主们已经被蔚小理 ” 惯坏 ”
了,外观与智能化、内饰和续航同等重要。因此就算是有鸿蒙智能座舱系统加持,AITO 似乎也需要在设计上多下些功夫。

在 ” 撤回 ” 年销 30 万辆的目标后,余承东又放出了一个新的 ” 小目标 ”
——华为进入汽车领域,目标就是要做到第一,并直言,”
虽然我的风格有些吹牛,但我吹过的牛基本都实现了,很多情况下不是按时完成,而是提前超额完成的。”

如今的新能源车行业已经是最卷的行业之一,新势力车企、传统车企、跨界入局的互联网大厂都对第一的位置虎视眈眈,余承东想要实现这个 ”
大饼 “,恐怕没那么容易。

即时新闻:余承东认怂:华为“帮造”的新车,没有销量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