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法国大选结果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法国总统大选的第二轮投票将在本周日(4月24日)举行。如果现任总统马克龙获胜,那他将成为继希拉克(1995年-2007年)后,首位成功连任的法国总统。

而如果国民联盟(RN)的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赢得大选的话,那她将成为法兰西共和国史上的首位女性大总统。

观察人士指出,这次大选的结果有可能改变欧洲的政治平衡,重塑法国跟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甚至对法国跟台湾的关系也造成影响。

法中关系的走势

当前的法中关系可以用法国外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在2020年与来访的日本首相菅义伟会谈时所说的一句话加以概括:“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中国是法国的伙伴;在贸易和经济等领域,中国是竞争对手;而在政治体制上,中国属于敌手。”

这种对于当下法中关系的描述,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去年访欧时对美中关系的描述有异曲同工之意:“该竞争的时候竞争,能合作的时候合作,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IFRI)的研究员马克·朱利安(Marc
Julienne)在4月号的《远景基金会季刊》上撰文分析了法国大选后中法及台法关系的走向,文章的标题是“马克龙:台北与北京的首选”。

朱利安指出,“马克龙更倾向于维护法中双边关系,同时在幕后支持欧盟在5G基础设施、贸易和投资或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同样,在法国国内,政府从未对中国过于严厉,然而在维吾尔问题、香港和台湾问题上则一直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但马克龙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承诺使他成为北京的最佳选择。”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法关系研究者向美国之音表示,如果马克龙连任成功,其对中外交的务实主义立场将不会发生太大变化。“虽然马克龙倾向于通过欧盟-中国的外交框架向中国表达更强硬的立场,但在投资和贸易等触及实际经济利益的问题上,马克龙则更倾向于在中法两国的框架内实现利益最大化。在新疆、香港及人权问题上,强硬的立场表明会在双方认识的底线上进行”。

而对于法台关系,朱利安则指出,“2020年12月在普罗旺斯地区的艾克斯成立了一个新的台北代表处。法国和台湾的议会间也实现了互访。2021年,法国议会两院都以非常大的优势投票支持台湾在联合国机构的代表权。台北肯定会从马克龙的另一个五年任期中受益”。

但如果勒庞在第二轮选举中翻盘当选,也许会出现很大的不确定性。

勒庞在竞选期间一直誓言要在印太地区对抗中国。为了达到对抗中国的目的,勒庞声称决不能让中国和俄罗斯结成所谓的的“巨型联盟”。而在中俄两国之间,她更愿意选择与俄罗斯这个
“欧洲大国”交往 ,而不愿与中国接触和合作。

4月18日,勒庞在接受法国电台采访时再次表明了这个立场:“如果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防止出现这种情况,即世界上版图最大的国家与人口最多的国家联合起来,那我们将会让地球上最大的原材料生产国与世界上最大的产品制造国联合起来,也许我们还会让他们成为世界第一大军事力量。我认为这很危险。因此,在乌克兰战争结束、双方签署和平协议后,法国有必要使用外交手段来避免俄罗斯与中国的这种联合,因为这可能成为21世纪对我们的威胁。”

而勒庞的反欧盟立场,也许还会弱化欧盟的凝聚力,进而让中国渔翁得利。

朱利安指出,“如果勒庞赢得选举,法国在欧盟外交政策中的外交影响力将立即下降。这可能最终有利于中国,因为中国对一个分裂的欧洲有兴趣。通过在欧盟成员国之间制造新的分歧,勒庞会间接地推动北京在欧洲的议程”。

这样的担忧情绪甚至引发了德国总理肖尔茨、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和葡萄牙总理科斯塔的深切忧虑。在法国《世界报》4月21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他们含蓄地鼓励法国选民在第二轮投票中支持马克龙,而非勒庞。文中这样写道:“法国人民面临的选择对法国和对我们所有欧洲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一个民主候选人和一个极右翼候选人之间的选择,而极右翼候选人公开站在那些攻击我们自由和民主的人一边。”

旅法独立时评人蔡崇国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解释了弥漫在法国社会里的这种对于欧盟的失望和距离感,“无论是勒庞,还是泽穆尔和梅朗雄,都是或曾是反欧盟的积极倡导者。极端的政治立场获得广泛地支持,代表着民众,特别是底层民众对于以欧盟为代表的精英政治的反感和厌恶。欧盟的决策层离法国民众太远了”。

勒庞的去极端右翼化

跟一夜定输赢的美国总统大选不同,法国的总统选举所采用的是两轮选举制。简单说来,两轮选举制就是举行两轮投票。首轮投票中如果有候选人能够获得超过50%的选票,则可以直接当选。但没有的话,那么在第一轮投票中领先的两位候选人则需在15天后举行的第二轮投票中一决雌雄,胜出者成为法国总统。

在4月10日举行的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和勒庞分别得到27.84%和23.15%的选票,淘汰其余对手,进入第二轮的决战。值得一提的是,勒庞的选票仅比第三的梅朗雄(21.95%)高了1.2%,也就是大约42万张选票。这也是马克龙和勒庞的第二次直接对决。另一方面,投票率创下了近20年来最低的74%。

勒庞在半年前的支持度还一度被另一名极右翼候选人泽穆尔超过。2021年10月公布的大选民调中,泽穆尔以17%的支持率超过了勒庞的15%,这是勒庞在自2013年之后,第一次掉出前二。虽然在之后公布的民调中,勒庞重回第二,但这毫无疑问地表明,泽穆尔抢占了一部分原本属于勒庞的政治生态位和支持者。

同生态位竞争者的出现也并不一定是件坏事。荷兰国际关系研究所柯林根达尔(Clingendael)的高级研究员雷内·库珀鲁斯(René
Cuperus)向美国之音表示:“正是因为一个更极端的右翼民粹主义者埃里克-泽穆尔在第一轮加入了竞争,使得玛丽娜·勒庞成功获得了一个更温和的立场。”

勒庞随即开始调整其选举策略。特别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法国国内的食品和汽油价格持续上涨,让诸如工资和税收等关乎民生的议题的重要度进一步凸显。勒庞淡化了之前的反欧盟诉求,也不再把重点放在反移民上,而是承诺进行经济改革以控制不断飙升的物价。

勒庞在竞选纲领里承诺将把燃油、天然气和供电的增值税从目前的20%下调到5.5%;在养老金方面,则承诺最低保障金额为1000欧元;在劳动者个人所得税方面,如果企业将员工最低工资提高10%,则可享受税款减免。在经历了疫情打击,以及乌克兰危机造成的能源供应紧张的背景下,勒庞的民生牌无疑争取到了更多中间派的选民。

当然,勒庞的极右翼底色依然还在。日本明治学院大学国际学部教授浪冈新太朗(Namioka
Shintar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勒庞的去极右化策略使她的支持更容易被接受。
然而,即便她没有反犹太主义,但反移民、反伊斯兰教等政策还依然存在,并且她的极右翼意识形态也没什么改变”。

勒庞所领导的国民联盟虽已放弃反欧盟的政策主张,但在诸如严厉打击移民和加强法国国家安全等关键政策上,仍是坚定不移的。比如:提出移民公投;终结移民家庭团聚,仅在国外处理庇护申请;确保法国公民在入住公共住房和就业方面的优先权;外籍失业者可强制遣返。

勒庞虽然再次站到了总统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但可以预见的是,在2002年和2017年的第二轮选举中发生的对极右翼进行“破坏性投票”的现象,将不太可能再次发生。

传统左右对立格局的坍塌

在2002年的大选第二轮中,玛丽娜·勒庞的父亲,国民阵线的创始人让-马利·勒庞(Jean Louis Marie Le
Pen)意外出线。尽管他试图将自己描述成一名保守右派政客,但几乎所有的法国政党都呼吁他们的支持者投票给希拉克。包括当时的左翼第一大党社会党,以及其他一直反对希拉克的政党。希拉克因而以法国总统选举史上最大差距(82%对18%)赢得大选。

同样的情况在15年后的2017年大选中重演。马克龙以巨大的优势(66%对34%)战胜了玛丽娜·勒庞。

今年的情况似曾相识。首轮投票结果出炉后,被淘汰的各党派总统候选人先后表态,并迅速形成两大阵营:左翼的社会党(PS)、绿党(EELV)、法国共产党(PCF)、“不屈法兰西”(LFI)以及中右翼的共和党(LR)候选人均呼吁不要投票给勒庞。两个极右翼党“再征服”(R!)和“法国崛起”(DLF)的候选人则站到了勒庞一侧。

但和往届不同的是:曾经轮番执政的两大主流政党,如今得票率加起来不过6.5% –
社会党(1.75%)共和党(4.78%),尽显颓势。反对勒庞和国民阵线的联合势力已大不如前。

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和再征服,极左翼的不屈法兰西,三个极端政党加起来获得了超过50%的选票,也显示着法国政坛在国家层面的传统左右对立格局已坍塌,社会的分裂度进一步加深。

浪冈新太朗表示,“我认为这是对传统的主流党 –
社会党和共和党的不满所引起的。极右翼的政党政客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首先应该理解为对现有传统政党的不满,对传统主流政党的批评态度导致了对极右和极左政党的支持。
换句话说,传统主流政党未能满足民众对于政治的期望,导致了选票流向了极右和极左政党”。

而雷内·库珀鲁斯则提供了另一个解读视角。“法国的分裂程度几乎与美国相同(红州与蓝州)”,“与其说左右,不如说是全球化/现代化的赢家(巴黎地区、波尔多)和输家(后工业化的北部和东部)的对立。与此同时,新冠疫情、能源价格危机和恐怖袭击都在加深裂痕的两极分化”。

法国两轮制的总统选举始于1958年,那也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元年。但至今为止,法国总统大选从未出现过候选人在首轮投票中胜出的情况。从过往的历史记录看,在首轮选举中拔得头筹的候选人基本也会成为第二轮选举的获胜者,而被位居次席翻盘的情况只发生过一次。1995年,社会党的若斯潘(Lionel
Jospin)在第一轮选举中以23.3%对 20.8%的得票率领先保卫共和联盟的希拉克(Jacques
Chirac),但在第二轮选举中希拉克却以52.6%的得票率翻盘。

调查机构益普索(Ipsos)上周六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33%的梅朗雄支持者会在第二轮投给马克龙,而16%的选民会投给勒庞,另外51%的选民则表示尚未做出决定。而最近一周的各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马克龙在第二轮选举中将会获得53%~55.5%的支持率,而玛丽娜·勒庞的支持率则在44.5%~47%。

平心而论,10%上下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但最近十年的欧美政坛,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小概率”的事件。那么,玛丽娜·勒庞会成为第二位翻盘的候选人吗?

即时新闻:法国大选结果对中国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