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网民都在问 前有《武汉日记》 后无《上海日记》?

2020年武汉封城期间,身处当地的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以日记的方式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引发广泛关注。外界对她的日记褒贬不一:支持者认为她有良知且敢于直言,反对者却指责她的日记内容是道听途说,批评她居心叵测。尤其是当该日记被翻译成英文和德文版本出版的消息传出后,这名作家更是背负了”汉奸”的骂名,其作品一度在中国国内遭到封禁。

如今,上海已被封控数周。有推特用户问道:”武汉有人写武汉日记,上海名人名作家更多,有人写上海日记吗?”帖子下面,有人回答:”现在的政治环境比两年前差了很多,别说上海日记,就算《上海宝贝》也出不来了!
“。

杀一儆百?

还有人分析:”打倒一个方方有杀一儆百的效果”。也有人讥讽道:”所以党的饿饭政策是多么的英明啊!饿得都要上吊跳楼了,看你们还能写出日记来?”更有人绝望地写道:”写日记救不了上海人!”

在新浪微博上搜索#上海日记#,也只能看到少数用户的只言片语。有用户认为:”没人写上海日记,因为上海日记在抗疫求助里,面对这场疫情的遭遇,很多需救助的和疫情无关,只有亲历亲属、朋友、挚爱需救助,又无助的人才写的出。”

也有网民表示后悔:”很久之前真的误会了方方老师,惭愧可惜现在再没有一本上海日记。”

另一名微博用户坦言:”之前我没有喷过方方日记,但也觉得不提好事只提坏事是另有所图,直到我作为一个被封控在上海的普通人看到了上海日记……”

并非没有日记 而是已被”清零”?

上海疫情爆发以来,面对与官方宣传不同的声音,相关部门也采取了”清零”的措施。在专门搜集被删除博文的”自由微博”网站,”上海”多次名列热搜榜首。有网民调侃称:”上海终于有个区清零了,那就是评论区。”

从专门搜集被删除微信文章的”自由微信”网站上也不难看出,许多评论和记录上海疫情的文章皆遭到删除。最新一篇广受转载却旋即被删除的文章是出自作家李承鹏笔下的”上海是预示未来一百年的大河”,文中也提到了上海疫情下的多重悲剧。

控诉和求救的声音遭到审查的同时,呼吁自救和抗议的文章更难逃被删厄运。例如,微信公众号”季风书园”发表的文章”让我们用清晰的声音喊出我们的不满”。文章强调:”我们必须做自己的拯救者,野蛮抗疫政策造成的危机没有终结,惨不忍睹的人道灾难还在继续,让我们用清晰的声音喊出我们的不满。用行动上的不服从表达我们的抗议,用各种形式的非暴力抗争来对峙扭曲失范的公共权力。”

国歌也被审查 且看其它文体

上海的封控措施导致民怨沸腾,控诉无门的网民甚至想到用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第一句歌词来表达不满。但是截止发稿,在新浪微博上搜索#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只能得到”未找到相关结果”的回应。

虽然没有像方方那样声名大噪的《武汉日记》,但是有网民发现,民众在设法用其它方法记录疫情和表达不满。一名新浪微博用户注意到:”这次上海疫情里,录音几乎成为一种文体。许多听完直接抑郁的录音摆满了这个空间。”

微信公众号”柿油”近日整理公布了网络上曝光的上海疫情期间逝去的民众名单,这篇已被删除的文章一度受到广泛转载。文章下,不少人留言讲述自己身边亲友熟人因新冠疫情延误治疗、抑郁跳楼等死亡事件。

“当自由和思想意志被权力禁锢,当绿色的通道封锁上成为了禁路,当穿上了制服却只关心自己仕途,当生命当尊严都被他们视为粪土”,上海说唱歌手方略Astro在近日发布的原创歌曲”New
Slave”(新奴隶)中如是唱道。然而,方略现在已经删除了这首引发关注的歌曲视频,并在YouTube频道上发表声明强调:”我写这首歌的本意,是因为我看到了生命的逝去和我的无能为力。而我感到深切的悲伤。我都来源于我对这一切的爱”。

即时新闻:网民都在问 前有《武汉日记》 后无《上海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