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在网上做伴娘:出租自己,一次800

我在网上做伴娘:出租自己,一次800

你或许还不知道,「出租伴娘」的兼职有多流行。

据闲鱼统计,2021 年五一期间,闲鱼平台上的「出租伴娘」服务交易量激增,达到了前年同期的 20
倍以上。
(「出租伴郎」的服务在闲鱼上也有供应,但成交量只有「出租伴娘」的 25%。)

由泽平宏观发布的《中国婚姻报告 2021》显示,30-34 岁、35-39 岁、40 岁以上结婚登记人数占比分别从前几年的
9.9%、4.9%、3.9%增至 17.7%、8.1%和
19.9%——结婚主力军的年龄正在上升。

根据中国习俗,伴娘通常要由新娘的「未婚」女性亲友担任。「晚婚」导致在亲友间找不到未婚适龄女性出任伴娘,已经成为新人征用「出租伴娘」的一大原因。

而分隔异地、人情计较,也是许多新人在租伴娘时会有的考量。参加过三十多场婚礼的职业伴娘谢宇科解释一位雇主对于出租伴娘的需求时说:

「她有朋友,但是在重庆那边,还得请假过来,她觉得已经欠了一个比较大的人情了。当伴郎伴娘其实很累的,从早上 5 点、6 点就得起床
…… 就等于说欠了双倍的人情。那这份人情她以后要怎么还呢?用钱可以解决的办法,比用欠人情好一点啊!」

其实早在十年前,《中国妇女报》就曾报导:「近年来,出于各种原因和目的,租赁伴郎伴娘的新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这一现象更屡见不鲜,甚至出现了职业伴郎伴娘。」

而十年后,这项职业正依托着闲鱼、抖音、微信、小红书等互联网平台,进入更多年轻人的视野,并成为许多人考虑兼职时的首选。

01 简介第一条:长相普通

在闲鱼上搜索「出租伴娘」,立刻跳转出五湖四海的年轻姑娘,以 200 到 1000 元的白菜价,热情出租自己。

我在网上做伴娘:出租自己,一次800

姑娘们或共享同一台文案生成器,自我兜售的话术粗翻下来大同小异:

首先介绍「商品」性能:

一时想不出有哪个品类的商品会比「出租伴娘」更卖力强调自己的品相一般:「长相中等」、「不好看」、「不漂亮」、「路人」、「普通」……
姑娘们只差对天发下毒誓保证自己「绝不抢新娘风头」。然而话说过了也怕丢了顾客,于是转而还要再补一句:

「不丑」,「不丢面」,「适合出镜」。

诚意足够的商家通常还会附一张本人近照,可惜平日拍习惯了美照一时收不住手,就会酿成一些翻车现场:

战略性自谦是一个「出租伴娘」的基本素养。我们采访的几位兼职伴娘,都把「不能抢新娘风头」的指导思想刻在心头。仪式当天,有人不做妆发,有人接受素颜,总而言之就是从头到脚都「甘当绿叶」。

当然,颜值硬件只是竞争力的一部分。「出租伴娘」的软实力也相当重要。「商品」性能的描述中,常常会出现以下特质:

「反应灵敏」、「配合度高」、「性格好」、「临场力强」……

没结过婚的人想必难以知晓一场婚礼上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幺蛾子:热情灌酒的叔婶侄嫂、突然袭来的恐婚情绪、沾上油渍的新娘礼服、中途遗失的婚礼对戒
……

这一切没有员工指导手册,全靠伴娘临场发挥。

介绍完「商品性能」,「出租伴娘」还会在文案中贴心备注购买须知(俗称「丑话说在前头」):

1、只接本地!

大多数人只接所在地附近的兼职。也有少部分不怕苦不怕累 or 富有冒险精神 or
两者兼具的美少女表示可接受外地下单,但雇主需要支付车旅费,无法当天往返的情况下还要安排住宿。

2、先付定金!

在这一行,经验就是金钱。老道的兼职伴娘报价在 500 到 1000 元不等,新手试水则通常在 200 到 300
元徘徊。但无论报价多少,一般兼职伴娘都会要求先付总价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定金,剩下的尾款在仪式当日结清。

3、拒绝婚闹!

虽说商家们的服务精神一流:承诺给新娘「拎包提裙」、做新娘的「闺蜜姐妹」,但也都有坚定不移的底线。大多数人都明确拒绝婚闹、灌酒等行为。就算可以接受,那也是「价格另算」。

P.S. 骚扰的滾!

闲鱼作为一个公共平台,属实是「池子大了,什么鱼都有」。很可惜,在 2022 年的中国互联网,女生但凡 po
出照片,依然会招徕成群结队的无耻之徒。

我在网上做伴娘:出租自己,一次800

评论区所见只是冰山一角,和我们聊过的多位「兼职伴娘」都曾收到私信骚扰。

兼职伴娘小郭在闲鱼上挂了自己的出租信息有大半年,收到的有些私信虽然看似像是邀约,但后续提出的请求都让人无语凝噎,譬如:

「可不可以公主抱?」

「你介意摸腿吗?」

……

小郭因此得出结论:「这上面找伴娘的人都不怎么正经」,遂彻底放弃做兼职伴娘的打算。

当然也有勇者存正义之魂(或谋生之需),即便不堪其扰也坚持贴出出租信息,只是附言:

「不正经的别私聊,不做犯法的事!」

「龌龊肮脏的人别来,我只为新娘服务。」

02 活难找,钱难赚

骚扰难免,但金钱无罪。

除了闲鱼,另一种成为兼职伴娘的方式,是在中介或第三方公司下挂名。这些公司虽然有更多定向资源,但每笔订单达成后,都会在佣金中狠狠抽成。到手的收入或只有闲鱼上裸价的一半。

来自四川的兼职伴娘 Katherien 介绍说,在川渝地区,兼职伴娘的价格一般都在 400-800
元的范围内。如果能自己直接对接新人,应该不会低于 400 元。但如果有第三方公司在中介抽成,那伴娘自己到手可能最低在 200
元左右。

在上海待了四年的华仔一直有做兼职的习惯,做过淘宝模特、剧组群演,涉猎颇多。她第一次注意到兼职伴娘这个职业是在一年多前,当时在抖音上看到出租伴娘的时薪有
200 元,远高于她之前做过的大多数兼职,自然很心动。

于是她关注了很多做伴娘伴郎招募的公众号。她留意到这些平台一般会向报名的人收取会员费,入会后可加入一些私域微信群,群里会不定时发布订单。一般这种订单价格都不是很高,基本是
200-300 元 / 天。

很有些生意经的华仔选择了绕开第三方,由自己直接和新人对接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单伴娘兼职。

我在网上做伴娘:出租自己,一次800

当时新娘需要两位伴娘,她就拉上室友,1 人 1 天报价 400
元(「因为是第一次,怕报高了新娘不愿意」)。不过因为婚礼当天集齐了来自新娘、新郎、新娘母亲的红包和小费,华仔说当日净收入其实在 800
元左右。

但这钱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好赚。

新娘要求华仔提前一天到娘家帮忙布置场地,晚上就地过夜,以便第二天早起准备仪式。且华仔住在松江,而新娘家在嘉定,交通成本也不低。

婚礼当天,伴娘的工作也不简单。华仔给自己的定位是「做新娘的朋友该做的事情」,但这项模糊的职能描述,实则包含了:

安抚情绪、帮新人保管各种物件、做接亲游戏、帮助摄影师给新人拍照补妆、陪新娘上台,等等一连串繁杂琐事。

如果不是有之前长期做各种兼职的经历,且性格上灵活机动、责任感强,华仔也不一定应付得过来。

所以,虽说是「兼职」伴娘,但也多少是需要有一些职业精神在的。做了几次出租伴娘的 Katherien,也很想强调这一点:

「因为好奇去当伴娘的人很多,但是一定要有敬业精神。不要当成去玩,也不要把自己什么都不会而当成混的理由,新人真的会反感,只是因为是他们的婚礼不好说而已。」

我在网上做伴娘:出租自己,一次800

03 有人体验生活,有人为了生活

很多闲鱼上的「出租伴娘」,并不差钱。有些写明了是想「体验生活」,有些就是纯纯的「爱热闹」。

但也有一些人,是真心指望着这份兼职贴补生活。比如华仔,曾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全职工作,全靠不同兼职养活自己,而其中「兼职伴娘」的性价比是最高的。

据国家统计局,截至 2021 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 2
亿人。
生活所迫、出租自己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然而「出租伴娘」这份工作缺乏稳定的市场,受到很强的地域限制,也难以形成长期雇佣关系。

婚庆专业毕业的小红旗,现在虽然在闲鱼上挂着兼职伴娘,但已经转做全职的活动策划了。她觉得伴娘的市场不够大,兼职或许可行,但全职基本无望。

而且婚庆行业本身「压力太大」。小红旗在经历过一次彻夜奔波为解决新人的一个小需求之后,痛定思痛。「因为很多人只结一次婚,或者对结婚抱有很大期望,所以对婚礼的要求非常高」,这自然就转而成为了从业者的压力。

除此之外,疫情也让「伴娘」的兼职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华仔原本在年初谈妥了一单,婚礼时间定在 4 月 27
日。已经选好了伴娘服的款式,说是过年回上海后就要碰头试衣服,但因为疫情迟迟没有见面,在目前的状况下,婚礼很可能被直接取消或无限延期。

但华仔还是比较乐观。现在她有全职的保险工作,公司会缴五险一金,就不像前些年全靠兼职的时候一样容易心慌。她感慨生活:

「我们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只要你不在家躺平,多一些积极主动性,多去了解一些,随处看到的都是商机。比如伴娘,也是因为我知道有这回事才去做的。」

即时新闻:我在网上做伴娘:出租自己,一次800